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台前,特朗普 “甩卖”总统特赦

下台前,特朗普 “甩卖”总统特赦

1月19日,特朗普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天发布了约100项赦免和减刑命令,特赦对象形形色色。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综合编译 袁 野

“特赦市场”兴旺发达

不少人是第一次听说“总统卖特赦”这回事。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在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他意外发现了一个利润丰厚的市场——总统特赦。《华盛顿邮报》记者调查、采访了数十名游说者和律师,掌握的信息显示:总统和他的一些盟友显然深谙“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之理,笑纳了一些富有的罪犯或其同伙献上的好处,回报以宽大处理。

《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在其总统任期中向来“不走寻常路”,把特赦当成买卖虽然离谱,却一点儿也不令人意外。在美国政治传统中,赦免与减刑的目的是给予接受者应得的怜悯,特朗普却将之当成奖掖个人或政治盟友的手段。

受访的游说者和律师透露,当特朗普意识到自己无法挑战、推翻败选的结果,“特赦市场”就骤然兴旺起来。游说者布雷特·托尔曼曾是联邦检察官,他向白宫提供如何为赦免和减刑“定价”的建议,仅在最近几周,他就凭此赚到了“好几万美元”。《华盛顿邮报》称,托尔曼的“得意之作”包括争取到白宫宽恕阿肯色州一名前参议员的儿子、一家臭名昭著的毒品交易网站的创始人,以及曼哈顿一名曾在一起欺诈案中认罪的社交名流。

曾为特朗普担任私人律师的约翰·多德也是“市场”中的弄潮儿。他对罪犯们保证,能凭借自己与总统的亲密关系为他们争取赦免。从其中一名罪犯那里,他就赚了“数万美元”。多德建议他的客户多多利用特朗普对美国司法制度的不满。

一份协议副本显示,因为帮助非法泄露机密信息的中央情报局前官员约翰·基里亚库寻求赦免,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名前高级顾问获得了5万美元的报酬。基里亚库承诺,事成之后另有5万美元奉上。

基里亚库被告知,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道夫·朱利安尼也能帮他获得赦免,代价是200万美元。基里亚库拒绝了这一提议,但朱利安尼的律所合伙人将之举报给联邦调查局。朱利安尼对这一说法矢口否认。

特朗普因在国会大厦的骚乱前煽动支持者而面临弹劾。《华盛顿邮报》称,此后,共和党领导人也开始攻击他,特赦权成了这位总统最后的希望。他曾向助手们暗示,他意图采取非同寻常、史无前例的一招——宣布赦免自己。

《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还讨论过向自己的子女、女婿和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以及朱利安尼等人发布赦免令的可能性。

白宫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下台前,特朗普 “甩卖”总统特赦

1月15日,英国希思罗机场里的旅客。特朗普1月18日发布行政令,要求从1月26日起解除对欧洲大部分地区和巴西的旅行限制。拜登政府的白宫新闻秘书詹·普萨基表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恶化,取消国际旅行限制的时机尚未到来,拜登政府不打算解除这些限制,计划进一步加强有关国际旅行的公共卫生措施。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前无古人,但并不违法?

法律学者和一些专门替人争取赦免的律师对《华盛顿邮报》表示,他们对白宫的做法感到不寒而栗。

“这种教科书般的以权谋私、特权体制,将数以百计通过司法部的规则老老实实寻求赦免的普通人置于尴尬境地,赤裸裸地颠覆了长期以来使赦免流程尽可能公平的努力。”曾在美国司法部担任赦免程序审查官员的玛格丽特·拉夫对《华盛顿邮报》说。

美国《国会山报》称,白宫此举在美国堪称前无古人。最近的一次发生在克林顿政府任期的最后几个小时,当时,比尔·克林顿一口气颁布了170项赦免和减刑令,受惠者中包括他的哥哥罗杰·克林顿,后者在1985年因贩卖可卡因入狱。《国会山报》称,一些受惠者向克林顿总统的家人和同事支付了6位数的好处费。

克林顿此举引来了激烈的口诛笔伐。不过,他赦免的主要是已经过司法部数轮审查的赦免申请人。《国会山报》称,美国司法部每年都会收到几千份赦免或减刑申请,官员们依照程序从中甄别、审查最有资格获得宽大处理的人。

《华盛顿邮报》指出,并非每位总统都严格遵守这套程序,然而,谁也不像特朗普这样出圈儿。他在白宫建立了另外一套程序(库什纳在其中话语权颇重),依赖非正式的外部顾问网络,成员包括游说者托尔曼。这套新体制的唯一判断标准就是,申请人跟特朗普或其团队有无“关系”,有没有塞钱给那些有“关系”的人。

即便如此,特朗普似乎仍然不算违法。《纽约时报》称,这是因为美国并没有法律法规或其他约束性条文规范总统如何使用特赦权,也不禁止人们为此游说总统。虽然直接向总统支付报酬的行为违反贿赂法,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特朗普曾亲自“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白宫“特赦市场”的一些受益者三缄其口。

“刑事司法体系严重受损,存在严重缺陷。”1993年至2003年间在美国国会任职的前共和党参议员蒂姆·哈钦森对《华盛顿邮报》说。从去年年底开始,他至少向托尔曼支付了1万美元,用以游说白宫和国会赦免他的儿子杰里米·哈钦森,后者2019年在担任阿肯色州州议员期间被控受贿和税务欺诈,罪名成立。

哈钦森说,这1万美元只是用于游说,但他承认,托尔曼可能提供了“没有在公开说明中反映出来的法律服务”。依照美国法律,游说者须公开披露自己的所作所为。哈钦森对托尔曼的服务表示满意:“有很多人值得宽恕,我希望总统在给予宽恕方面有广泛的网络。”

托尔曼拒绝对此置评。白宫在一份声明中称赞托尔曼“帮助关系不那么密切的罪犯赢得了宽大处理”。没有公开记录表明他为此获得了报酬。1月15日,这位前检察官在推特上写道,他“代表了很多人,以求获得宽大处理。其中一些是付费客户,另有许多是无偿服务。我为我的团队仁慈的工作感到骄傲。”

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多德否认曾向任何人吹嘘自己有“通天”的本事,能为人争取特赦。特朗普的首席私人律师朱利安尼断然否认《华盛顿邮报》对相关事件的描述,他表示对自己或同事曾会见基里亚库的事没有印象,自己明确表示过,身为特朗普总统的代表,他不会为寻求特赦的任何人充当代理律师。

“这就像是利益冲突。”朱利安尼说,有人肯为特赦名额支付高额价码,此事他有所耳闻,“但我的钱已经够花了,我不会什么钱都要。”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418 字。

转载请注明: 下台前,特朗普 “甩卖”总统特赦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