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长江协助巡护队|上海市渔政协助巡护队:守护万里长江入海口的鲟踪豚迹

极目新闻记者 赵贝

【编者按】

他们用脚步丈量长江,用汗水甚至生命,守护着长江。不分寒暑,无论昼夜,他们乘风破浪的地方,正是他们最深情的守望。

据农业农村部长江办最新统计数据,全长江流域已经建立起470余支协助巡护队伍,协助巡护员人数超过1.7万人。他们已成为渔政工作的一支重要协助力量,对于长江“十年禁渔”持续推进有着重要意义。

今年,由农业农村部长江办主办、长江生态保护基金会和极目新闻承办的“优秀长江协助巡护员”年度评选已正式启动。这个盛夏,极目新闻派出多路记者,分赴长江流域15个省市深入采访,从长江源头到长江入海口,从长江干流到两湖与汉江,寻访长江协助巡护队员的工作现场,记录他们守护母亲河的行动与心声。

——————

寻找最美长江协助巡护队|上海市渔政协助巡护队:守护万里长江入海口的鲟踪豚迹
上海市鲟踪豚迹巡护队

从长江头到长江尾,从青藏高原到东海之滨,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里长江,奔流到海,在上海崇明岛走完最后一程。

长江流域“十年禁渔”也在入海口验收成果,上海市有两支特殊的协助巡护队,一支是由水生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中心组建了以长江口中华鲟、长江江豚为代表的水生生物保护巡护队伍,一支是上海市农业农村委员会长江护渔队,他们一起守护着长江禁捕的“最后一公里”。

寻找最美长江协助巡护队|上海市渔政协助巡护队:守护万里长江入海口的鲟踪豚迹
无人机巡视

20名巡护员9个退捕渔民

“巡护队队员共20名,其中包含9名退捕渔民,承担长江江豚观测、栖息地巡查、监测巡护船驾驶及监测网布设等工作。”上海这支协助巡护队全名叫上海市鲟踪豚迹巡护队,队长吴建辉介绍,它不同于长江流域大部分巡护队,它是由科研机构牵头组建,其余11名队员为上海市水生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中心的科研工作者,承担巡护管理、野外调查、公益宣教、科研服务等工作,为长江口禁捕工作及水生生物保护提供技术支撑和协助服务。

“这9名退捕渔民,在长江江豚监测与保护、中华鲟资源状况调查工作中,发挥了特殊的作用,他们对水域环境熟悉,对渔业资源分布情况了解。”吴建辉说,他们长期参与巡护工作,全年进行各项出航任务百余次,对维护生态环境、栖息地巡查、监测网布设等工作提供了巨大帮助。

上海市鲟踪豚迹巡护队队员谢世潮是江苏扬州的退捕渔民,在长江口从事刀鲚、鳗苗、蟹苗捕捞生产30多年,2015年参与长江口中华鲟监测、渔业资源调查等工作。2019年,中国近海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捕以来,谢世潮退捕转型,专职从事水生保护工作,具有熟练的驾船、布网、调查和抢救专业技能。

“中华鲟是洄游类鱼类,只在产卵的时候游回长江,产卵后再游回海里,这意味着长江口的中华鲟巡护至关重要,直接关系到它的繁衍生息。”谢世潮虽是协助巡护员,但他对长江口巡护的意义却异常深刻。

“我们的巡护范围主要以长江口为主,包含中华鲟保护区、长江刀鲚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东风西沙长江江豚聚居活动区等水生生物重要栖息地,这都是长江禁捕‘最后一公里’的水域。”谢世潮说,他们的巡护内容也和长江流域大部分协助巡护队不一样,除了制止非法捕捞,还承担了重要栖息地巡查观测、长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效果评估分析、野生动物救护抢救、长江大保护及禁捕科普宣教等工作。

寻找最美长江协助巡护队|上海市渔政协助巡护队:守护万里长江入海口的鲟踪豚迹
定点观测长江江豚

守住长江口,就是守护禁渔“最后一公里”

长江十年禁渔是项“系统工程”,仅靠科研机构是远远不够的。上海市农委执法总队长江禁捕执法工作专班,通过租用本市海洋渔船作为执法辅助船,严密监控非法捕捞高发水域,发挥驻守警戒、网具清理和情报收集的功能,弥补渔政执法船的数量不足以及清除浅滩违规网具的能力短板,显著提升了渔业执法的能力和效率。

上海市民张荣退休以后,申请加入上海农委执法总队长江护渔队,成为一名协助巡护员,再次干起“护渔”工作,让他倍感充实。他说:“我是沪崇渔12001船的船长,对长江有特殊的感情,再次下水护渔,我只是希望自己退而不休,继续为保护长江贡献力量。”

长江实施全面禁捕以来,张荣以船为家,长期坚守在禁捕执法一线,沪崇渔12001船就是他水上的“家”。

“他总守在水上第一线,与渔政执法船组成编船,冲在最前面,克服工作强度高、驻守时间长、江海风浪大等困难,长期坚守在长江南槽航道、九段沙南沿、长江口禁捕管理区等重点水域,做好水域警戒和瞭望。”该巡护队负责人介绍,2021年,张荣共驾驶船舶开展巡逻172天,航时555.5小时,航程5180公里。

除了以船为家,他还以船为盾,成为上海市禁捕管理防线的一环。在上海市长江口水域禁捕管理专项行动以及海洋伏季休渔期间,张荣驾驶沪崇渔12001船在重点水域、非法捕捞易发水域实行严密监控,时刻掌握各类船舶和人员动态,对于发现涉渔违法行为立即上报,搜集现场证据并配合执法人员现场处置,协助违规船舶查扣工作。

万里长江奔流至入海口,近海的违规网具和长江里的并无太大区别。张荣利用自己渔船吃水浅的优势和专用起网机械设备,对长江中的违规网具“发现一顶,清理取缔一顶”,2021年,共协助长江禁捕执法专班清理违规网具194顶、老根620个、浮子6个,其中清理网具量占长江禁捕执法工作专班全年清理网具总量的25.4%,充当了长江禁渔违规网具清理取缔的主力军。

寻找最美长江协助巡护队|上海市渔政协助巡护队:守护万里长江入海口的鲟踪豚迹
救护中华鲟

“软硬兼施”,禁捕巡护丰富灵活

上海市长江口水域江海交汇、省市交界,水域面积广,周边港口多。2020年,长江上海段率先完成退捕工作,提前实施全面禁捕。为了做好长江周边重要水域非法网具整治和管理工作,上海市农委执法总队一方面加强水域巡航执法检查,开展联勤联动执法;另一方面积极招募社会群众力量,解决案件发现、快速处置最后“一公里”难题。

姚国良就是一名热心群众,他退休后成为上海市农委执法总队长江护渔队队员的一名协助巡护员,和张荣不同的是,他的巡护范围主要是黄浦江沿岸。

“退休前,我并不经常‘下水’执法,主要从事农业管理工作,对一些非法捕捞的行为特点有一定了解,退休后,我觉得自己的知识和技能不能浪费了,于是就加入协助巡护队,主要在黄浦江巡逻,同时配合执法船艇在陆上巡查,对于轻微的违规现象做到及时处置,对符合行政处罚的,通知执法部门进行处置,配合做好现场证据固定和收集。”2021年,他共计参与相关水域巡查20余次。

姚国良还是一位具有丰富水下拆除网具工作经验的护渔队员。在日常协助执法工作中,他对沿岸滩涂、渔政船无法靠近的水域出现的非法捕捞网具都能及时清除,彻底打消非法捕捞人员的侥幸心理。2021年,姚国良共协助清理、拆除、取缔收缴地笼网1256条、插网6600米、丝网470米。

“黄浦江沿岸的有些地方,附近村民从小就有用地笼网捕鱼的习惯,禁捕要靠严格执法的‘硬来’,也要靠宣传教育的‘软招’。”姚国良说,改变人们的习惯需要很长时间,也需要更丰富灵活的办法,每次巡护过程中,他都会向沿岸村民发放“长江禁渔”宣传海报,还把《长江保护法》宣传海报张贴到村委会、居委会、农贸市场、菜市场等,如今已发出去500多份海报,巡护区域内的所有村委会和农贸市场都贴了普法海报。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787 字。

转载请注明: 寻找最美长江协助巡护队|上海市渔政协助巡护队:守护万里长江入海口的鲟踪豚迹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