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河日夜流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胡志中


  这是一条牵动人心的特殊铁路,它24小时不间断运营,平均每12分钟就开出一列满载煤炭的万吨大列,如同一条奔流的煤河,日夜不息,为全国20多个省份送去光明和温暖。它就是大秦铁路,中国首条双线电气化重载运煤专线。

  1月13日,雁北大同,冬雪飘零,滴水成冰。中青报记者在此登上大秦铁路73015次2万吨重载列车,沿着千里大秦线,一路穿越风雪,深入燕山山脉,直奔渤海之滨。

  入冬以来,为保障国家能源供给,在煤都大同和秦皇岛港之间653公里的铁轨上,每天有近百对这样的火车呼啸而过,创世界单条线路重载列车发运密度之最。

  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尽管疫情肆虐,大秦线年运量仍然达到3.97亿吨。有人测算,大秦线上耽误一分钟,就会少运1000吨煤炭。


  一分钟也耽误不得


  上午8时左右,在大秦铁路龙头车站,湖东站二场,已有数十列重载列车集结待命。

  “73105,湖东二场,20道发车,司机明白!” 经过一系列手指口述的检查工作,37岁的重载列车主控司机王楠端坐驾驶室,向前直伸手臂,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指向前方:“绿灯,正线通过!”

  9时14分,随着指令发出,这列长达2.6公里,拉有210节车厢、近2万吨煤的重载列车缓缓开动了。

  王楠驾驶的这趟列车由210节C80车皮和两台“和谐D1”机车组成,另外一个机车挂在正中间部位,也就是105节车皮后,整车操控由主控司机一人实施,通过LOCOTROL技术同步遥控后车,启动、制动、缓解等所有动作前后机车同步运行。

  整车配备3名司机1名副司机,前后车各两名,实行3小时轮休制。整列火车的运行始终只有一个人来操作,前车司机轮流操作,后车司机的职责只是监控仪表并报告情况给前车司机。

  “能源保供,一分钟也耽误不得。”王楠介绍,目前大秦线有600多名2万吨重载司机保持着平均一个月出乘9次的频率。  

煤河日夜流

王楠驾驶73015次重载列车行驶在大秦线上。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胡志中/摄

  这些煤装自晋能控股集团塔山煤矿。

  出发前一天,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塔山煤矿装车现场看到,装车站被数公里长的列车包围,其线条呈“灯泡”状,火车从“灯泡”的一边驶入,绕半圆形的铁路线调头装车,然后再从另一边驶出。

  正在值班的韩家岭站站长彭雁治说,塔山煤矿采用自动化装车系统,2万吨煤装车用时4小时左右。据了解,近年来该矿持续推进的智能化建设,夯实了这座千万吨级智能化矿井的安全保供基础。

  这里也是许多省份的电力来源之一。电煤从煤矿经过洗选,蒸腾着水汽,装运上大秦线。一天之内,这些煤炭将运达700多公里外的秦皇岛港。

  “我们每天发运煤炭130万吨左右。”湖东站站长林建民说,按照318克动力煤发一度电计算,大秦铁路每天发运的煤炭量发电可超过40亿度。


  653公里处处危机四伏


  “呜——”行车过程中,对面轨道,每隔10多分钟便有一趟从秦皇岛返回的空载列车,双方鸣笛示警。

  在桑干河畔、燕山腹地,37岁的王楠驾驭着这条钢铁“巨龙”穿山越岭已有13年,安全行驶60万公里,是湖东机务段600多名火车司机中的佼佼者。然而作为一名年轻的“老司机”,他始终认为,“这653公里处处危机四伏”。

  大秦铁路东西海拔落差1000米,在这种复杂路况下,驾驶长达2.6公里的重列,不同于一般列车。因车身太长,山中游走间扭出三四条曲线、七八个起伏,车头和车尾的高度落差最大超过10层楼高。

  “2万吨列车目前只能人工调速,考验的就是司机的水平。”王楠介绍,行驶中,有时列车前一部分已经开始吃力爬坡了,后一部分却还在快速下坡,出现情势对调,操作稍有不慎,不是挤压脱轨就是挂钩崩断酿成事故。

  除此之外,司机还须关注一个常人想象不到的细节,整列车在完全拉伸和完全收缩状态下,车厢间的挂钩也会出现间隙变化,整列车算下来伸缩变化长达31.5米,如果运行不平稳,其惯性也会导致挤压脱轨等事故。

  10点53分,列车通过化稍营站,王楠更为专注起来,这里有大秦线上最具挑战性的两个路段:化稍营至涿鹿段和延庆北至茶坞段。这两个总长83公里的大坡路段,落差每公里达12米。

  

煤河日夜流

火车跨越沙城东特大桥。张炯/摄

  其间,列车常常需要带着闸运行,受车重、地势影响,即便拉着闸,车速仍时常不降反升。

  “虽然我们有300多项标准化操作流程,但实际情况远比这个更复杂。”王楠介绍,行车中,列车受力冲动是固有特性,不可避免。尤其天气、地势、车长稍有变化,都会产生显著影响,制动时间、地点也须调整。一个好司机要努力做到人车合一、“稳”字当头。


  守护“大秦”,为的是万家灯火


  在越织越密的中国铁路网中,大秦铁路有点另类。明明是万吨大列,却只有4人乘车;明明运的是煤,但最终将转化为电,保障能源供给。

  “守护‘大秦’,为的是万家灯火。” 王楠说,这是不少重载列车司机的共识。30多年里,大秦线重载列车越开越多、越开越重,而重载铁路司机的青年后备人才也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90后的身影。

  在不断攻关中,大秦铁路形成了一整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重载运输技术体系。其年运量也从最初的2000多万吨增至上亿吨,2005年突破2亿吨,2007年突破3亿吨,然后是4亿吨,最高纪录达到4.51亿吨。

  如今的大秦线,还是一条“绿色运输线”,列车在出发前,车厢的煤堆会被喷上抑尘剂,如“发胶”一般起到定型作用,煤尘不会逸散。

  20点49分,列车顺利抵达秦皇岛柳村南站。

  

煤河日夜流

秦皇岛港煤场待发的煤炭。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胡志中/摄

  210节车厢被依次拖入翻车机房,硕大的翻煤机一次能够在不解体列车的情况下,同时翻转三节车厢,满载的煤先翻在篦子上,均匀漏在皮带上,再传输到秦皇岛港煤场码头。

  暂时完成任务的王楠,终于能松口气了,他将在铁路宿舍休息一晚,之后驾驶空车返回湖东机务段。

  1月14日,在大秦线终点秦皇岛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看到,运抵的煤像一座座山包,矗立在码头煤堆场,超长的皮带运输机再将煤运至泊位附近,并经由装船机送上巨轮。

  海面辽阔,一艘艘运煤船整装待发。

  王楠说,在火车司机心里,早已淡化了春节团圆的想法。按照既定计划,今年的大年夜,他和在客运段工作的妻子,都将继续添乘、值乘在铁路线上,这将是他们连续第6年在岗位上过年。

  每逢春节,在无数个行车的夜里,大秦线道路两旁村庄总能看到燃放的烟花,王楠也会心生触动,但他不敢也无暇分神,只能专注地盯着下一个信号灯。

  这对青年夫妻内心最大的亏欠,就是儿子和老人,而王楠给孩子送给最多的玩具,则是大秦重载列车的模型,“各种型号的车都买全了,他很喜欢,总自豪地跟人说我爸是开重载大列的。”

  次日,王楠等又登上了返程的重载列车,回去修整一天后,他们将再一次出发。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766 字。

转载请注明: 煤河日夜流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