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6万德军在莫斯科游行6小时,走过之后街道满地狼藉

1941年6月22日午夜3点,巴巴罗萨行动开始,苏德战争爆发。 德军在1941年下半年如入无人之境,攻必取,伐必胜,兵锋直达莫斯科城下。

但在苏共领导下,苏联军民奋起反击法西斯,在付出上千万士兵的伤亡后,苏联于1943年夏天获得战略胜利,开始了反攻的步伐。在巴巴罗萨行动三年之后的1944年夏天,苏联红军再次踏上了白俄罗斯的土地,并于6月发起了旨在消灭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巴格拉季昂行动”。

1944年,6万德军在莫斯科游行6小时,走过之后街道满地狼藉

这是一次苏联的复仇行动,苏军把进攻时间定在6月22日,就是要“以牙还牙”。250万苏联红军扑向中央集团军群,此时的德国第4、第9集团军以及第3装甲集团军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德军全线溃败,此战也成为德国在二战损失最大的战役之一。

此战中,苏军俘虏9万德军,为了向全世界展示战果,苏联决定实施“翠堤春晓”行动,让德军战俘来莫斯科游行。

那么,苏联为什么在1944年组织战俘游行?这些来游行的战俘又是些什么身份呢?

二战进行到1944年,无论在欧洲还是亚洲,轴心国的灭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德国在1943年后进行了全民总动员,但是已经于事无补,苏联红军以压倒性的优势把德国人赶出了国土。

苏军此时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复仇,“打到柏林去,消灭法西斯”成为红军的口号。在东欧,红军的首要对手是沾满苏联人民鲜血的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德国中央集团军群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战斗集群,是纳粹插向莫斯科的一把刺刀。在莫斯科战役以及勒热夫突出部战役中,该军群造成200多万苏军的死伤,德军在占领区用屠杀、投毒等方式人为制造了无人区,犯下了令人发指的罪行。

1944年,6万德军在莫斯科游行6小时,走过之后街道满地狼藉

为了打垮中央集团军群,苏军制定了宏大的“巴格拉季昂行动”,并于6月22日出动63个师,以5000辆坦克为前锋发起进攻。在另一边,中央集团军群早经过几轮“补员”,战斗力大大下降,德军虽然打得很顽强,但是在兵力和装备上都处于劣势,仅仅两个月就被苏军击溃。最终,德军伤亡和被俘20万人,中央集团军群至此名存实亡。

这次战役震惊了世界,因为此时英美盟军已在诺曼底登陆,西方媒体的报道都有意偏向盟军。苏联为了彰显此次胜利,下令举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俘虏游行——翠堤春晓行动。

1944年7月,为了让西方见识苏联的强大,彰显东线的战果,苏军下令将白俄罗斯俘虏的德军押送回莫斯科,在莫斯科城内游街示众。

翠堤春晓行动开始了。

东线的白俄罗斯方面军得到命令,把手下的6万德国战俘装上火车,运往莫斯科。这些战俘中大部分是中央集团军的士兵,其中包括上千名下级军官,以及19名德军的高级将领。

中央集团军群的将军们在1941年底曾离莫斯科只有100公里,但最终功亏一篑,没想到在三年后居然以这种方式“游览”了莫斯科。德军俘虏在7月抵达莫斯科,先被露天安置在体育场里,苏军士兵荷枪实弹守卫着秩序。

1944年,6万德军在莫斯科游行6小时,走过之后街道满地狼藉

7月17日,在红军战士的押送下,57000名德军俘虏走上了莫斯科街头,他们穿着脏兮兮的军装,灰头土脸,臭气熏天,以至于刚进城时引起了莫斯科市民的恐慌。

“德国鬼子来了!”

这一消息迅速传开,莫斯科市民挤在主干道边上,看着这些传说中的魔鬼。战俘最前列是19名德军的将军,他们穿着笔挺的军装,皮靴锃亮,戴着勋章,昂首阔步。将军后面是一千多人的军官团体,接着是长达3公里的战俘队伍。在德军战俘旁边,红军骑兵扛着枪骑着马维持游行秩序。

因为苏联大量的男性都在前线作战,围观的市民以女性和儿童为主,她们不断高喊“打倒法西斯”,冲德军战俘吐口水。战俘们则无精打采,而且因为长期得不到干净的饮水和食物,很多人腹泻不止,边走边拉,满地狼藉。苏联人民发现,这些德国士兵跟他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这些人没有阴狠的杀气,没有高大的身材,看着更像是一群狼狈的流浪汉。在莫斯科夏季的高温下,不少战俘脱水晕倒。一些莫斯科市民见状于心不忍,甚至给战俘们递上了水和面包。

1944年,6万德军在莫斯科游行6小时,走过之后街道满地狼藉

在整个游行队伍的最后,几台洒水车马力全开,将地面清洗干净,不让一点法西斯的痕迹留在莫斯科。

这50000多士兵大多是中央集团军群的战士,来自一线的三大集团军和军群预备队。此时的德国已经进行了总动员,1941年第一轮进入东线的德军士兵基本全部报销,这些士兵都是新兵蛋子。在几个月前,他们可能是学生、工人、农民,而眨眼间就被派上战场,成为异国的俘虏。

1944年,6万德军在莫斯科游行6小时,走过之后街道满地狼藉

在队伍的前方,19位德国将军气定神闲,身边有高大的骑兵开路。他们都来自一线的战斗序列,是身经百战的优秀将领,其中有:

第3装甲集团军,第246步兵师长缪勒·比洛少将, 第206步兵师长希特尔中将。

第4集团军,第110步兵师长冯.库洛夫斯基中将,第12步兵师长巴姆勒中将,第31步兵师长奥克斯纳中将,第12军长文岑茨·缪勒中将,第57步兵师长特洛维茨少将,第78突击师长特劳特中将,第27军长上将弗尔克斯,第260步兵师长克拉姆少将。

第9集团军,工兵司令奥雷尔·施密特,第35军长中将冯·吕措,第45步兵师长恩格尔少将,第41装甲军长霍夫迈斯特中将,第36步兵师长康拉德少将。

中央集团军群预备队,第95步兵师长米夏埃利斯少将,第707步兵师长吉尔少将,统帅堂装甲掷弹兵师长冯·施泰因科勒尔少将,博布鲁伊斯克城防司令哈曼少将。

德国将军们保持着最后的体面,衣冠严整,勋章闪亮。苏军也没有难为这些高级将领,为防止市民骚乱,红军骑兵战士在两侧开道,德国将军们真的像旅游一般走过了莫斯科的大道。西方国家的记者,外交官和战场观察员们拿出“长枪短炮”,全程跟踪拍摄,留下了不少历史影像。

1944年,6万德军在莫斯科游行6小时,走过之后街道满地狼藉

这一游行持续了6个小时,最后战俘们经过了红场跟克里姆林宫,在这里他们被装车,然后送往火车站。苏联在西伯利亚建立了许多战俘营,这些侵略者将用劳动来赎取自由。

苏德战争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宏大的陆上对抗,苏德双方动员军队3000多万,最后千万士兵埋骨沙场,还有几百万士兵被俘。战俘被称为是“战争的孤儿”,在翠堤春晓行动中游街的德军战俘,都在西伯利亚劳动了10年以上,其中大部分死在了西伯利亚,活着回到德国的仅有几千人。

在战后,经过德国政府的努力和苏联的宽容政策,西伯利亚德国战俘的部分遗骸被送回了德国,这些士兵在死去几十年后,终于能回到祖国。但他们留在历史上的痕迹,却难以磨灭。

文/商学野

参考资料:

1、《数万德军俘虏曾在莫斯科游街》,张克俊

2、《战斗在巴格拉季昂——近卫军战士亚库申的战争回忆》,赵国星

3、《人类历史上最大战役集群 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兴亡》,朱世巍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582 字。

转载请注明: 1944年,6万德军在莫斯科游行6小时,走过之后街道满地狼藉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