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等待“单考单招”的盲校高三考生:焦虑和乐观并存

“考完试刚五月出头,先蒙头睡两天,再跟朋友去游乐场玩。六月回学校参加毕业典礼,七月可以找个地方打个暑期短工。”今年17岁的北京市盲人学校高三学生李云鹏早早计划好了自己“高考”后的生活,但却被疫情打乱了节奏。

4月,原本是视障生的“高考月”。与普通考生不同,大多视障生通过“单考单招”上大学。与6月的统考统招相对应,单考单招是由高校自主命题组织考试的一种招生方式。

目前,全国范围内,视障考生能考的本科层次高等院校仅有四所——位于吉林的长春大学、北京的北京联合大学、山东的滨州医学院以及江苏的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如果不出意外,四所院校一般都将考试安排在4月。

4月底,北京暴发新一轮疫情。北京市盲人学校今年共有4名高三学生参加“单考单招”,他们的高考被按下了延迟键。

偶尔“开小差”的居家学习时光

4月28日,在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称,全市中小学、幼儿园、中等职业学校“五一”假期提前放假一天;“五一”假期结束后,根据疫情情况确定返校时间。

最初听到这个消息,北京市盲人学校高三学生赵厚仁并没有觉得一定会居家学习,“就提前一天放假,还是有希望返校的。”

但希望被打破了。4月底至今,北京的疫情形势一直处于严峻态势,学生返校一再推迟。

“最开始居家的时候,我还会在心里算日子,这周居家那下周可能返校。下周居家,下下周可能返校。”刚开始居家学习的日子,赵厚仁有些许焦虑,“因为现在是一个很关键的时期,也是最后的冲刺阶段,突然从线下转到线上,肯定有不适应。”赵厚仁还担心线上学习不能保证在校时的学习强度和学习质量。

线上教学同样给老师带来了挑战。

北京市盲人学校高三班主任告诉记者,与普通学生可以利用很多线上教学资源不同,盲校学生的线上学习资源几乎没有,“根据学校安排,师生还按线下原课表上课。老师讲课,学生做题,师生讨论互动,几乎和线下课一样。”

居家学习的日子也有好处。同学们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进行个性化的学习,专门补自己的短板。

张宇杰也是北京市盲人学校参加“单考单招”的4名学生之一。他的学习节奏安排得很紧凑。每天6点起床,简短洗漱之后坐下看书,“我不喜欢把学习放在晚上,晚上我精神不是很好,早上精神头足。”

在高考复习中,刷真题是绝大多数高考生的选择。对于赵厚仁和同学们而言,也是如此。

“通过刷历年的考试真题,可以发现自己知识点上的薄弱环节,然后自己去加固。”赵厚仁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处于一种兴奋的备考状态中,“不能说因为在家学习就成绩下滑。”

北京联合大学在官网上可以找到真题、南京特教师范学院的试卷处于保密的状态,没有真题可练手……对于各个学校是否有真题、在哪儿找真题,几人已经门儿清。

努力的同时,也会偶尔泄气。张宇杰会想,延长备考时间带来的成绩提升并不多,自己状态最好的时候是在3月底,“那个时候想着4月份要考试,赶紧努把力就过去了。”赵厚仁也是这样的想法,“3月底考出了我历史最高分,四月底测验的时候感觉状态就不太对了。”

和所有的学生一样,居家学习的日子,几人也会偶尔偷懒。

李云鹏会在心里小小拖延一下,“比如要做一份英语卷,如果现在是8点15分,我会想8点半再做,然后到了8点半,我又会想等个整点9点再做。”但李云鹏心里也有一根线:到九点就不能再拖延了,必须开始。

张宇杰的时间有时也被手机抢走。“打开手机想查个东西,结果一会儿就看别的去了,时间唰地一下就溜走了。”

疫情下,等待“单考单招”的盲校高三考生:焦虑和乐观并存
李云鹏在植物园。受访者供图

迟迟不来的考试通知

对于视障生而言,通过“单考单招”上大学,在专业上的选择并不多,四所院校的招生专业仅有针灸推拿、康复医学及音乐表演。

从小学习二胡的赵厚仁想报考音乐表演专业,品学兼优的他,曾获得2020至2021年度“中职学生国家奖学金”,专业上曾在2020年获得北京市第十届“爱满京华”社区(村)残疾人艺术汇演一等奖,2021年获得“敦煌杯”第六届北京国际民族器乐大赛拉弦组业余少年B组金奖。而李云鹏跟张宇杰都是理科生,报考的是针灸推拿学专业。

但无论哪个专业,基础科目语文、数学和英语都是必须要考的,选择性科目则因学校不同有所区别。

赵厚仁报考的是北京联合大学和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联大额外考的是音乐技能和音乐理论,两个满分都是150分。”赵厚仁解释,音乐技能中演奏是“大头”,还会有一些单音听辨、旋律听辨之类的考核,南京特教师范学院额外考的是音乐技能,基本上就是单纯的演奏技能,只要表演一首二胡自选曲目就行了。

疫情下,等待“单考单招”的盲校高三考生:焦虑和乐观并存
赵厚仁在练习二胡,桌上摆放着各种学习用品。受访者供图

李云鹏和张宇杰都报考了除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的三所学校。对于两人而言,考试科目更加接近普通高考生,其中,北京联合大学、滨州医学院考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长春大学要再多加一门生物。

李云鹏自嘲说没有优势科目,各科都很平均,“都是短板”。张宇杰说,语文和英语是“拖后腿科目”,“理科这四个,不夸口地说,我还是不错的,就是英语一直提不上来。”

“每个学校的考试科目都不一样,一样的考试科目侧重点也不同,报考几所学校就意味着要经历几次‘高考’。”赵厚仁笑着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说不定哪次就发挥失误了。”

几乎和研究生考试一样,单考单招不只看分数,更重要的是排名。“现在这个考试最痛苦的是没有分数线,它是按人数招的。”张宇杰有点儿发愁。

与此同时,历年来,四所学校的视障生招生人数并不多,都基本保持稳定。

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2022年残疾人单独招生考试招生简章显示,今年音乐学(师范)专业的视障生招生名额只有1人。

与已知的信息相比,未知更让人发愁。往年4月就可以结束的考试,迟迟不来。根据往年惯例,报考四所学校的视障生要到学校当地考试,学生所在地和学校所在地的疫情防控形势都直接关系着他们能否顺利赴考。打电话、托人问,能想到的办法都想过,但考试时间一直没有定音。

仅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5月中旬发布恢复2022年残疾人单招考试的通知,并于5月29日完成了考试。

5月29日,赵厚仁也成为三人之中第一个踏上“高考”考场的人。

受疫情影响,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调整了考试安排,将原本两天进行的考试内容压缩在一天。从上午8点半开始,陆续到晚上8点45分结束考试。

备考之外的期待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运动无一例外是三人解压的良方。

赵厚仁喜欢早上起来到楼下跳绳20分钟。张宇杰和李云鹏的跳绳能力经过班主任“官方认证”,单摇、双摇、花样跳绳,可以把一根绳子玩得出神入化。曾是学校跳绳队队员的李云鹏单摇可以一分钟跳230个。张宇杰从高中开始坚持长跑,无论寒暑从不间断,靠跑步体重一年减了30斤。

疫情下,等待“单考单招”的盲校高三考生:焦虑和乐观并存
因疫情居家学习,张宇杰仍坚持跑步。受访者供图

“我还喜欢听音乐,比如周杰伦的《蒲公英的约定》《晴天》,很舒缓很解压。”李云鹏的父母也会开解他,随意地几句聊天也能让李云鹏短暂地释放焦虑。

李云鹏还有个双胞胎哥哥,在老家河北备战全国统一高考,“他在学校,平时学校也不让拿手机。”有空的时候,两人也会聊天,聊一些让哥哥和自己都开心的话题,也会给彼此加油鼓劲儿。

在张宇杰看来,单考单招是一场博弈。“我们一般都会参加几所学校的考试,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一所学校先出结果了,你去还是不去?去吧,万一后面的更好呢?不去吧,万一后面没学校录取呢?”即使是几所学校同时录取,也有人在去一所肯定能进的学校,还是去一所万一补录能进的更心仪的学校之间摇摆不定。

疫情加持下,张宇杰和小伙伴们十分期待能有新的考试方案出炉。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的第一年,同样有很多盲校考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彼时,三人都刚上高一,困境于他们而言,只是学长学姐们的故事。

如今,时光流转,故事的主角已经变成了自己。

好在三人依然乐观。

5月26日晚,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张宇杰笑着说,学校不敢随便开考,考生不敢随便去考,唯一的应对方法就是心态放平,啥也不要想,老实学习。

焦虑在6月2日得到了缓解。

“结合目前全国疫情防控的形势,为充分保障考生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北京联合大学、天津理工大学、长春大学、滨州医学院加强统筹安排,经友好协商,四校就2022年残疾人单考单招达成联合考试意向……”6月2日晚,好消息终于传来。

四校将联合采取远程网络方式考试,其中,天津理工大学只招收听障生。根据考试安排,视障生的考试时间为6月21日至22日。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

李云鹏想去滨州医学院,因为那里有大海,当年考高中的时候去过一次青岛,出了火车站就是大海,滨州医学院也紧挨大海,“环境一定很舒服”。

采写 新京报记者 杨菲菲
编辑 缪晨霞 校对 卢茜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476 字。

转载请注明: 疫情下,等待“单考单招”的盲校高三考生:焦虑和乐观并存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