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解千年三国名将系列之陆逊,一生夹着尾巴做人的悲情名将

世人常言“书生陆逊”、“儒将陆逊”,其实书生和儒将的形象根本就和陆逊不沾边。因为,他既没有名作传世,也没有政治上的亮点,展现更多的则是一名武将的赫赫战功和谨小慎微下的“夹着尾巴做人”。
对于三国乱世来说,如果刘备的忍,贵在不屈中坚持;那么司马懿的忍,则贵在韬光中养晦;而陆逊的忍,则贵在忍辱中负重。但是,无论哪种忍,它都是现实压迫下的奋力抗争与野心膨胀。只不过,陆逊的“人”,展现的却是“现实压迫下的奋力抗争”,既有屈辱的无奈,也有理想的抗争,最终又在屈辱中忧愤落幕,可谓一代悲情名将。
倘若以现代职场而论,那些整天声称“委屈”的职场人,又有谁的“委屈”能和陆逊相提并论呢?
家族半数被灭,侥幸得生,为了家族的崛起,却甘愿“以身伺贼”,还要经受“仇人”的监视与考验,更要被迫娶“仇人”之女为妻。面对这样的压力,不知几人能够忍受?
孙坚崇尚“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白手起家的他,依靠武力拼下了长沙太守、乌程侯的官爵基业,实现了祖辈由农民向官爵的质的转变。因为孙坚的父亲孙钟是个瓜农,因此传言孙坚是春秋时期军事家孙武的第二十二代孙,显然有攀附古人,粉饰自身的嫌疑。
误解千年三国名将系列之陆逊,一生夹着尾巴做人的悲情名将
陆逊剧照
孙坚死后,孙策继承父亲遗志,依靠攻伐占据江东,奠定了孙氏江东霸业的基础。但是,任何霸业的奠定与建立都是踩着无数人的尸体和鲜血堆积起来的,而陆逊的叔公陆康代表的江东陆氏便成了孙策争霸路上无数尸体和鲜血的一部分。
期间,由于陆逊的父亲陆骏、祖父陆纡早丧,庐江太守陆康叔公(祖父的弟弟)以族长的身份,便如同父亲般照料起了他的生活与学习。
当时,袁术屯重兵于相邻的九江郡寿春,准备攻打徐州,因军队缺粮,向陆康索要粮食3万斛。结果,陆康不但不给,还将袁术认定为叛逆,直接断绝往来。因此,袁术大怒,派孙策攻打陆康。因陆康颇得民心,孙策围攻2年之久才将庐江攻陷,可谓损失惨重。虽然陆康已经病死,但是孙策却将气撒在了陆氏族人的身上,近半族人死于战乱或流放。可以说,孙陆两家就此结下了血海深仇。
在此之前,幸好陆逊和叔公的幼子陆绩被送到了吴郡。此后,年仅12岁的陆逊便带着7岁的小叔陆绩过上了提心吊胆的日子。同时,由于少族长陆绩年幼,他便代其管理起了家族事务。这样的残酷现实,岂能不影响陆逊的一生。或许陆逊谨小慎微的性格,也就是夹着尾巴做人,便是由此时开始逐渐形成的吧。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四月,孙策遇刺身亡,孙权接掌江东基业。建安八年(公元203年),孙权采纳“内事不决问张昭”的建议,针对孙吴基业 “政治根基不稳,缺乏统治的向力心”的事情,广招当地贤才,但贤才则多在大族世家。例如:鲁肃、步骘、顾雍、徐盛、顾邵、严畯等。而陆逊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孙权招到了麾下。其实,陆逊的文事并不出名,还不及小叔陆绩和顾邵。之所以,孙权也将陆逊纳入“广招贤才”之列,极有可能是在“做秀”,做给其他大家族、豪族看罢了。明显在告诉大家,我对于“仇人”家族的人才都会使用,可见我对人才渴求有多么的迫切和真诚。
此时,陆逊已有21岁。按理来说,他应该带着小叔陆绩(少族长)投靠孙氏的敌对势力进行报仇才对,因为大多数人都是这么干的,但是不知陆逊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反而和陆绩都投到了“仇人的麾下效力”。或许,是陆逊舍不下江东陆氏豪族的基业吧。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对于陆逊叔侄的反常举动,“性多嫌忌”的孙权又岂能不做提防。因此,孙权将陆逊招至自己的幕府任职,实为监视观察后,酌情使用。期间,陆逊历任东、西曹令史,海昌县屯田都尉兼县里的政务工作。
可能有人会说,这些工作不就是“书生”干的吗?但是,吕布、邓艾等名将前期都曾干过类似的“书生”工作,难道他们都是儒将、书生吗?再说,大家族子弟能够识文断字本就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
陆逊走上仕途后,一直梦想着出人头地,再振家族威望,却苦于始终没有机会。但是,当他接任海昌县政务工作期间,看到境内连年遭受旱灾,百姓流离失所。因此,他自作主张,打开官仓赈济灾民,并动员百姓发展农桑,生产自救,缓解灾情,因此颇得民心。同时,由于周边受灾郡县未能及时救济灾民,引发多地民变。原本私开官仓赈济灾民的陆逊理应受到责罚,反而“因祸得福”受到了孙权的赏识,并因此有了走上从戎之路的机会。
接着,陆逊按照孙权指示,招募了2千多名新兵。此后数年,陆逊连续平定了会稽山越贼寇大头领潘临和鄱阳郡贼寇首领尤兔的叛乱,并被孙权晋升为定威校尉。
通过这些战事,陆逊的才能无疑得到了孙权认可。无论是提防也好,还是器重也罢,反正已经进入了孙权关注的视野。为此,孙权将亲侄女(孙策长女)改嫁陆逊。表面看,孙权似乎很是器重陆逊,是在进行拉拢,但是细细分析之下,却让人感到了丝丝并不单纯的意味。
>一是从孙权对孙策并未进行追封帝号,其子孙绍只封了个小小上虞侯的情况来看,孙策的子女应该并不受孙权待见,而他却将自己不受待见的侄女嫁给了陆逊。
>二是用侄女的生死或幸福来测验陆逊的忠诚度,看陆逊是如何对待“仇人”女儿的?
>三是孙权的这个侄女本是守寡之身,先夫为顾雍长子顾邵,顾邵死后没多久便改嫁给了陆逊。不难看出,这时的孙权依旧在观察和试探陆逊,看他对自己的安排是否存在不满情绪。
>最终的结局,陆逊只能忍气吞声地默默接受这一切。其忍耐力之强,的确令人佩服,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更何况是身怀才华的当世人杰。
以谨小慎微的“谦卑、恭敬”习惯,终结了关羽威震华夏的雄风;以忍辱负重的举动破灭了枭雄刘备人生的野心与梦想,最终现实了家族的振兴。
婚后,陆逊被孙权任命为帐下右部督,统领帐下亲卫,并授予他棨戟,总督会稽、鄱阳、丹阳三郡。
“蜜月”还未度完,陆逊便又率军出征,以弱敌强,大破丹阳山越费栈叛乱。但是,平定叛乱期间,由于他强征民众,造成会稽太守淳于式辖区百姓愁苦不堪,遭到对方的“弹劾”。然而,当陆逊平叛返回时,却向孙权称赞淳于式是个好官。对此,孙权道:“淳于式告你状,你反而称赞他,为什么?”陆逊说:“他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控告我扰民修养是很正常的。如果我再对他进行诋毁,岂不是混淆圣听,扰乱宦场风气。”孙权听后,大发感慨:“此诚长者之事,顾人不能为耳。”孙权称赞他为“长者”,长者乃年纪大、辈分高、德高望重之人。显然,30多岁的长者陆逊和书生陆逊相去甚远,更和罗贯中笔下陆逊“身长八尺,面如美玉,体如凝酥”的形象大相径庭。
人们常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同样,机会也是留给有能力的人的。建安二十四(公元219年),正当关羽兵围樊城曹仁、水淹七军、降于禁、斩庞德,威震华夏之时,陆逊则通过分析关羽的性格,向吕蒙提出了“骄敌之计”。可能有人认为,陆逊当时写给关羽的那封“言词谦卑、语气恭敬”的信函,应该是他刻意为之。其实不然,谨小慎微半辈子的他,“谦卑、恭敬”怕是早已深入骨髓,形成习惯,顺手拈来便有打动人心之效。
随后,孙权拜36岁的陆逊为偏将军右部督,暂代吕蒙。最终成功袭取荆州,擒拿关羽父子。
误解千年三国名将系列之陆逊,一生夹着尾巴做人的悲情名将
也就是在这一年,小叔陆绩病死在了郁林太守、加偏将军任上。由于陆绩“学养深厚”,腿脚不便,因此对为官不感兴趣,更对统领军队不感兴趣。但是,孙权却偏偏将他“流放”到偏远的蛮荒之地,并让他统领2千军队进行作战。最终,年仅31岁的陆绩便因病英年早逝。
在这件事上,陆逊有可能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才将原名陆议改为了孙逊。“逊”,根据东汉许慎《说文》上的注解是“遁也”。或许,陆逊就是想向孙权表达自己最终的志向是“遁隐、遁世”,没有野心。其实,这更像是陆逊向命运低头的一种心态。
黄武元年(221年)七月至黄武二年(222年)六,蜀吴暴发了夷陵之战,面对敌强我弱的形势,陆逊忍受军中诸多宿将的颇多非议,依旧执行自己的坚守策略。最终,觅得良机,力挽狂澜,一把火将刘备的5万精锐大军几乎烧了个精光。因此,陆逊也被冠以“忍辱负重”的美誉。
纵观三国,面对强大的曹操,刘备集团多有胜算。如:汉中之战,刘备战胜曹操夺取汉中;荆州之战,关羽困曹仁,降于禁,斩庞德,惊得曹操欲迁都避其锋。然而,当陆逊出世后,关羽的辉煌则被终结,刘备的梦想又被摧毁,可谓是蜀汉的命中克星。但是,再怎么谨小慎微的陆逊,依旧逃不脱他的命克星孙权。
“屈身忍辱、性多嫌忌”的孙权,并没有老糊涂,而是为了杜绝类似“高平陵政变”事件的发生,从而引发了 “南鲁党争案”,其主要目的就是针对“权势滔天”的陆逊。因此,陆逊“出将入相”的风光仅享受了一年,便因“南鲁党争案”被孙权“累遣中使责让逊,逊愤恚致卒” 。
许多人都有一个感觉,孙权后期有点老糊涂,其实不然。因为,整个东吴的势力几乎都掌握在江东陆、朱、顾、全、步等豪族世家的手中,严重威胁到今后儿孙统治江东的地位。
《三国吴兵考》记载有各势力的私兵情况:陆逊约4万人,诸葛恪约4万人,全琮约3万人,贺齐2万余人,张承1.5万,凌统万余人,孙瑜万余人,鲁肃万余人……
想想赤壁大战,孙权也只给了周瑜3万精兵。再看看这些私兵,对于任何掌权者来说,怕都不会心安吧。
同时,陆绩在病逝前曾写自述:“有汉室志士吴郡陆绩,幼时整修诗经、书经,成年时擅长于礼经、易经……”还预言:“六十年以后,车可同轨道,书可同文字,遗憾我不能看见。”意思是说,60年后,东吴也会被灭,天下南北统一,结果也确实如他所料。关键,他将自己当成了“汉室志士”,而非“东吴臣子”。显然,陆绩对孙氏的仇恨并没有完全化解,或者心中有恨。
对于这些情况,孙权又岂能不知。孙权的担心,其实和明朝的朱元璋极为相似。
误解千年三国名将系列之陆逊,一生夹着尾巴做人的悲情名将
此外,陈寿评孙权:“屈身忍辱”。也就是说,“隐忍”不仅是陆逊身上的优点,也是孙权身上的优点。正所谓:“以己度人”,孙权后期应该将陆逊当成了“心腹之患”,根本不相信他“夹着尾巴做人”的真实度。
因此,孙权在任命陆逊为丞相的时候,也将太子孙登交给了他辅佐。但是,当吕壹恃宠弄权时,握有“军政大权”的丞相陆逊却“忧心到流泪”的地步。可见,陆逊的这个丞相有点“名存实亡”的意味。当朱据等势力支持鲁王孙霸争夺太子之位时,孙权又站到了孙霸的一方,废黜了孙登的太子之位,并将孙登贬为南阳王。显然,孙权所做的这一切,有给陆逊难堪的意图。为了进一步打击陆逊,孙权又多次派人前去辱骂陆逊,最终造成陆逊“愤恚致卒”。
不过,“南鲁党争案”确实给江东各大家族的势力造成了极大打击。如:张休(张昭之子)、张纯、陆胤、吾粲、朱据、顾谭、顾承、全寄、杨竺、孙奇(宗室)、全寄(全琮之子)、吴安(吴景之孙)、诸葛绰(诸葛恪之子)等大族重臣皆受该案牵连而死;姚信(陆逊外甥)等被流放。可以说,孙权实现了打击江东豪族势力的目的,却严重动摇了东吴的人才根本,其实是得不偿失的。
虽然,陆逊一生谨小慎微,都在“夹着尾巴做人”,却并没有逃脱悲惨的命运,但他的一生是无愧的,既实现了忠于国家的愿望,也实现了忠于家族振兴的梦想,更实现了忠于自己追求的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4392 字。

转载请注明: 误解千年三国名将系列之陆逊,一生夹着尾巴做人的悲情名将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