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时代谢幕,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拜登第一通电话,跨大西洋关系越来越冷

当地时间9月26日,德国迎来联邦议院大选。连任四届总理的默克尔不再参选,一位新的总理将在新联合政府形成后接她的班。从今日起,默克尔的16年执政正式进入倒计时。

在她的时代谢幕之际,这位欧洲政坛的“台柱”式领导人留下了什么“政治遗产”?

默克尔时代谢幕,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拜登第一通电话,跨大西洋关系越来越冷

↑2020年12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参加欧盟峰会会议。

拜登上任第一通电话就要打给她,却被她拒了…

据外媒报道,今年1月,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决定将其第一通致电外国领导人的电话打给默克尔。这无疑是具有重大象征性的动作,表示美国在特朗普时代之后,美、德这对跨大西洋关系开始回归正常化。

不曾想,默克尔直接拒绝了。她有什么更重大的公务、不得已的理由吗?并不是。拜登约的是周五下午。而默克尔那时将在自己位于柏林附近的乡间村舍里。那是她过周末,照料蔬菜园和沿湖散步的地方。

默克尔的幕僚们提醒道,一旦她拒绝,拜登就不得不先跟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通话。但默克尔仍然觉得,这通电话并没有什么象征性意义,仍决定另约时间。最终,两人约在了下一个周一,即默克尔过完周末、回去上班的时候才进行。

默克尔时代谢幕,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拜登第一通电话,跨大西洋关系越来越冷

↑2021年7月,默克尔与拜登在白宫。

默克尔对“这第一通电话”的不在意其实正符合当前的现实状况——柏林和华盛顿的跨大西洋关系的冷却,欧洲和美国关系的冷却。

2005年,默克尔第一次当选总理的时候,她还是个异常坚定的美国盟友。在她行将离任之际,已经亲历了世界政治舞台上的十六载风云变幻,同4位美国总统打过交道。这期间,美国变得更“独”了,其外交政策也转向了亚洲。与此同时,中国在全球崛起。而默克尔的想法和做法也随着时光变换。

特朗普让默克尔“幻想”破灭,拜登“补一刀”

默克尔在东德长大,早年间对西方世界都曾有种年轻的向往。当她还是一名年轻的科学家时,她曾发誓退休的时候要移民到西方国家,要在全美旅行。不曾想,柏林墙在1989年倒下。而她的第一次出国旅行就去了美国加州。

默克尔在加州之行后很快就进入了德国政界,两年后成为部长,并在2000年被选为保守派领导人。

在小布什的第二个任期内,默克尔成了德国总理,并与小布什发展了一份持续至今的密切友谊。当年,她也是屈指可数的支持小布什入侵伊拉克的欧洲重要领导人。然而,随着时光流转,华盛顿长期损害盟友利益来追寻自身利益,这让默克尔越来越不耐烦了。

默克尔时代谢幕,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拜登第一通电话,跨大西洋关系越来越冷

↑默克尔与小布什。

这种质疑在奥巴马任内继续增长。默克尔的幕僚们称,她一开始觉得奥巴马是个不稳定的、话多的、爱干预的伙伴。2013年外媒还曝光了一件不愉快的事,包括默克尔在内的多位国家领导人的手机被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窃听了。到了奥巴马第二个任期的末期,两人的关系有所提升。但奥巴马一再批评德国的财政政策,导致了美国和德国之间产生隔阂。

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德关系掉到了谷底。特朗普对北约的质疑、对欧洲盟友的攻击,破坏了默克尔对跨大西洋关系的信心。对默克尔来说,这意味着欧洲越来越需要在经济、外交和军事上的独立。

2017年,默克尔在一个讲话中表示:“我们能依靠其他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欧洲人必须把命运掌控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到了2019年,默克尔已经完全放弃了同特朗普修复关系的希望。那年,默克尔在哈佛大学的一个演讲上大力抨击贸易壁垒和谎言,被普遍认为是对特朗普的谴责。

默克尔时代谢幕,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拜登第一通电话,跨大西洋关系越来越冷

2018年,默克尔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白宫。

今年1月,美国国会山暴乱进一步加强了默克尔的这种想法。默克尔的幕僚们在采访中称:“我们如何能在全球秩序上依靠美国,他们连自家的民主都支撑不住了。”

拜登上台后,带来美德关系回归的希望。但据默克尔的两位幕僚称,这种希望在美国的阿富汗撤离行动中消散了。德国是北约在阿富汗最大的军事力量之一,默克尔还不得不一再投入政治资本,确保德国议会批准政府在阿富汗的军事任务。然而,美军没有知会柏林方面,就抛弃了一个对德军撤离非常重要的空军基地。这让默克尔吃了一惊。

默克尔时代谢幕,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拜登第一通电话,跨大西洋关系越来越冷

↑默克尔会见参与喀布尔撤离的德军人员。

任内13次访华 默克尔:中国崛起是一种必然

外媒称,当德国同美国的关系日渐转变的时候,默克尔对中国越来越感兴趣。她在任期间造访中国13次,超过了西方所有的主要国家领导人。2010年,她还在中国过了生日。据其前外交政策顾问克里斯托弗·霍斯根(Christoph Heusgen)称,默克尔还研究中国的历史、政治和经济。据其幕僚们称,默克尔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一种必然。

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默克尔对中国的兴趣也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的这一角色。中国是德国最大的海外市场。大众汽车公司一半的销售都在中国市场。很多德国制造商在中国市场卖出的产品超过了其他所有市场,也超过了德国国内市场。

默克尔时代谢幕,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拜登第一通电话,跨大西洋关系越来越冷

2019年,默克尔在中国参观一个德国汽车供应商的工厂。

2019年,默克尔最近一次造访中国后告诉助手们,中国的政府治理和经济管理都在变得更有效率。而与之对照的是,欧洲和美国受到极化和官僚主义惯性制约。她最近还告诉幕僚们称,西方选举制度也倾向于“产出”质量不断下降的领导人。

2019年,默克尔在慕尼黑安全政策论坛上就分享过这些观点。而拜登当时就坐在观众席中,正准备宣布参加美国大选。

默克尔当时说道:“中国有13亿人口,要(比德国)庞大得多。我们可以尽最大可能地努力、做得很棒、超级厉害,但是中国一旦决定不想再跟德国保持良好关系,我们作为一个有着8000万人口的国家,就没办法赢。”

也正是基于这一理由,默克尔认为,美国遏制中国的努力终将失败。

2020年,美国派人前往欧洲,半威胁半承诺地试图说服欧洲国家不使用华为的设备和技术。这个行动基本被无视了,德国允许网络运营商使用华为设备。默克尔的一位高级顾问在采访中称,总理自己的手机被美国情报部门监听了多年,她不怕所谓的“监听”。

联手法国,寻求欧洲的独立自主

默克尔的“遗产”还包括试图建立一个更为独立的欧洲。而其努力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重建德国和法国的友谊。

默克尔时代谢幕,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拜登第一通电话,跨大西洋关系越来越冷

↑2021年2月,默克尔与马克龙共同主持“德法国防和安全委员会”线上会议。

德国和法国一开始就是欧盟创立的重要驱动力,也是拉动欧盟发展的两驾马车。但是,近几十年来,德国经济持续发展,而法国陷入停滞。由于两国在欧元和欧元区的未来进展上存在长期的分歧,而且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越来越明显,从2012年起德法关系被普遍认为陷入停滞。

在马克龙上台、默克尔2018年再次当选后,当时有分析认为这可能会使法德关系有所好转。而随着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政府以来对美欧关系的影响,也助推两国关系重回欧洲的中心。2019年初,两国领导人签署“新版《爱丽舍条约》”,为两国关系中增加新内容,例如双方承诺打造一个“规则统一的德法共同经济区”,同意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研究领域加强合作。

法国在华盛顿也长期受挫,还在上周因澳大利亚核潜艇协议而爆发了一场,甚至为此召回外交官。尽管美法两国很快“修好”,但法国也跟德国一样,已经认识到依靠美国的时代结束了,同样在思考欧洲如何才能实现独立的问题。

而默克尔早就开始用德法联盟来对抗华盛顿的意志。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

编辑 张寻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850 字。

转载请注明: 默克尔时代谢幕,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拜登第一通电话,跨大西洋关系越来越冷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