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年羹尧的胆子究竟有多大?来看下“灯下黑”的具体含义

导读:对于刚刚登基的雍正皇帝而言,西北战事再起既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又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不得不说,雍正皇帝很好的抓住了这个机会,仅就其任命年羹尧为“抚远大将军”的决定就能完成至少三个目的:壮大自身势力、控制西北军权、转移反对声音。只是,在年羹尧平定叛乱的过程中,相信大家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

久经沙场、深通军事的年羹尧,都不知道叛军主力何在;为何从未参与到军事行动,甚至从未到过西北的邬思道,就能明确叛军主力就在法轮寺?

其实,真实情况恰恰相反:年羹尧一直在“知而不道”,邬思道则是“道而不知”。

其实,邬思道前往西北押送粮草,并不是为了帮助年羹尧,而是最后一次帮助雍正皇帝!

雍正王朝:年羹尧的胆子究竟有多大?来看下“灯下黑”的具体含义


西北战事进行胶着状态以后,年羹尧每天就只有两项工作:第一,诛杀侦察敌情不利的士兵;第二,诛杀粮草供应不利的官员。而年羹尧则吃着烧烤、喝着酒,全然没有着急上火的模样。

年羹尧为什么不着急?

平定叛乱,功成名就,回京后势必会加官进爵,权倾朝野;战事失败或者劳师靡众、拖延太久,雍正皇权不稳,年羹尧项上的人头恐怕也会不保。这种两极分化如此严重的对比性结果存在,年羹尧为啥还是不着急?

因为这场战争对于年羹尧而言,是唯一一次能够要挟雍正皇帝给予更多赏赐,甚至将其晋封为“西北王”的机会。

1、重用年羹尧,让雍正皇帝得罪了几乎满朝文武,如果年羹尧再不能取胜,雍正皇帝的权威将会沦落到何种地步,可想而知。

2、刚刚登基,本就立足不稳的雍正皇帝,还面临着诸多负面舆论的包裹,西北战事再起无疑能有效转移朝廷中敌对势力的视线。但如果战事失败,雍正皇帝将会彻底进入被动状态,甚至再难翻身。

3、为了保证皇权稳固,雍正皇帝必须将老十三胤祥留在身边;但为了控制兵权,他又必须将前任“大将军王”胤禵支开;所以,重用年羹尧绝对是雍正皇帝的唯一选择。但如果年羹尧失败了,西北带兵之权必定会重新落入胤禵之手,这才是对雍正皇权最为致命的打击。

所以,年羹尧决不能输;所以,雍正皇帝不惜倾全国之力,也要让年羹尧取得战事的胜利。

雍正王朝:年羹尧的胆子究竟有多大?来看下“灯下黑”的具体含义


军机处商议西北战局的时候,隆科多有过这样一句抱怨:

“进驻西北已经几个月了,除了要吃喝、要银两、要供给,满朝文武勒着裤腰带过了一冬天,可他呐,连个叛军的影子都没找到!”

隆科多的抱怨,代表了几乎所有官员的态度,更代表了雍正皇帝的担忧。如果年羹尧还是“不着急”,那么雍正皇帝接下来将会何等被动,可想而知。

可也正因为如此,年羹尧才不会着急,才会“趁人之危”,试图利用雍正皇帝迫切的取胜心理,为自己要来更多的好处。

为达到这个目的,年羹尧究竟干了什么呢?我们来看下他和邬思道的对话,就能全明白。

邬思道前往西北送粮,是不是得到了雍正皇帝的授意,年羹尧清不清楚,所以,他必须进行试探:

“先生不是在李卫那吗?为何又替田文镜押送粮草呢?”

年羹尧能知道邬思道去了李卫那里,就不知道他又从李卫那里,转到了田文镜身边?

他当然知道!

而且,他还清楚的知道邬思道之所以能到田文镜的身边,就是得到了雍正皇帝的授意。

所以,年羹尧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去田文镜那里,是雍正皇帝授意的;来我这里呢?是不是也有雍正皇帝的专门安排?

雍正王朝:年羹尧的胆子究竟有多大?来看下“灯下黑”的具体含义


邬思道是谁?一个“大智近妖”,一手将皇四子胤禛拖上皇位的“人精”,对于年羹尧的试探,他自然能够听出来。于是,邬思道便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你说李卫啊,他不讲交情,他把我八千两银子一年卖给了田文镜!”

李卫,邬思道的“前主子”,影射的不就是雍正皇帝吗?同样,“不讲交情”不就是邬思道离开雍正皇的原因所在吗?

而这“八千两银子”又指的什么呢?

来看下年羹尧的回应:

“先生说笑了,您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先生,千里迢迢,不光是为了这区区五千石粮草吧!”

“八千两银子”,绝不是你投奔田文镜的理由;同样,“押送五千石粮草”也绝不是你前往西北的真正原因。到底谁派你来的,你还是直说吧!

也就是说,这“八千两银子”就是邬思道用来告诉年羹尧:我不会为了银子换“主子”,更不会为了“区区五千石粮草”就远赴西北!

然后,邬思道一句“知我者,亮工也”,将年羹尧的试探终结!

那么,邬思道前往西北的真实目的何在?

一番利害关系的陈述以后,邬思道予以了平乱失败的后果总结:

“为了你能在西北平定叛军,皇上已经把国库掏空了,而且还得罪了天下的官员。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你,只要等你一失败,外患内忧就将一起爆发啊!”

外患爆发的结果,是边疆不稳,以至于引发周边部盟作乱的连锁反应,这种后果是灾难性的,年羹尧必死无疑;内忧爆发的结果,就是雍正皇权不稳,甚至会出现江山易主的严重情况,年羹尧立马就会被贴上两种标签——昏君手下的佞臣、伤及国本的罪人,更是必死无疑。

邬思道这句话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年羹尧,再这样拖下去对谁都不好,而且你肯定第一个被杀!

雍正王朝:年羹尧的胆子究竟有多大?来看下“灯下黑”的具体含义


面对邬思道的劝告,年羹尧开始陈述自己的难处:

“我知道,我知道,如果我要不知道有这么天大的干系,我也犯不着这样天天杀人,冒天下之大不韪。现在我最苦恼的是我调兵遣将将近一年,好不容易形成了关门打狗之势,可是罗布藏丹增却突然消失了。每天要耗尽我二十几万两银子,在这么拖下去,大军不打,就会拖垮;皇上也会拖垮!”

年羹尧的意思很明确:你说的我都懂,但我没办法,还得继续拖下去!

眼见年羹尧不听劝,邬思道开始拿出自己的“杀手锏”:

“大将军啊大将军,你处处算无遗策,为什么就没有想到我军需要庞大的军饷开支,难道叛军就不需要军饷开支?”

注意邬思道对年羹尧称呼的变化,从“亮工”到“大将军”,暗含讽刺意味,更暗含着敲打意思。

讽刺——你一个久经沙场、带兵打仗的大将军,不会不知道叛军也需要军饷开支吧?

敲打——你只强调自己的军饷粮草消耗,却从不关心对方的类似情况,别有用心吧?

听完这句话,年羹尧明显有些慌了:

“他们是本地人,是游牧骑兵,他们的开支要比我们少多了!”

这是理由吗?

叛军开支小,但叛军的后勤保障力量同样弱;更何况,就算叛军是本地人,就不吃不喝,不需要军饷了?就算他们是游牧骑兵,可他们现在已经躲在了一个固定的地方,还“游牧”个什么?“骑兵”还能发挥什么作用?

雍正王朝:年羹尧的胆子究竟有多大?来看下“灯下黑”的具体含义


但邬思道并没有纠结年羹尧的说法,只是用一句“本地人、游牧骑兵一样也要水、草、粮”就一带而过,他的重点在下面:

“亮工,你想想,你已经把青海全省围了个水泄不通,而罗布藏丹增的十几万兵马仍然能够支撑到今天,为什么?就是因为还有源源不断的粮草在供给他们!你误就误在当初没有切断叛军的粮源,因此才形成了今天这种对耗之势,他们才得以躲起来拖死你啊!”

不是叛军不需要为军饷粮草担忧,而是有人在源源不断的供给!

这个为叛军源源不断供给粮草军饷的人是谁呢?

我们来看年羹尧“不打自招”的回答:

“没错,我要立即截断内地通往青海的粮道,就是饿死青海的全省人也在所不惜!”

整个青海都被围的水泄不通,叛军依然能够得到后勤保障,说明什么?

说明叛军的军需粮草供给来自青海境内!

而年羹尧切断叛军粮道的做法是什么?

切断内地通往青海的粮道!

内地通往青海的粮道是干嘛用的?为你的大军供给粮草的!刚让你断掉叛军的粮道,你就直接把自己的粮道断了,这不正说明叛军的粮草供应就是来自你的军需库吗?这不就是被别人揭穿谎言,不顾一切拼命遮掩以后反而露出了马脚吗?

说白了,这就是“不打自招”!

年羹尧,为何要给叛军供给粮草军需?

原因很简单——“养寇自重”!若干年后,凭借着剿灭太平天国而向朝廷要钱、要官的曾国藩就是这样一步步崛起的!

西北战事胜利后,年羹尧为何会被雍正皇帝视为“恩人”,加官进爵、权倾朝野?就是因为西北战事持续时间长,一直把雍正皇帝拖到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年羹尧身上,一直拖到年羹尧的胜败关系到雍正皇权的胜败!可如果西北战事很快结束,没让雍正皇帝产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呢?雍正皇帝只会对年羹尧说一句话:表现不错,口头表扬,不记档案!

所以,年羹尧既要保证对叛军主力情况的绝对掌握,又要保证叛军主力不会因为粮草匮乏而自生自灭。

也就是说,所谓的叛军主力不但被年羹尧圈在了一个固定的地方,而且还保证了他们的粮草军需供应,只是这种供应绝对不充足,只能保证叛军主力既“饿不死”还“吃不饱”。

这样认定年羹尧,是不是有点太过腹黑?

邬思道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能提供最具说服力的证据:

“犯不着!何况现在再封叛军的粮道,为时也晚了。因为他们叛军的储粮至少可以维持一个冬天,而你二十几万大军能对耗一个冬天吗?”

叛军主力的粮草存储情况,邬思道为何也那么清楚?

田文镜所在的河南省,每月供给西北的粮草数量,邬思道知道;通过河南,来计算全国各地为西北大军供给的粮草数量,也很容易;西北大军真正的消耗数量,邬思道也很容易明确。实际的粮草供应,减去实际的粮草消耗,就是年羹尧为叛军主力供给的粮草数量。

叛军的粮草,年羹尧已经给准备充分了;但全国各地的粮草供应在逐月减少,国库已经空了。所以,邬思道才会断言叛军能坚持一个冬天,而西北大军则肯定坚持不到了!

可就算话说到这个份上,年羹尧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阴谋,又拿出“找不到叛军主力所在位置”这个理由来搪塞邬思道!

雍正王朝:年羹尧的胆子究竟有多大?来看下“灯下黑”的具体含义


邬思道则又出了一招“杀手锏”,将年羹尧直接秒杀——“灯下黑”!

近在迟尺的法轮寺,你找不到,是因为“灯下黑”;同样,对你极为信任和倚重的雍正皇帝,看不出你的阴谋伎俩,也是因为“灯下黑”。找不到叛军主力,不要紧,我邬思道给你找出来;但如果你的阴谋伎俩被同样深通军事的怡亲王胤祥察觉,或者被其他军事将领发现捅给了雍正皇帝,你会落得何种下场,你还是自己摸着脖子想想吧!

这才是邬思道所言“灯下黑”的真正目的,才是年羹尧在“发现”叛军主力以后立马取得胜利的真正原因。当然,年羹尧最后被赐自尽也和这个原因分不开,因为他已有不臣心,已不再是雍正皇帝信任和倚重的“亮工”!

参考资料: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雍正王朝》

(本文仅基于《雍正王朝》具体演绎情节和人设解析,并不以历史史实为依据,个人观点,欢迎提出批评意见!)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4058 字。

转载请注明: 雍正王朝:年羹尧的胆子究竟有多大?来看下“灯下黑”的具体含义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