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后总结的角度看英语启蒙的目的

首先申明,本文无关方法论,如果你是冲着招数来的,多半会失望(更何况我觉得英语启蒙没啥方法,多读多听多输出就是唯一王道)。

之所以想就这个话题码点字,是因为近期被一个网友问到一个问题,反正到了一年级英语还得从头学起,不觉得早早启蒙会造成浪费吗?

这份对于浪费的惋惜,我理解至少有两个层面:一是老母亲的时间浪费,学前花那么大的精力,有些犯不着;二是针对小朋友的时间浪费,学点别的不好吗?

说实话,站在事后总结的角度,我觉得给胖宝的英语启蒙最大的意义,在于现在他可以做到“阅读自由”——匹配自己的认知能力,自由地阅读他想看的中英文书。

怎么理解上述“匹配”的意义?我们可以拿弟弟和他阅读的同主题英语文本做对比:

一样是讲数学,弟弟(小班儿童)读的内容关于小餐饮店算账;而哥哥(一年级儿童)读的是关于斐波那契数列(也就是一二年级中很常见的兔子数列)的小故事。

从事后总结的角度看英语启蒙的目的
弟弟阅读的内容

从事后总结的角度看英语启蒙的目的
哥哥阅读的内容

试想一下,如果哥哥因为语言能力的限制(差不多是弟弟现在的水平),那么他能自主读懂的内容,也许就停留在小餐饮店算账这样的简单情节,自然不会觉得有趣。而一旦无法从英语阅读中体会到乐趣,阅读的自主性就会比较弱,认知与语言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

所以,英语启蒙的意义,是因为这个动作,孩子可以具备与之年龄、兴趣匹配的英语语言能力,从而形成支撑自主阅读行为的源动力。

我曾在以前的文章中和大家回忆过自己的一段往事,大概在我读初一的时候,我开始读当时外研社与牛津大学出版社共同出版的双语读物《书虫》系列的一级(可以把这套《书虫》理解为世界名著的缩写版本),但我怎么读都觉得不过瘾。

为什么?因为如果以阅读能力为准,我大可直接阅读非缩写版本的原著,但受制于当时估计也就1000的英语词汇量,英文版我只能看压缩版本。以至于每次阅读,我没有感觉是在享受阅读,而是换了一种形式在学新的英语单词。与认知不匹配的英文水平,限制了我本该拥有的阅读趣味。

当然,既然说的是匹配,那么还有一种情况,即语言能力超过认知水平。讲真,我一直也怀疑这样的阅读体验是否真的好(比如很小的小孩子读很难的英语书)。

举个例子,以下两本书是胖宝上周和上上周从图书馆借出的书本——语言难度应该相仿;有意思的是,这本关于恐龙的书,孩子回来三下两下就读完了;而这本关于珍珠港的书,他读读又搁置、一直在说很难。

从事后总结的角度看英语启蒙的目的
从事后总结的角度看英语启蒙的目的
语言难度相仿

其实所谓的难,不在于语言上的不理解,而是对于偷袭珍珠港这段历史事件的认知空白(相反恐龙领域他的认知足以与语言能力匹配),等到我一段一段读给他听,并且穿插简单解释当时的战争背景,他才算勉强完成这本书的阅读。

因此,回到英语启蒙,如果真的要衡量性价比和效率,那么让该让小朋友的语言能力与认知能力保持在相近的水平。二者任一落后太多,都会耽误自主阅读的兴趣。当然,换个角度,二者任一超前太多,也可能造成效率上的浪费。

扫码二维码关注金融辣妈

和胖宝妈及朋友们一起打怪

金融女民工,家有二男宝

自鸡与鸡娃,一直都在线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212 字。

转载请注明: 从事后总结的角度看英语启蒙的目的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