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风险”给世界带来更大不确定性

  岁末年初,美国首批新冠疫苗的分发和拜登当选第46任总统为美国人带来短暂的乐观情绪。然而本月6日,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举行认证大选结果的联席会议期间,部分“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导致会议中断数小时,造成多人死亡,令美国民众的神经再次紧张起来。原本美国人民期待拜登收拾残局,却没想到先来的却是美国政治危机和社会矛盾持续恶化,权力交接受阻。此外,美国疫情蔓延失控,经济陷入衰退,日益成为世界的一个风险因素,其国内秩序的走向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政治分裂威胁美国制度的“自我修复”

  大选往往是美国选民对现任总统执政得失的公投,当选总统有机会落实自己的政策主张,展示“团结”形象,带领国家开始新的政治周期。但2020年大选却使美国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进一步恶化,不仅两党之间、精英与草根之间、白人与少数族裔之间的撕裂更加深刻,而且前后两任总统之间剑拔弩张,两个选民群体之间暴力相向。大选后至今的事态表明,历次总统在大选之下权力和平过渡的传统已被打破,美国政治制度和软实力遭受重创。现任总统特朗普拒绝认输,为推动重新计票而在多个州提起法律诉讼,还煽动支持者走上街头,鼓动国会议员挑战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甚至怂恿支持者冲击国会,进而酿成死伤。

  随着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遭到两次弹劾的总统,“特朗普时代”即将在动荡中结束。然而,特朗普及共和党依然拥有一半选民的支持,“特朗普主义”依然强劲,这足以考验当选总统拜登能否真正地“弥合分裂”,摆平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流行的“否决政治”,留住选举中成分复杂的支持者,包括民主党内部的左翼人士以及一部分反对特朗普的共和党人等。无论如何,特朗普执政的四年已经为美国政治暴力打开大门,主流政客迎合极端声音成为选举之需,政治极化走向治理衰败,抗疫溃败就是例证。美国制度的衰退已成为西方共识,其政治分裂被美国著名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列为2021年世界十大风险之首。

  疫情是“天灾”,更是“人祸”

  新冠肺炎疫情是特朗普任内第一场真正的国际危机事件,他为了追求经济指标和连任,否认和淡化疫情威胁,拒绝接受科学意见,消极防疫,推卸责任,酿成2020年美国政治的最大失败。疫情造成美国国民大量死亡,目前已进入最致命、最严峻时期。据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的模型预测,美国疫情仍在升级,死亡病例将在2021年4月初达56.7万例。疫情更充分暴露了弱势群体在资源再分配中的不平等处境,少数族裔特别是低收入者面临的不仅是健康风险、经济风险,更是生存危机。

  疫情失控还打破了美国治理的“神话”,揭示了美国政治制度的缺陷和政党恶斗的后果。在两党恶斗背景下,政治掣肘多于协作努力,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各自为政,相互拆台,国家的卫生行政领导力不堪一击。2020年12月底,在第一轮财政刺激计划中的部分项目已经结束半年之久,国会才通过第二个纾困法案,被美国民众批评“来得太少、太迟”。面对各地出现的400多起针对州和地方政府防疫措施的“违宪”起诉,特朗普任命的保守派法官与民主党主政州之间的派系斗争更是使地方政府无法进行有效的防疫。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头号强国的美国,其疫情基本失控,这不仅使得其他国家始终很难减少来自外部的疫情威胁,也给国际抗疫合作带来了沉重的压力。

  经济金融风险加剧美国贫富分化

  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严重压制,终结了逾十年的经济增长周期,暴露了美国经济的脆弱性。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下滑5%,第二季度大幅萎缩31.4%,是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第三季度疫情稍有好转,在企业复工复产的推动下,GDP按年率计算增长33.4%,实现历史性增长。但第四季度疫情反弹、肆虐,经济关键指标数据包括商品零售额、个人消费开支、小企业破产数量、就业等均不乐观。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美国经济将萎缩4.3%。

  2020年3月,国会通过2.4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美联储开出“零利率+量化宽松”药方,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疫情的冲击,控制了金融市场剧烈动荡、股指五次“熔断”带来的恐慌。但美国过于依赖货币政策工具来支持经济复苏,缺乏着眼于增长的结构性改革,金融市场的逆势上扬与实体经济严重脱节。一方面,量化宽松催生的股市虚假繁荣之下,美国企业债融资规模爆炸性增长,美国财政赤字升至新高。另一方面,经济短暂复苏的红利大部分流向富裕阶层,把底层人群甩在后面,美国的贫富差距继续拉大。根据美国芝加哥大学与圣母大学研究,自2020年6月以来,由于救济措施的失效,约有780万美国人陷入贫困,全国贫困率从9.3%上升到2020年11月的11.7%。总的来看,美国社会经济生活回归正轨十分依赖新冠疫苗产生效果,而这可能会迟至2021年年底。若拜登上台后,美联储继续印钞并增加支出,将导致金融市场混乱,恶化全球债务问题,使2021年的世界面临巨大风险。

  美国国内混乱加深势将波及海外。美国加速从全球战略收缩的同时,将释放地缘政治破坏力,加剧地区局势动荡。美国搅局全球治理,向盟国转移负担,将激化主导权之争。更有可能“绑架”国际合作和国际组织,把国际制度和体系变成对华竞争的战场。在当前美国例外主义情结抬头的背景下,民主党人能否克制对外投射力量和价值观的冲动,休养生息,避免陷入新的战争与冲突,也将攸关世界福祉。总的看,如果说美国制度危机凸显其霸权衰落,那么,霸权的相对衰落,则会削弱美国利用国际资源的能力,更使其无力安抚国内。拜登政府想要“弥合国家的分裂”,重建国际合作和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仍需付出大量努力。

  (作者:沈雅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350 字。

转载请注明: “美国风险”给世界带来更大不确定性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