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吊唁外交” 国外遇冷国内受质疑

日本政府“吊唁外交” 国外遇冷国内受质疑

  9月17日,日本东京,示威者举着标语牌抗议日本政府为被暗杀的前首相安倍晋三举行“国葬”的计划。视觉中国供图

  日本政府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一周后为前首相安倍晋三举行的“国葬”。按计划,参与“国葬”人数大约为6400人,将超过1967年日本前首相吉田茂的“国葬”规模。由于岸田文雄政府9月初追加了14.1亿日元的安保和国外来宾接待费用,整个“国葬”预算总额目前已高达16.6亿日元(约合8111万元人民币),远高于8月底公布的2.5亿日元。日本民间和在野党反对此次“国葬”计划的声浪不断高涨。

  “国葬”“县民葬”均引发争议

  日本共同社9月18日进行的全国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反对为安倍举行“国葬”的受访者占全体受访者的60.8%,超过赞成“国葬”受访者的38.5%。随着“国葬”日期临近,越来越多人站出来表达对“国葬”的反对意见。

  9月17日,有日本市民团体在东京银座高举标语,举行反对为安倍举行“国葬”的示威游行。9月19日,在东京都代代木公园,反对“国葬”的示威游行队伍规模进一步扩大,当天共有1.3万人参加。

  9月21日,一名抗议为安倍晋三举行“国葬”的男子在日本首相官邸附近自焚后被送往医院。日本媒体报道称,大多数日本人现在反对“国葬”,有人计划在“国葬”前以及当天举行抗议活动。

  考虑到日本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更多人选择通过网络发声。在日本社交平台上,反对安倍“国葬”的推文获得大量转发及评论,许多网友对通过内阁会议讨论决定“国葬”的方式表达质疑,“内阁会议能够决定任何事吗?”一度登上“热搜”。

  引发争议的不只是“国葬”,还有计划于10月15日在安倍老家山口县下关市举行的“县民葬”。

  据《东京新闻》报道,安倍“县民葬”由山口县政府、县议会和自民党山口县支部联合会等组成的葬礼委员会,以及安倍的家人共同筹备,预计届时将有国会议员和县市町等各方面人员约2000人出席。整个“县民葬”预计将花费6300万日元(约合308万元人民币),县政府财政承担一半,其余费用由自民党山口县支部联合会承担。

  山口县知事村冈嗣政9月13日解释称,之所以要为安倍举行“县民葬”,是因为“安倍首相是日本宪政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长期以来都很好地履行了首相责任重担。安倍对山口县政府的施政也给予了大力支持,在他的支持下,山口县制定了地域振兴对策,并推动了停滞多年的基础设施翻修改造”。但山口县民众对村冈嗣政的说辞并不认同。反对“县民葬”的市民团体事务局成员坂本史子表示,以地方自治法为挡箭牌、花费巨额税金为安倍举行“县民葬”令人无法接受。日本中央大学教授宫间纯一表示,“安倍首相并非山口县民众直接选出来的,现在要为他举行‘县民葬’,必须经过当地民众的同意。”

  在野党和民众为何反对安倍“国葬”

  7月8日安倍晋三遇袭身亡后,日本国内舆论发生了微妙变化:一开始民众普遍表示震惊、同情,后来通过凶手山上彻也的供述和对事件的进一步调查,牵扯出自民党众多国会议员与宗教团体原“统一教会”的关联。与安倍晋三生前联系密切的日本广播协会(NHK)前记者岩田明子近日在《文艺春秋》上刊文,回忆了其在安倍遇刺前一晚与安倍的通话内容,其中谈到了曾担任首相秘书的井上义行与原“统一教会”的关联问题,但安倍仅仅回应说“是吗,我并未怎么介入”,就匆匆结束了对话。

  国会议员与原“统一教会”的交集问题可能违反日本宪法规定的“政教分离”原则,因此引发了民众的质疑声浪,进而导致民众质疑是否要为安倍举行“国葬”。

  反对“国葬”的声音来自在野党、专家学者和普通民众3个群体。9月15日,日本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宣布,该党高层将缺席安倍的“国葬”。立宪民主党党首泉健太解释说:“政府并未事先向国会说明,这是缺乏对民众的坦诚。”与立宪民主党持相同立场的在野党,还有日本共产党、社民党和令和新选组。日本中央大学教授宫间纯一日前在电视节目中表示,“国葬”仪式是日本军国主义时期的遗留产物,战争期间关于国葬的法律依据《国葬法》已在日本战败后废除,此后再也没有制定相关法律,因此为安倍举行“国葬”没有法律依据。宫间纯一指出,国家仪式的设立与否、如何设立,都要在国会进行讨论,而不是随意决定。

  连日来不断上街抗议为安倍举行“国葬”的民众也表示,“国葬”浪费税金、“与己无关”,而且,安倍执政期间存在诸多争议和丑闻,需要对其政治贡献进行综合评价。

  “吊唁外交”计划外部遇冷

  安倍遇袭身亡的消息一度震惊世界政坛,约260个国家、地区和机构向日本政府发来1700多条唁电。有分析认为,这是促使首相岸田文雄决定为安倍举行“国葬”的重要原因之一——他想通过邀请各国政要出席葬礼实施“吊唁外交”。岸田文雄本人也曾表示,将竭力通过安倍“国葬”取得“外交成果”。

  然而,近来日本国内外出现的各种事态,冲淡了“国葬”的氛围,让岸田政府的“吊唁外交”遭遇了一股股寒流。

  一方面,原“统一教会”问题在日本国内持续发酵,已成为岸田执政的一颗“不定时炸弹”,处理不好可能动摇执政根基。日本共同社9月17日、18日进行的民调显示,岸田内阁支持率降至40.2%,较上个月骤跌13.9个百分点,创去年10月上台以来的新低;内阁不支持率达到岸田就任以来最高的46.5%,首次超过支持率。调查结果还显示,执意为安倍举行“国葬”和原“统一教会”问题,是岸田内阁支持率骤降的两大主因。

  另一方面,英国女王离世和随之举办的葬礼,吸引了全球民众的关注,加上日本国内围绕安倍“国葬”的争议越来越大,很多原本有意参加安倍“国葬”的外国政要打起了退堂鼓。公开报道显示,美国总统拜登、法国总统马克龙、俄罗斯总统普京、德国前总理默克尔等,均已表示不会赴日出席安倍“国葬”仪式。

  安倍“国葬”9月27日将如期在日本武道馆举行。有分析人士认为,岸田内阁试图通过“吊唁外交”提振低迷的支持率,避免进一步滑至“危险水域”,将成为关注焦点。

  继续考验警方安保工作

  受到关注的,还有“国葬”期间的安保工作。安倍遇袭身亡后,相关安保安排备受诟病,已导致日本警察系统多名官员引咎辞职。考虑到日本当前的安全形势和“国葬”期间的国外吊唁代表团数量,日本政府计划动用的安保力量可能大大超过1967年吉田茂的“国葬”。

  安倍枪击事件的发生,让日本警察安保系统不得不接受普通人也能通过网购自制枪支这一事实。为此,日本警察厅8月制定了新的《警护要则》。此次“国葬”的安保工作,将成为新版《警护要则》的首次大规模实践。

  据共同社报道,8月26日,东京警视厅召开了安倍“国葬”安保准备会议,警视总监大石吉彦在会上表示:“希望大家忘记过去的所有成功,从头开始采取对策。”日本警察厅9月13日召开警备对策推进室会议,警察厅长官露木康浩训示:“各位要赌上警察的名誉,全员团结一致,完成安保工作。”

  随着“国葬”仪式日期临近,日本安保警察已经如临大敌,火车站、地铁站等关键场所附近,随处可见带着警犬勘查储物柜的警察。可以想见,在“国葬”仪式结束之前,这种紧张气氛会一直持续下去。

  本报东京9月21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驻日本记者 贾沂蒙 来源:中国青年报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954 字。

转载请注明: 日本政府“吊唁外交” 国外遇冷国内受质疑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