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违建“生存”了30年,长寿城管耗时一年啃下这块拆违“硬骨头”

面积有近200平方米的二层建筑,恰逢地块征收,存量违建沦为孤房,在住人员何去何从?日前,普陀区长寿城管中队以“软执法”,啃下了这块拆违“硬骨头”,用去了一年的时间。

一处违建“生存”了30年,长寿城管耗时一年啃下这块拆违“硬骨头”

征收地块的无证孤房

位于长寿路街道的东新村征收项目已进入收尾阶段,地块内的绝大多数房屋均已拆为平地,独有一栋二层建筑孤立在此。

据了解,此处房屋系L某于1992年外地返沪后,为了居住,自己找空地搭建而成的。30年间,L某为改善自己和家人的居住水平,多次对房屋进行修缮,最终将其扩建达200平方米。

一处违建“生存”了30年,长寿城管耗时一年啃下这块拆违“硬骨头”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该房屋被保留、缓拆,直至所在的东新村地块开始征收、周围的房屋陆续拆除,这栋无证建筑还是“钉”在了征收地块上。

至关定性的临时门牌

2021年3月起,城管队员就多次上门告知L某,地块征收启动后,无证建筑将被依法拆除。L某却坚持以房屋有“临时门牌”为由,拒不认可房屋是违建,不愿配合拆违,并要求政府按征收标准给他“分房子”。

对此,城管中队高度重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在L某未能出示有效文件证明房屋合法性的情况下,城管队员鼓励当事人前往房管、档案等部门查找与该房屋建设相关的历史资料。

同时,城管队员则多次赴公安、房管等部门,希望找到与该地址房屋相关的产权信息、规划许可或其他行政审批文件,却都调查无果。

城管队员经向属地派出所核实,早在2010年前后,派出所曾统一制发了一批临时门牌,用于多处沿街商铺或独栋房屋,旨在方面对辖区的日常管理,无关于房屋的“身份认定”,更不能证明房屋的合法性。

至此,城管中队经调查确定,L某擅自搭建的二层房屋属于无证建筑,依法应当整改拆除。

一处违建“生存”了30年,长寿城管耗时一年啃下这块拆违“硬骨头”

针对当事人要求征收补偿、拒不配合拆违的态度,城管队员依程序向其出具法律文书,并明确告知后续或将依法对该处房屋进行强制拆除。

“高龄违建”被拆为平地

虽然启动了执法程序,但城管中队的为民工作从未中断。城管队员仍旧经常上门开展拆违相关的普法教育,并会同区整治办、街道服务办等部门工作人员,以及专业律师,一起向L某解读法规政策、阐明违法后果,明确政策红线与法律底线。

从初春到深秋,经过城管等多部门的宣教,L某的思想态度发生了转变,认可了自建房屋的违法性。城管队员也关注到,L某担心拆违后全家住房没有保障。

对此,城管队员结合L某家庭的户口在沪、本市他处有房,已享受廉租房等实际情况,提请街道相关部门探寻其他符合条件的帮扶政策,以协助解决L某家庭的居住困难。

经过一次次上门、一遍遍交谈后,L某家庭得到了更完善的生活保障,同意配合拆除违建。

一处违建“生存”了30年,长寿城管耗时一年啃下这块拆违“硬骨头”

前不久,在L某找到合适房源搬离“小孤楼”之后,城管中队联系专业第三方,对该处建筑予以拆除。至此,这栋有着长达30年历史的“高龄违建”终被拆为平地。

新民眼工作室

作者 | 江跃中

编辑 | 顾莹颖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121 字。

转载请注明: 一处违建“生存”了30年,长寿城管耗时一年啃下这块拆违“硬骨头”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