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领导人会晤,“其乐融融”难掩分歧重重

作者 | 老度

美德领导人会晤,“其乐融融”难掩分歧重重

▲当地时间7月1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美国总统拜登主持联合记者会。图源:国会山报

当地时间7月1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到访美国首都华盛顿,并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会谈。这是默克尔作为德国总理对华盛顿的第23次访问。由于她将不再参加今年的德国大选,这很可能是她任内最后一次访美。

根据白宫官员的说法,双方讨论了包括美德关系、气候变化、新冠疫苗、与中俄的关系等议题。不过,《纽约时报》等美媒对此次访问的评价并不积极。报道认为,双方领导人看似友好的会面无法掩盖两国“最严重的分歧”。

默克尔的告别之旅

在《华盛顿邮报》看来,美方此次接待默克尔的规格相当高。据报道,7月15日,默克尔先是在华盛顿西北部的海军天文台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共进早餐,随后又前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接受该校授予的荣誉博士头衔。默克尔与拜登在白宫椭圆办公室进行了一对一的会晤,并举行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在会谈中,默克尔多次称呼拜登为“亲爱的乔”,拜登则称默克尔“不仅是他个人的朋友,也是美国的朋友”,他将会十分想念默克尔。

不过,在《纽约时报》看来,默克尔此次访问的个人成果似乎高于政策成果。尽管两人的友谊可以追溯至拜登担任参议员时期,但“友好也不能掩盖一个事实,即两位领导人都没能扭转他们最严重的分歧所在”。

在默克尔执政16年的时间里,她先后与四位美国总统“交手”。有媒体称,默克尔与美国总统的关系也是美德关系的缩影。默克尔2005年从前任总理施罗德那里继承了一段冷淡的美德关系。在德国与奥巴马时期的美国经历了一段看似“其乐融融”的关系后,特朗普时期两国关系跌至战后的“冰点”,特朗普曾经公开指责德国在贸易和北约共同防务支出上的“失职”,甚至在电话中侮辱默克尔“愚蠢”。

德国N-TV电视台认为,在经历特朗普时代的“艰难岁月”后,德美关系有了显著改善。一位德国高级官员指出,会谈的基调再次恢复,美德会又像伙伴一样讨论相关问题,但就实质性问题而言,很明显,美国不会改变那些关键政策。

难以“步调一致”

造价110亿美元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无疑是当下横亘在德美两国之间最大的麻烦。过去多年,美国一直试图通过政治干预和经济制裁等手段,阻挠这条直接连接俄罗斯与德国的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建设工作。德国媒体曾经指出,美国力图阻扰德国和俄罗斯的经济交往,完全出于政治目的。尽管拜登此前已经豁免了针对该项目的一些制裁措施,但在此次美德领导人会晤中,他仍向默克尔表达了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担忧,而默克尔认为,美国和德国“对这个项目所涉及的内容有不同评估”。

德美之间的另一个巨大分歧,则是在对待与中国的关系上。默克尔主张对华采取更加合作的态度,拜登则更强调对华的对抗性态度。彭博社的报道称,“虽然默克尔与拜登的关系要比特朗普融洽得多,但是拜登热情好客的做法也掩盖不了他通过拉拢盟友与俄罗斯和中国斗争的心思。”不过,德国显然不会被轻易被绑上“反华战车”。今年6月在英国召开的北约峰会上,默克尔就明确表示,“中国在很多问题上都是我们的对手,但在很多方面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德国之声援引《曼海姆晨报》的评论称,默克尔看待对华关系的角度和拜登有着很大的不同。德国总理想要竭力避免“冷战2.0”。

在其他重大问题上,实际上双方也没有达成他们表面上表现出的“默契”。默克尔一直十分关心拜登是否会取消自2020年3月以来欧洲人进入美国的旅行禁令,但是她并没有在此次会谈中得到任何希望的答案,拜登仅仅向记者表示,他将在“未来几天”做出回答。拜登和默克尔还讨论了世界贸易组织关于放弃疫苗专利保护的提议。拜登表示支持放弃疫苗的专利保护,以允许印度等国家自行生产,而默克尔和欧洲的一些国家则认为豁免无效。

深层次矛盾难调和

尽管拜登上任后一再对欧洲采取拉拢之策,但是不少德国人仍然对特朗普时期的美德关系“心有余悸”。根据美国马歇尔基金会(GMF)和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两家智库今年6月联合发布的一份民调显示,抗疫无能造成60多万美国人死亡后,美国作为“国际领导者”的声望在德法等欧洲国家继续受挫,并没有因为拜登上台而反弹。仅有51%的德国人视美国为可靠伙伴。此次会谈一系列的分歧也再次表明,拜登上台后美德关系固然有所改善,但也绝对回不到过去。

无论是关于“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争执,还是在对华关系问题上的分歧,都反映出美德之间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德国寻求战略自主与美国谋求“重回领导地位”之间的矛盾难以调和。

从历史上看,欧洲包括德国处于从属美国的位置。现在,随着全球多极力量的崛起,德国试图与美国建立一种介于盟友和伙伴之间的“亲密平等协商伙伴”关系,德国认识到德国和欧洲必须加强自身并且更加独立于美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美德关于对华关系的不同态度很能说明问题。在德国人看来,德国对华政策的决定性因素不应当是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而是德国自身的利益。2020年,中国已连续五年成为德国全球最大贸易伙伴,并首次成为德国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国和欧盟最大贸易伙伴。德国则常年稳居中国在欧盟最大贸易伙伴地位。与中国合作对德国到底是否有利,德国人心里有一杆秤。德国之声刊文称,“默克尔非常希望避免出现德国或欧盟可能被迫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选边站的情况。”

而在美德关系中,美国更关注的是如何利用德国对自己的依赖以及美德合作的历史传统重整以美国为核心的同盟体系,而德国则希望美国能够更多地关照德国利益。重重分歧之下,美德领导人的“其乐融融”恐怕只是“看上去很美”。

来源 | 海外网

来源:海外网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268 字。

转载请注明: 美德领导人会晤,“其乐融融”难掩分歧重重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