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核压力大、评审要求高,英美高校青年教师“想要出头”不易

【环球时报驻美国、英国特约记者 杨征 孙微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逸】大众眼中的大学教师比中学老师轻省,但高校教师的实际工作内容比想象的繁杂得多:工作涵盖科研、教学、申请科研项目等内容,其中最大的压力是论文发表。近来,对于高校青年教师生存困境的讨论越来越多。有舆论把矛头指向了大学对于青年教师的“非升即走”选拔制度上。全球多数国家的高校都实行了这种源于美国的教师考核制度:教师通不过考核,达不到晋升目标,就将离开。

美国:想要终身受聘,竞争相当激烈

“非升即走”这项制度源起美国高校的终身教职制度,是美国高校普遍采用的“预聘——长聘”制度的一部分。“非升即走”制度设计的原初目的是保护学术共同体成员的学术自由不受院校行政权力侵犯,深远意义在于利用6至7年的时间,甄别和筛选出“货真价实”、适合学术工作的优秀人才赋予其终身教职。

在美国高校教授中的一项重要区别是“终身教职轨道”和“非终身教职轨道”的区别。“终身教职轨道”的教师一般包括正教授,副教授和助理教授。而“非终身教职轨道”的教师则包括一些兼职教授、讲师和一般教员以及研究人员等。一般来说,只有既属于“终身教职轨道”,又属于全职教师,才有资格参与晋升。因此,这部分教师相对高校师资的总体来说数量有限。

通常,刚毕业的博士(或有两三年博士后经历)如获聘通常给予助理教授;有6年的助理教授经历可晋升到副教授同时获得“终身教职”;然后再有5年的副教授经历可晋升到正教授。不过,在美国,能最后拿到正教授职位的大学老师并不容易。在纽约州一所大学传播学院担任助理教授的艾琳娜·刘10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们学院一些人都50岁了,依然是副教授。而且,她所在的学院只有一个正教授。她说,本来自己今年要申请副教授和“终身教职”,不过,因为疫情,学校给她的副教授申请时间延期一年。艾琳娜感叹说,如果进了“终身教职轨”,就别想自由散漫了,压力天天都在。

薪资差异大且压力不小

和很多国家一样,在美国,工程学院、商学院、法学院、医学院的教师工资相对较高,而社会科学类的专业工资较低。例如,在中西部一所地方综合大学,社会科学专业的助理教授的年薪在五六万美元,而商科的会计助理教授的年薪在9万到12万美元。美国大学教授协会2021年5月初公布的最新“年度教师薪酬调查”显示,在美国有博士学位授予权的综合性大学,正教授的年薪平均为159919美元,副教授为104482美元,助理教授为91480美元,讲师为66620美元。

艾琳娜·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新冠疫情让她的科研和教学工作都受到影响,薪资也相应下降。她坦言,自己现在压力很大,既要照顾两个孩子,还要开夜车赶论文。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副教授琼·格鲁伯则表示,疫情相关的压力因素,包括孩子没法去托儿所,加上学校教师工作的高预期,都加剧了高校教师的过度劳累,对他们的心理健康构成了前所未有的严重挑战。

想在英国当教授绝非易事

与“非升即走”制不同,英国高校有着自己特色的晋升制度。传统上,英国把学术人分为4级:讲师、高级讲师、准教授以及教授。高级讲师和准教授基本相当于北美体系下的副教授。英国大部分学校讲师就是终身职,所以基本上生活压力不是很大。但是想当教授就完全不同了。首先内部升职就很难。另外就是职位有限。英国学校一个系的正教授的职位是有数的,上面的教授不走(退休或者跳槽),你再优秀人缘再好也上不去。

在晋升评定时,英国高校根据教师工作重心的差别,将教师职称序列划分为研究型、教学型、教学科研并重型三种类型,进行分类评聘,每一类岗位都结合实际工作内容设置不同的评价标准。此外,英国高校通常以院系为单位,为每一位申请晋职的教师组建由4至6位专家组成的专家评审团,对申请人的学术成绩做出评价,供院系和学校评审委员会作为最终评价结果的参考。

曾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并在美国的研究所工作十多年的龚炯告诉《环球时报》,“非升即走”这个制度是必需的,大学招进来的人,他是不是适合做科研,有没有能力做科研,是需要一个筛选机制的,如果没有筛选,是办不好一流大学的。指责大学筛选的人不了解大学的本质,大学本质就是求真,科研工作本来就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必须是那些最有创造力、想象力,最有科研精神的人,最努力的人,才有资格留下来。

作者:杨征 孙微 王逸

来源:环球时报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789 字。

转载请注明: 考核压力大、评审要求高,英美高校青年教师“想要出头”不易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