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杜特尔特任期结束,他的女儿莎拉成了关注焦点,她会成为接班人吗

明年5月初,菲律宾将迎来总统选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将结束6年任期。在大选进入倒计时一年之际,杜特尔特的长女、42岁的现任达沃市市长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成为舆论焦点。尽管她本人尚未表露参选意向,但俨然已被视作热门人选。

“‘参选,莎拉,参选’,这句支持者们的口号,如今被印在海报、贴纸和日历上。”《日经新闻》在11日的报道中指出。近期民调显示,这位骑着摩托、拥有男子般干练气质的“女汉子”支持率遥遥领先,比排名第二的竞争对手高出一倍有余。莎拉能否创造历史,参选并成为自菲律宾独立以来第三位女总统,引发广泛关注。

“参选,莎拉,参选”

根据菲律宾宪法,大选每隔六年在五月的第二个星期一举行。总统以简单多数制选出,票数最多的候选人即使未达绝对多数仍成为候任菲律宾总统。任期为一届,不得连任。

上届大选于2016年举行,长期在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最大城市达沃担任市长的杜特尔特脱颖而出,以39%的支持率击败多位建制派候选人当选总统。上任以来,他对内重拳惩治犯罪,对外奉行独立外交政策,视中国为重要合作伙伴。

眼看杜特尔特总统任期还剩1年就将届满,继任者问题连日来受到各方关注。菲律宾民调机构“亚洲脉搏”2月22日至3月3日在菲全国范围内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在10多位潜在候选人中,莎拉以27%的支持率排名第一。

在莎拉之后,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之子小费迪南德·马科斯以13%的支持率排第二,马尼拉市长莫雷诺和参议员格蕾丝·傅以12%的支持率并列第三。另一名参议员、世界拳王帕奎奥以11%的支持率排行第四。现任副总统莱妮·罗布雷多以7%的支持率排行第五。

尽管莎拉的人气远超其他人,但她似乎无意于“女承父业”。今年1月她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坚称不会参选:“我不是扭捏作态,也不会在最后时刻参选……不是每个人都想做总统,我就是其中之一。”

同样在今年1月,总统杜特尔特也曾表示,女儿不会参加明年大选,理由是在他看来总统这活太累,不适合女性。不过,细心的人发现,杜特尔特口径前后不一。2017年他曾在一次晚宴上对记者说,他没法找到一个比莎拉更适合担任下一任总统的人选。

《日本时报》称,尽管莎拉尚无意竞逐总统,但这不妨碍她受到追捧。在这个1.08亿人口的群岛上,印有莎拉形象的海报、横幅、贴纸、T恤、日历纷纷出现,上面写着“参选,莎拉,参选。”

莎拉的粉丝们也为她造势。今年3月,500多辆摩托车组成的车队在宿务发起“让莎拉参选”的活动,试图鼓动杜特尔特让女儿参选。此外,海外数百万菲律宾人也不断传出希望莎拉参选的呼声,这一群体是杜特尔特的重要票仓。

政治分析人士、咨询和研究公司Novo Trends PH副总裁拉蒙·卡西普尔表示,种种迹象表明莎拉很可能会参选,与她父亲在2016年最后一刻宣布参选相似。“这是同一套战术。”卡西普尔说。

直脾气,接地气

虽然还不清楚莎拉是否会模仿父亲,在最后一刻参选,但谈及父女俩的相似之处,还真是不少。

从相貌上,莎拉的脸型、长相酷似父亲。加上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以及左腿霸气的文身,颇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被选为陆军预备役上校时,她曾以一身军装和平头示人。不少人调侃这身打扮让人看不出性别,但莎拉反说:“我感觉像个选美皇后,而不是士兵。”

和父亲一样,莎拉在进入政界之前也当过律师。她的丈夫是其律师伙伴。双方育有二子,并领养一名女孩。三个孩子在家中的昵称颇具特色——“黄貂鱼”“石鱼”和“小鲨鱼”。

在履职生涯上,莎拉也和父亲一样,有多年管理达沃市的经验。她于2007年至2010年任达沃市副市长,2010年至2013年任达沃市市长,成为该市历史上首位女市长。杜特尔特2016年开启总统任期后,莎拉第二次担任达沃市市长至今。

在性格上,外媒认为莎拉与老爹一样,耿直强硬,敢作敢为,很接地气。最为广泛报道的是莎拉拳打警长一事。

2011年,达沃市遭遇洪水等灾害,市长莎拉宣布全市进入灾难状态。当时许多百姓无家可归,当地一名警长却要强拆一处有争议的房屋,令莎拉非常生气。赶到现场后,莎拉挥拳打了这名警长。

莎拉还和杜特尔特一样,以强硬著称,甚至跟父亲也会据理力争。去年,一位参议员问她,为什么总统一再说害怕她,莎拉回答,“这只是他的想法,我一直支持他。”

除了“直脾气”的一面,莎拉也很接地气,据身边闺蜜透露,莎拉平日衣着朴素,对吃穿不讲究,比较率性,喜欢逛一些小店。一时兴起,还会拉着身边的工作人员跑到街上去文身。

在达沃市市区以及大小活动上,莎拉的出现总伴随着一群求合影的粉丝。网络上也有许多莎拉的崇拜者,他们围观她发布的有趣、反讽的帖子,赞赏这一“政坛潜力股”直抒胸臆的勇气。

“挺杜”与“倒杜”之争

如果莎拉参选并获胜,她将成为菲律宾自1898年独立以来第三位女总统,前两位分别是科拉松·阿基诺,以及格洛丽亚·马卡帕加尔·阿罗约。

舆论注意到,莎拉对华态度友好。去年2月,在中国忙于抗击新冠疫情时,西方媒体极尽造谣抹黑之能事。莎拉不但对西方媒体予以谴责,还与中国驻菲大使会面。她感谢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对达沃市发展的大力支持,愿为中方抗疫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但也有分析认为,莎拉与中国的关系不会像她父亲那样亲密。她曾对路透社表示,“在中美争端中,我们应该是旁观者。应该结交这两个国家之外的朋友。这样,即使其中一个不睬我们,我们还有9个朋友;如果中美都忘了我们,我们还有8个朋友。但如果8个朋友离开了我们,我们就会孤独。”

在菲律宾大选态势方面,有分析认为,2022年大选将决定菲律宾是否继续执行杜特尔特政府的现行政策。由于杜特尔特的独立外交政策令一部分力主发展美菲同盟关系的势力感到不满,“挺杜”与“倒杜”,或将成为大选的主线。

在潜在候选人中,除了莎拉,马科斯家族是杜特尔特的盟友,该家族在菲律宾北部具有巨大影响力。因此目前看来,杜特尔特的政治联盟暂时处于优势地位。然而,最近几年大选情况显示,早期领先并不能保证胜利。而且,“倒杜阵营”已经有所行动,一个名为“一个国家”的反对派阵营正被集结。

“亚洲脉搏”主席霍尔姆斯告诉《日经新闻》,眼下最能引起选民关切的议题包括疫情、接种、就业、犯罪和腐败。无论谁就任下届总统,国内经济和抗疫将成为头等大事——封城抗疫导致菲律宾经济去年萎缩9.6%,大规模疫苗推广和接种也未完成。这些都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编辑邮箱:[email protected]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朱瓅

来源:作者:张全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621 字。

转载请注明: 随着杜特尔特任期结束,他的女儿莎拉成了关注焦点,她会成为接班人吗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