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后院”又起波澜 拉美走到“十字路口”

  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拉共体)第六届峰会9月18日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召开。此前,轮值主席国墨西哥曾高调表示,此次峰会将就拉美国家退出美洲国家组织、在美洲建立类似欧盟的全新地区合作和争议调停机制展开讨论。

  对于这一提议,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解释说,美洲国家组织在充当干涉主义、霸权主义帮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解决地区争议问题上却建树几无。

  专家指出,与美洲国家组织相比,拉共体少了两个成员国——美国和加拿大,因此墨西哥提议在拉共体峰会上谈论美洲国家组织的“前途命运”,等于是将矛头直接指向美国。尽管这一提议恐难获全票通过,动员拉美各国退出美洲国家组织也绝非易事,但也直观反映出拉美国家反对美国干涉的呼声日益高涨。

美国“后院”又起波澜  拉美走到“十字路口”

  2016年1月27日,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时任拉共体轮值主席国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中)在会议上讲话。新华社发

  拉美的“世界已经变了” 

  在谈及美洲国家组织时,埃布拉德8月底明确指出,墨西哥提议拉美国家与奉行干涉主义和霸权主义的美洲国家组织说“拜拜”,并与美国展开对话,建立面向二十一世纪的美洲一体化组织。

  埃布拉德甚至开玩笑说,应该有人给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写一封信,告诉他“世界已经变了”,“美洲国家组织不能继续充当干涉主义的工具了”。

  成立于1948年的美洲国家组织,长期以来一直被诟病为美国国家利益的代言人。1962年,在冷战背景和美国主导下,美洲国家组织中止了古巴的成员国资格。而在上世纪60、70年代拉美国家军政府鼎盛时期,面对残酷镇压进步民众的军政府,以美国国家利益为根本出发点的美洲国家组织,却选择视而不见,没有制裁,也没有除名。

  进入21世纪,随着美国对拉政策调整,美国减少了对拉美内部事务的直接干涉,而更多倚重美洲国家组织为其“冲锋陷阵”。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拉美和加勒比研究中心研究员阿达尔韦托·桑塔纳指出,2009年洪都拉斯军事政变、2012年巴拉圭时任总统卢戈遭弹劾、2016年巴西时任总统罗塞夫遭弹劾、2019年玻利维亚时任总统莫拉莱斯被迫辞职,以及仍在进行中的委内瑞拉政治危机,都有美洲国家组织的参与,其背后也都能看到美国的影子。

  由于美洲国家组织的“不良”表现,尽管2009年该组织第39届大会上一致通过废止中止古巴成员国资格的决议,但古巴拒绝重返该组织。委内瑞拉也于2019年4月正式退出美洲国家组织。

  美国的“主导地位”出现危机

  在今年7月举行的拉共体外长会议上,墨西哥总统洛佩斯说,美洲一体化进程一直是难以实现的理想,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国在美洲大陆的主导地位”。美国在拉美独立战争后近两个世纪以来,从未停止对拉美独立国家“以公开或秘密形式进行干涉”。

  在委内瑞拉法学家、玻利瓦尔大学教授克里斯托瓦尔·科涅莱斯看来,美洲国家组织是披着多边主义外衣、将美国西半球战略强加在拉美国家身上的政府间组织。

  他指出,无论是政治上还是法律上,美洲国家组织都是失败的。一是该组织在作为地区矛盾和冲突调停人方面毫无建树,对拉美国家之间发生的领土争端以及随后的协议谈判都漠不关心;二是美国总是选择性地遵守或违背美洲国家组织决议,而该组织不对其进行约束。

  他认为,此次墨西哥提议讨论美洲国家组织的“命运”,不仅是对美洲国家组织的“审判”,更是对美国干涉拉美内部事务的反抗。

美国“后院”又起波澜  拉美走到“十字路口”

  8月5日,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游行队伍经过美国驻古巴大使馆。数百名古巴青年当天在首都哈瓦那举行保卫国家和平、团结反美游行,要求美国解除对古巴近60年的封锁。新华社记者 朱婉君 摄

  一直以来,美国将拉美视作自家后院,对地区事务、各国内政横加干涉已是司空见惯。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遭到许多拉美国家谴责。

  委内瑞拉和古巴是美国在拉美最大的“靶子”。美国动辄对其加大制裁、极限施压,在政治上分化拉美各国,造成地区国家在意识形态上的对立白热化。

  与此同时,美国拼命拉拢右翼、亲美国家,进一步加剧拉美国家之间的分裂和对立。2020年初,在美国挑唆下,拉美第一大国巴西以拉共体成员国围绕委内瑞拉问题分歧严重、不具备形成共识的条件为由,宣布暂停参与拉共体框架内活动。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国际关系室副主任周志伟认为,在这种局面下,墨西哥借举办拉共体峰会之机,主动担负起地区事务协调人的角色,对缓和地区形势将起到积极作用,这也是目前在拉美比较欠缺的角色。

  现实困难

  在拉美漫长的殖民和反殖民过程中,语言、文化、宗教、种族逐渐趋同,是地区一体化的基础。然而各国经济发展的同质化竞争和美国拉打结合的干涉主义政策,成为一体化道路上的阻碍。

  在谋求独立的过程中,拉美国家空前团结,曾一度建立横跨数国的大哥伦比亚共和国。可是在独立之后的两百年中,优越的自然条件并未帮助拉美地区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出口型经济使得拉美国家日益依赖区域外市场。各国之间经济互补性不强、同质性较高,区域内贸易不活跃甚至萎缩,经济一体化动力不足。

  经济合作水平不高也影响到政治一体化进程。近年来,拉美国家在意识形态上的裂痕越来越大,尤其是美国对古巴和委内瑞拉持续强烈打压,更加剧了地区国家在政治上的分歧。

  此外,拉美各国对美国态度各异。既有古、委这样历来高举左翼大旗的反美先锋,也有因政党轮替而左右摇摆、对美态度不定的国家,还有作为美国多年铁杆支持者的右翼国家。

  尤其是新冠疫情下,一些国家在疫苗、移民等问题上对美国仍有诉求,想要建立一个将美国排除在外、能够取代美洲国家组织的地区性一体化机制,难度很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孙岩峰认为,建立一个类似欧盟的统一机制目前不太现实。眼下拉美各国仍面临防止疫情反弹、推动经济复苏、维护政治稳定的巨大压力,精力会更多放在内政而非外交上,拉美一体化在短期内难有突破性进展。而美拉关系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生根本性变化。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418 字。

转载请注明: 美国“后院”又起波澜 拉美走到“十字路口”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