激荡四百年:司马道子扶植外援激怒庾楷,王恭殷仲堪再度起兵

激荡四百年:司马道子扶植外援激怒庾楷,王恭殷仲堪再度起兵

王恭和殷仲堪虽然退兵,司马道子却心有余悸,你们今天可以逼死王国宝,如果某一天想要将我也赶走呢?

此时此刻,司马道子不由得有些佩服司马曜,这招扶植外援简直太绝了,死了还能起作用!但你能扶植外援,我也可以!

恰巧,谯王司马尚之也向他进言道:“如今,在外镇守的封疆大吏势力强盛,朝中宰相反倒微弱,您应该在外地要职上安排心腹之人。”

此言正合我意,司马道子欣然采纳,却使出了一个昏招。

隆安二年(公元398年)二月,司马道子以自己的司马王愉为江州刺史,都督江州及豫州之四郡军事,作为呼应和援手。

王愉是王坦之之子,王国宝的哥哥,因和王国宝不是一母所生,平时关系也一般,王国宝被杀时,司马道子没有株连他。

由于这个缘故,王愉将司马道子视为恩人。到任后,他从早到晚地与司马尚之谋划商量,等待四方出现什么空隙和机会。

不料,这个任命引起了庾楷的强烈不安,我是豫州刺史,你凭什么将我的四个郡划给王愉?他上书朝廷道:“江州地处内地,而历阳却在北方与贼寇相连接,不应该让王愉分管四郡。”朝廷没有理会。

庾楷大怒,就此和司马道子决裂,派儿子庾鸿游说王恭道:“司马尚之兄弟独揽朝廷大权,超过了王国宝,还打算借助朝廷的威权来削弱地方的实力。应该趁他们谋议未成,提早采取应对措施。”

庾楷是通过巴结司马道子起家的,如今连他都反你,可见你司马道子已是众叛亲离。王恭大喜,把意见转告给了殷仲堪和桓玄。

在此之前,桓玄按捺不住躁动的心,自请出任广州刺史。

司马道子一向忌惮桓玄,本来就不打算让他长期居住在荆州,乐得将他调离,很爽快的任命桓玄为督交、广二州军事、广州刺史。

但桓玄接受任命却不去就任。其实,这是桓玄的一个把戏,先混一个广州刺史的官职,有了封疆大吏的名义,就可以参与朝政。

对于桓玄的耍赖,司马道子徒叹奈何,既不能无故罢免,又不能将他赶走,只能眼看着他跻身地方大佬,还盘踞在荆州。

同为封疆大吏,殷仲堪和桓玄都同意王恭的意见,并推举王恭为盟主,约定日期,一起率领大军前往京师剿除奸佞。

一时间,东晋朝野内外疑虑纷纷,交通阻塞,水陆关卡林立,形势危急而严峻,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气氛。

七月,约定日期将到,殷仲堪用斜纹的绢绸给王恭写了一封信,藏在箭杆之中,然后装上箭头,涂上油漆,托庾楷转交给王恭。

王恭打开信后,因为绢的角上抽丝,不能确定是否是殷仲堪的亲笔手书,怀疑是庾楷所伪造,又想到去年讨伐王国宝时,殷仲堪曾经违反期约,按兵不发,担心他再次放鸽子,便先行向都城大举进兵。

王恭的司马刘牢之不赞同出兵,劝说道:“会稽王曾经因为您而杀了王国宝和王绪,后来又把王廞的信送给您,说明他害怕您,对您也是极大的让步。他最近的人事任命,虽不能说是公允恰当,但并非太大的过失。把庾楷所辖的四个郡割给王愉统领,于您有什么损害呢?起兵反抗朝廷之事,怎可一而再为之呢?”

然而,王恭已经对以势压人上瘾了,拒不听从刘牢之的劝告,向朝廷呈上奏书,请求发兵讨伐王愉和司马尚之兄弟。

面对王恭的再次逼宫,司马道子连忙派人游说庾楷道:“过去我和你情同骨肉,在帷帐中尽情欢饮,结带密谈,可谓至亲。但你今天抛弃旧友,结交新援,难道忘了王恭曾经欺凌、侮辱你之事吗?如果你甘愿做他的臣属,那么等到他达到目的后,一定会认为你是反复无常的小人,怎肯亲近、相信你呢?到那时,性命都难以保全,还何谈富贵!”

这番话固然在理,但说得太刺耳了,怎么听怎么不舒服,还隐有威胁之意。庾楷大怒道:“过去,王恭到京师参加葬礼,相王忧愁恐惧,无计可施,是我带兵前来,他才不敢发作。相王无法抗拒王恭,反而杀了王国宝与王绪,从此以后,谁还敢为相王效命呢?我绝不能将全家性命交给别人任人宰割!”

这时,庾楷已经响应了王恭的檄文,正在征召兵马。庾楷的复信送给司马道子后,朝廷上下一片忧虑恐惧,建康内外戒严。

司马元显向父亲进言道:“上次没有讨伐王恭,才有了今天这场灾难。如果今天还像上次那样退让,您的杀身之祸可就要到了。”

听完此言,司马道子慌得六神无主,连忙把事情全部交给司马元显,自己每天痛饮美酒,完全一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架势。

相比司马道子,司马元显要精明得多,志气果锐,也能以天下安危为己任。依附于他的人,都称赞他英明勇武,颇有明帝风范。

殷仲堪得知王恭已经向京师大举进兵,因为去年拖延了出兵的期约,这次想表现得积极一点,他马上集结部队,尽快出发。

殷仲堪素来不熟悉军旅之事,便将军事完全委托给了南郡相杨佺期兄弟,派杨佺期统率五千水军做前锋,然后以桓玄为第二队,最后由他自己统率兵士二万,紧随他们顺流东下。

杨佺期的祖先是东汉太尉杨震,一直到他的父亲杨亮,九代都以才德著称,他深为自己的门第而骄傲,认为东晋的世家大族在他面前都是小辈。有人曾拿他和王珣相比,杨佺期还恼羞成怒。

但由于他们家族逃亡到江南的时间较晚,婚姻与仕途都不得意,杨佺期对此常常衔恨切齿,慷慨激昂,正打算找个机会一展抱负。

所以,当殷仲堪让他挑大梁时,杨佺期兴奋莫名,想借此机会让家族逆袭,一举攀上人生巅峰。

一群人各怀鬼胎奔赴建康而来,注定是又一场闹剧。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044 字。

转载请注明: 激荡四百年:司马道子扶植外援激怒庾楷,王恭殷仲堪再度起兵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