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偿还庚子赔款,哪个省压力山大,哪个省痛苦指数最低?

《辛丑条约》签订后,粤省总督府,召集政界与学界来开一次理论务虚会,会议议题蛮集中,就一个字,税。粤省压力山大,要完成大清税收任务,是一件万难的事,票子不是纸,不是人民血汗,便是人民皮。剥皮也得有皮剥哒。总督不是头发搔掉了几根根,而是头皮挠破几层层。衙门不生产钱,这税金都是要百姓来缴的,百姓山穷水尽,已然四尽(水田鱼鳖被捉尽,山中獐鹿被猎尽,田中米谷被撮尽,村里民庶被赶尽),再说,要开征新税,也得安个好名,税出有名。

为了偿还庚子赔款,哪个省压力山大,哪个省痛苦指数最低?

“大抵暴敛横征之外,别无筹款之法,故民日见其穷,财日见其匮。”这般境地,教衙门怎么办呢,“而投闲置散之员,更于此时穷思极想,条陈聚敛之法,以冀迎合上司。”这些专家学者,第一想,想领导之所想,第一急,急领导之所急。这也是好理解的,不如此,领导不将他纳入专家库,社科经费不拨给他,气死他;衙门给了专家评了职称,职称费高是高,只是死工资哒,谁都还想要活钱的是吧。比如这般务虚会,不请他,饭局参加不了,嘴里将淡出鸟来;何况这般会,还有误餐费的(不是已经给吃了饭喝就酒吗?误餐费者,餐不误,费不误,两不误的)。

为了偿还庚子赔款,哪个省压力山大,哪个省痛苦指数最低?

先前,粤省已经开征过赌博税。这个税种以前没有,太平天国运动兴起,江南半壁江山,都归了洪秀全,大清财政空前吃紧,便把江南那些收不到了的税,平摊到其他各省来。原先税种不够用了,粤省便“奉旨开赌”。大清没法,饮鸩止渴,要死先做个饱死鬼。

这回,情况有变,按慈禧老佛爷说法是,宁与友邦,不与家奴。洪秀全闹闹闹,闹得再凶,也是家奴。这个友邦呢,便是八国联军。八国联军进北京,把大清打得满地找牙。后来有些人对这事,挺欢喜的,被打落牙的是慈禧那部分呢,他若生清朝,他说他也会给八国联军带路去紫禁城,带路去圆明园呢。

为了偿还庚子赔款,哪个省压力山大,哪个省痛苦指数最低?

慈禧是被打了一下,打得屁滚尿流,往西安跑。大清被打,真疼的不是老佛爷,而是老百姓。诸位记着,慈禧们兴,百姓苦;慈禧们亡,百姓苦。慈禧胡汉三又回来了,马照跑舞照跳,京剧照唱满汉全席照摆千里筵席。百姓更苦了,大家都晓得,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在被抽水挖根,八国联军之后是庚子赔款,款项高达4亿5千万两,年息四厘,连本带息是7亿多。为何是这个数呢?其时大清国民是4.5亿人。啥意思?意思是,每一个中国人,谁也逃不脱,必须来当这个冤大头。甲午战争,大清赔款日本是2.1亿,这数字也是根据当时国民人数算的。诸位记之:被外敌打,疼的不会是老佛爷,而是老百姓。

有人津津乐道庚子赔款,说某国如何如何对中国好,这么说的人,真不是东西。你看看吧,当时老百姓被逼得多苦。粤省开的这个务虚会,实际是老百姓吃二遍三遍苦、受三遭四遭罪的挨宰会。会上,政界与学界,都一致决议要加紧加税,老税不减,新税要增。增何税种?广州是花都,开征花税吧,“粤中有娼捐之议”。明娼暗娼,私娼公娼,营娼士娼,一一登记,个个造册,让无烟产业成有油水业。不管什么建议,只要这建议对衙门有好处,衙门就采纳。

为了偿还庚子赔款,哪个省压力山大,哪个省痛苦指数最低?

娼捐就这么定了,起什么名字呢?必也正名乎?不叫妓税,不叫娼捐,而叫花费,名称好漂亮。动员会上做报告“闻何美名”,美其名曰“捐躯报国”。对妓女们都是这么去做思想工作的:“一身作价,为国捐躯。”领导做报告中,干部去执行政策中,都是这么宣讲。这么一说啊,干部先自“皆以戏笑”。底层百姓的痛苦之上,有仕宦与士族的淫邪笑声。淫笑着的,还有那些嫖客佬,他们大干坏事,都可以借重一个好名声了,都说在为国嫖娼呢。

这不是笑话。庚子赔款,不只是广东压力大,960万平方公里,哪个地方痛苦指数低呢?比如,分配到四川的庚子赔款,是220万两白银。四川总督头都大了,脑壳都想炸了,想不出来新税种。那回,成都街上如热锅,他在街上如蚂蚁乱走,忽然,“见农民入城担粪”,粪比人重,人被粪压,这厮计上心来,“即抽粪税”,税率是“每担取数文”,诗人刘师亮做了一首诗,中有两句是,“自古未闻粪有税,而今只剩屁无捐”(屁,或将征税了,放屁影响环境,有专家撰写提案,要征放屁环境保护税)。

为了偿还庚子赔款,哪个省压力山大,哪个省痛苦指数最低?

不仅有人粪税,而且有猪粪税。还是粤省思想开放,先行试点,搞了猪捐杂税:公猪交媾,征嫖猪税(思路跟娼捐是一样一样);母猪产仔,征猪头税;猪屙屎尿,猪尿税;猪大被杀,征屠宰税。猪,从生,不,从未生,到该死,都要向衙门,不,这回是向帝国主义交出一身肉去。公猪与母猪新婚,要交税,新郎与新郎新婚更要交税。没跟您开玩笑,这事,是有正式名称的,猪新婚叫什么,无考;人新婚其税,叫“新婚捐”。

为了偿还庚子赔款,哪个省压力山大,哪个省痛苦指数最低?

晚清万税,不是开玩笑的,延及民国,1934年,国民政府召开第二次财政工作会,中有书面统计,单是废除的税类是7201种,没废除的上万是肯定的,晚清万税,民国万税,没开玩笑,不是夸张。此处略举一些税名,便叫你开眼界:渡捐,桥捐,木排捐,斧捐,碗捐,鸡捐,鸭捐,羊捐,狗捐,护送费,护商费,团防费,棺材费,坟头费,剪头费,洗脚费,澡堂费,洗脚费……

庚子赔款,更前溯辛丑条约之赔款,您不要以为这是列强玩数字,那实实在在在剥咱们老百姓一身皮。别说与你无关,你列祖你列宗,你爷爷你奶奶,都曾被吸了血,都曾被抽了筋,都曾被剐了肉的。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058 字。

转载请注明: 为了偿还庚子赔款,哪个省压力山大,哪个省痛苦指数最低?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