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 嘿,这是我们第582次相遇/

关注 · 星标

闹味 X NAOWEI

追熊动态一手掌握

周六快乐

春节就这么过去了。

有的人开学、有的人复工,每个齿轮又被重新按回了自己“应该”被放置的位置。当狂欢结束,现实降临,烟花变成一地碎屑,你跟我,一个又一个平凡的人,也该继续扮演属于自己的社会角色了。

可是,你有那种感觉吗?有时候,满身的力气使不出去,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无声呐喊,却如同被投掷到虚空之中。没人在意,没人倾听,无处可逃。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今天的闹味推送,来自熊粉@阑珊 一年前的投稿。她在2020年2月15日写到:“我考入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却不快乐。”

就像是走了运的耿耿,在强手如云的振华到处碰壁、格格不入。那种痛苦,无能为力的窒息感如此真实。在全世界撕咬着奋斗、拼搏、拼命内卷的时候,“我”,究竟在哪里?

这当然不只是一篇沮丧的文章。奇妙的是——在一年后,当我们幸运地联系到作者@阑珊 并且邀请她为这篇文章写一些后记时,她的自省与回顾带给这篇文章鲜活的生命力。

故事后半段,如同穿越后的剧透,她跟过去的自己对话:“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等你。我在16岁,等你。”

|《我不是耿耿,或者其他任何人》

| 作者:@阑珊

我今年,还不到16岁。他们都说,我是个很幸运很幸运的小孩。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 本文图片出处:最好的我们

在我中考这年,奇迹的确发生在了我身上。我莫名其妙就被塞进了我们这排名仅次于八女士(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命运送的所有礼物,其实暗中都标好了价格”。

我初中那会儿,最爱看《最好的我们》。去年夏天,我边看电影边傻笑着畅想——我以为,我会是耿耿。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我对高中表现出了异常的期待,绝不是因为学校的知名带给了我面子和荣誉那么简单,也不仅仅是一种窃喜,一种逃离了担惊受怕的中考的窃喜。

而是,我以为我也能遇到像余淮那样的人,干净澄澈,义无反顾地对我伸出援手说,“别害怕”。

我错了。倒数第一的排名,说不过去的低分,进展不了的课程作业,每一天是发呆消磨时间的大片空白。我感觉我是一个异类,有时候又实实在在觉得,在学习这方面,我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

普普通通的智力,普普通通的毅力,普普通通没有远大志向的渴望。我们学校向来以踏实勤奋而出名,他们都说,这个分数段,没有振华那样所谓的天才,最后的成绩,大多是刻苦。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他们告诉我,这里其实也没有天才。可是,他们分明能承受一天高负荷的内容,上课时候的死亡进度,晚自习也能完全地沉浸。

而我,对着一无所知的考试卷子发呆,课程内容的难度甚至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提问,上课陷入神游,漫无目的的消耗时间。

一天过去了,还有很多很多天,再不情愿的走下黄色校车,过重复的一天。

成绩单更是直接对我宣判死刑。

而这种情况,只有我。偏偏,只有我。

不管怎样不承认,这其实就是一种天赋,能踏实的努力,能有明确的目标,能摸索 到各种各样的方法,能有兴趣和惊人的自律,学习的乐在其中,就是我怎样也努力得不到的。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我遇到过各种形态各异的人,直到我的身边,也涌出了一批余淮。他们在我不曾擅长的领域熠熠发光,不时地救助我。他们,其实也有各种各样的故事 ,大多负重前行  着,可能,只剩这样一条救命稻草。

后来才知道,那些光,其实是我为他们渡上的一层。

在这里,我也同样遇到了,很多很多很好的老师和同学。他们帮我用了长达半学期的时间,接受了这里就是我的学校,他们也给了我很多很多温暖。

我不懂圆滑世故,也 同样不屑看人脸色,单纯幼稚;我偶尔也会有些娇气的公主病,能力不足还不够勇敢,喜欢让别人帮我解决事情,更理不清身边的人际关系,但我的人缘一直不错。

但更多的时候,我也会深深陷入自我怀疑的怪圈,隐隐觉得我对不起我的好运。

我曾渴望变成余周周,因为他有陈桉。我也想变成耿耿,大家有时候会夸我,无论到哪都会发光。

可是没关系,我可以再普通一点,就让我遇到余淮,好不好?还有辛锐。

我也想有人真正能带我脱胎换骨。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我多么渴望,想要一个领路人,但是都通通没有。

我的长大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曾经因为达不到各种世俗所谓评判的优秀和正确而辗转纠结。初中同学给我发过“别再羡慕别人,你过得就是我最想要的生活”。

我的小学、初中都是很不错的学校。我安安静静地在这些学校生长,追求各种热爱的事情,没对不起过任何人。也许我在小阶段内配不上“优秀”二字,可我的成长经历,就是优秀和正确的。

现在的我再回头看初中,其实真的挺美好的。成绩好一点的时候,中上等。不好,也就中等。坐在第一排听课困了也可以慵懒地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反正怎样也不会太差。那时候,我也同样有很好的朋友。记忆里我们绑着马尾,蓝白色的校服有些松垮,做课间操的时候昂起头,看大片大片的蓝天白云。上晚课无聊了就托腮,四处张望,狭窄的窗口,望出去是蔓延过来的粉紫色晚霞……

可我当时却不觉得多美好。只是不停的在估算着自己和优秀的差距,不停的在和别人比较。我以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拥有未来。

而善良、真诚、正直、快乐,弹琴、写作、画画、生活幸福、满怀热情和期待,发自心底的干净澄澈……各种各样的碎片,拼接成了我。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我该是怎样一个人?

我又能是怎样一个人?

可能我没有凌翔茜的完美,耿耿的运气,余周周的勇敢。可我就是我,我也有自己独特的运气。我可能没有所谓拼命的姿态,放在人群里根本称不上多出众,我从来不是她,或者她们任何一个人。

我最想成为的人,该是我自己。我的领路人,也只能是我自己。

八女士说要诚实的对待自己,不在各种比较里寻找自己的坐标。凌翔茜也说,“只想成为能成为的最好的人”。我也是温暖,勇敢,正直,积极,善良,快乐的我。我其实从不后悔,我是我,我是我自己。

耿耿最后勇敢地拥抱了记忆里的少年,她直面了自己的渴望,也终于有了勇气。我想,我也会。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即使现在看起来,好像还离明天很遥远。是的,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也能用力奔向属于我的未来。不再辗转纠结,不再自卑自弃,更勇敢地向前看。

我也会拥有令人期待的明天。对么?

阑珊

2020年2月15日

后 记

2021年2月20日

写在一年后

当我关上这个文档的时候,发觉原来一年可以改变那么多事情啊。它让我和一年前的自己以一种奇妙的模式对话。

去年疫情后,好像突然长大了一点,夸张点说就是脱胎换骨一般。半年后,文理分科,毅然决然去了文科,签下字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

后来黄色校车上无所事事放空的你,每天早上都拿着背诵内容埋头;

后来抱着豆浆和同学走进一楼教室开启一天迷茫课程的你,抱着历史笔记走在通向五楼的台阶,嘴里念念有词;

后来拿着柯基抱枕在物理课上睡觉的你,成了文综课堂答疑提问最多的人。

晚自习下课10点钟的过街天桥,依然纷纷扰扰。你也可以去尽力抓上死亡进度  填满考试卷子上的空白。

他们会说你勤奋 ,说你有目标,说你打不死。

他们说,你就是那个厉害的人。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你在口干舌燥拉了一天校刊赞助后,坐在公交车座位上,头顶着窗户。

那是你第一次在天黑,那么晚的时候一个人回家。你和小伙伴们约稿改稿催稿,在夏天彻夜的写。

印出来以后,你看着它红色的封皮,翻到背面印着你名字的部分。它卖的还不错,学生时代第一份不算工作的工作。人生中第一笔不算工资的工资。

你发现,只要平衡到喜欢的适合的状态,就可以让成绩稳定在对自己还算理想的位置。

你计算哈尔滨到北京的距离,计算你和最想去的那个大学的距离。

你发现你可以。

你也可以摸索适合自己的办法, 你也可以学习的乐在其中。

再后来你发现,当又开拓了另一条新的道路,你也许会是那个佼佼者。

你发现,你也是那个厉害的人,你和他们一样。

或者 ,你本来就该是这样。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我知道,你在学校的卫生间里压抑的哭出过声。

我知道,你隐隐埋怨过那些中考的阴差阳错。

可这是出击新世界的学费,与其说知耻而后勇啊,不如说只是差一点时机。

思考探索,解决问题, 跨越人海。

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等你。

我在16岁,等你。

“伸出了双手  拥抱当时的我们”。

去年石沉大海的投稿,在今年得到了回响。

献给你,每一个看似石沉大海了的小孩。

在各种各样宽度广度温度的江河湖海里,时间会把你们折射出不一样的光。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 / END / ————

今日互动

你最想要对15岁的自己说什么?

Read  More

约稿函稿费!稿费!闹味给钱啦!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414 字。

转载请注明: 15岁,我考上了仅次于八月长安母校的高中,然而却并不快乐。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