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假期新业态服务不停 从业者和平台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如何认定?

央广网北京5月3日消息(记者孙莹)“五一”小长假期间,很多劳动者坚守在工作岗位,其中包括网约车司机、外卖师傅、快递员……这些通过互联网平台与千家万户建立连接的劳动者,人们的生活因他们变得更加便利。

“互联网+”带来了“平台+个人”新业态用工模式,也带来了劳动争议案件审判的疑点和难点。从业者与平台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签了合作协议就一定是合作关系吗?近日,北京三中院发布了专题调研情况,并给出建议。

“五一”假期新业态服务不停 从业者和平台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如何认定?

新业态劳动关系如何确定?北京三中院专题调研(央广网发 北京三中院供图)

小梁是一名“网约清洁师”,他在招聘网看到某信息科技公司招聘信息,到实体门店面试后,入职担任清洁师岗位,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按照公司运营的“某某家政”APP派单,提供清洁工作,双方签订了期限为一年的中介服务协议。北京三中院法官田璐介绍:“在这份中介协议中,约定了从业人员每月保底薪酬是5千元,在线时长必须是早上8点到晚上6点。同时,在这个期间,从业人员不能拒绝接单,也不能擅自私下接单;中介协议也对双方在合作期间,企业需要对从业人员进行相关培训或者安全教育等内容进行了约定。”

小梁刚干满4个月,就被公司开除了。小梁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他工资差额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而公司却否认与小梁存在劳动关系,说发放给小梁的是劳务费,不是工资。解除双方的关系是因为小梁被开除当天拒单,之前存在被投诉的情形,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和法院均支持了小梁的诉求。

田璐表示:“法院认为,公司对待岗时间、休息休假有专门的规定,小梁确实接受了公司制度管理;实际工作过程中,小梁需配备公司专有的工作服、工具包、清洗机提供劳务;公司每月固定时间结算报酬。法院最终认定,虽然双方名义上签订了一份中介服务协议,但实际上具备了劳动关系的实质要件,最终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法院在审判实践中发现,用工企业与从业人员之间法律关系的性质往往成为案件的核心争议焦点和审理难点。北京三中院新闻发言人李春香介绍:“因从业人员要求确认劳动关系的案件数量最多,占比58.74%,明显高于传统的劳动争议案件。即便从业人员未明确提出要求确认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双方法律关系的性质也往往成为案件审查的核心内容。”

小郭是一名外卖配送员,因订单超时被罚款120元。他要求某人力资源管理公司补发工资差额并取消罚款,结果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不受理仲裁申请,法院也驳回了他的诉求,根本原因是小郭被认定为“兼职骑手”。

法官提示,如果从业人员是通过平台注册成为兼职配送员,签署线上劳务协议,接单量、在线时长自由支配、车辆自行解决、报酬按单结算,通常不被认定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有17.48%的案件没有被认定从业人员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

李春香分析:“认定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的理由主要体现在用工企业仅提供客户资源、工作机会,而非对劳动者进行管理;劳动者收入源于平台客户,而非平台企业;用工企业仅按订单实际情况向劳动者收取中介费,未进行管理等。”

实际还有一些数据反映出新业态从业人员的劳动基准保障和安全保障问题较为突出。比如,用工平台或企业直接与从业人员签订劳动合同或通过劳务派遣方式签订劳务派遣合同的不足一半;用工平台或公司通过与从业人员签订合作协议、承包协议、服务协议等排除劳动关系的案件超过三分之一;用工企业为从业人员依法缴纳社会保险不足十分之一。

法院对劳动者以及用工企业、平台有何建议呢?

北京三中院民三庭庭长侯军建议从业人员要提升法律意识,重视合同订立,提高证据留存意识。侯军说:“注意留存从业期间涉及自身切身利益的相关证据材料。如报酬支付凭证、派单记录、加班记录、往来邮件等。而这些证据也需要用工企业和平台进行留存。同时建议用工企业增强责任意识,加强规范化管理。”

侯军表示,法院审理相关案件,将坚持“双保护”原则,尊重新业态用工模式的市场规律。他说:“既要保护新业态用工企业或平台依法享有的经营管理自主权,又要保护新业态从业人员的合法权益。正确认定双方法律关系的性质,既要防止劳动关系的泛化,也要防止用工企业为规避经营风险掩盖实际用工的事实。”

法院还建议建立健全行业自律监管机制,充分发挥行业协会、企业工会组织的自治、协调、解决纠纷的功能。积极探索、建立和完善由政府部门、新业态企业及工会、行业协会、仲裁机构、司法机关、社会团体等多方参与的多元化纠纷解决和协同治理机制,创新治理方式,强化各方责任,推动新业态用工模式有序健康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842 字。

转载请注明: “五一”假期新业态服务不停 从业者和平台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如何认定?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