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未了/一家亲

文/田红松 田樱

我们两家都姓田,亲密无间,贵相知心,亲如-家。

我们家和将庆秘书长家,虽不住在同一街道,但都在两山下,将庆秘书长在中山公园山脚下,我们家在南山脚下,两山两道相隔,却仿如邻里-家。

我们两家有一个共同特点,党员多,国家干部多,国家表彰的劳动模范和先进人物也多,有的担任市委和市人大的领导干部,有的是企业的领导干部。

青未了/一家亲
青未了/一家亲
青未了/一家亲
青未了/一家亲

两家人首先是政治上亲。尤其田秘书长,多年曾在市、地委宣传部担任部长并兼任党校校长,后在社科联当主席,因此也成了我们两个家庭的理论学习辅导员,特别他讲授的马克思的《资本论》,深入浅出,让两家人都受到马列主义理论课的熏陶; 他辅导学习毛主席著作和新时代社会主义理论教育课,使两个家庭受到了深刻的理论教育。

其次是生活上亲。我们两个家庭,不仅逢年过节走动,平时也常有走动,问寒问暖,关怀体贴。

青未了/一家亲

那年腊月,我外出办事,天突降大雪,路过将庆秘书长家,顺便来到将庆秘书长家里,将庆秘书长和老伴薛大姐,见我穿的单薄,便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新山绒羊毛衣送给我,关切地说:“天凉, 不要着凉。” 我细目看去, 这是一件崭新的山羊绒,也很贵重。一再推托,最后还是送给了我。我穿上后,身感舒舒服服,这件毛衣一直伴随我多年。

将庆秘书长老伴薛大姐,也是一位待人和气,任劳任怨,不忘初心的老干部,深受大家尊敬。

我们两家除逢年过节,平时谁家里有了难事,都互相帮助,互相鼓励,互相通气。有的孩子升学报考学校和做好应试准备,都互通信息,互相商量,提供信息,帮助课外准备。我的女儿田炜在高考时,田秘书长帮助找参考辅导材料,参谋报考学校,报考结束后,帮助辅导,还主动联系把孩子送到学校。

患难见真情。我们的父亲和母亲患病期间,将庆秘书长主动去请医生来看病,他还请了他的亲家、著名的中医大夫李寿山,以及他熟悉的名医,来我们家给两位老人看病。

在此期间,将庆秘书长还主动来我家陪护,毫不嫌弃,有时还住在我父母亲家。

记忆留香。我老父亲去世的前个月,父亲提出要看看大连的新貌,将庆秘书长立即安排并陪同参观了大连市容,并让在大连经济开发区担任领导工作的大儿子陪同参观了开发区和大窑湾港,实现了父亲人生的最后愿望。我们兄妹俩也陪同父亲一起去参观,此时看到父亲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感激的神情,眼含泪花深情地说,大连变化大,谢谢田秘书长。这是父亲人生中最后感谢的人。两位老人的后事,都是由将庆秘书长操劳和安排,我们全家人都十分感激。

有一次,我二哥突患胃病,他和他的两儿子精心陪护,并安排去医院治疗,照料到身体康复,我们一直铭记在心。

两家人凡遇国家有大事,建党百年,每年国庆五一春节,或国家有大事,都互相走动,互通信息,互相鼓励,共同进步。两位在市级领导岗位的子女,经常互通信息,相互鼓励。

《岁月情》一书出版后,知竹和志春亲自来取,并给予了热情鼓励,回去后还把书放在将庆秘书长的书柜醒目之处。

简素圆融,回味无穷。海阔山高,霞落飞翥。不是一家胜似一家,两家一家亲,一直在我们两个家延续着。

作者简个:

田红松简介

联勤保障部队967医院工作,爱好写作,文章发表在市报刊上。

田樱简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齐鲁晚报》青末了签约作家。

曾任大连市散文学会会长,辽宁省散文协会理事,大连市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会长。

著有:《榴槤情》《樱花情》《草屋情》《峇厘情》《吴哥情》《基纬情》《雅典情》《海天片羽》《樱》《岁月情》。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466 字。

转载请注明: 青未了/一家亲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