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击!从孤立中国到孤立美国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中国反击!从孤立中国到孤立美国

11月15日,东盟十国与中日韩澳新五国签署“区域全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之后,11月22日再次传出重磅消息,中国领导人在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的讲话中宣布:中方欢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完成签署,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前身是2015年10月在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时期由美国主导,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文莱、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等12个国家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2017年1月,特朗普在上任后的第一时间就宣布退出这一协定。2018年3月,由日本主导,除美国之外的原TPP中的11个国家签署了CPTPP,这一协定冻结了其中美国要求的知识产权部分内容,保留了TPP中95%的内容。CPTPP总计人口规模达到5.05亿人,经济规模(GDP总量)达到10.57万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3.1%;进出口总额和对外直接投资流出与流入规模,在世界总值中的同期占比,分别约28.77%和34.81%。

中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机宣布积极考虑加入CPTPP?而且是在RECP刚刚签署的时候?对此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第一,当前正是美国大选尚未有结果,特朗普与拜登两人争夺总统大位或者说新旧总统交接的权力空档期,中国积极介入RECP和CPTPP显示出中国要利用美国国内矛盾,积极参入亚太经贸体系建设和规则制定。RECP包含了亚洲国家贸易体系的主要国家和基本框架,虽然是由东盟国家主导的区域贸易协定,但由于东盟体量较小,中国体量更大,中国的加入显然将成为这一协定的主导力量,由此初步确定了亚洲贸易体系的基本框架和贸易规则的基本内容,而美国和欧洲则被排除在这一协定之外,如果美国和欧洲要加入这一协定,则需要接受中国主导的RECP体系和规则。

第二,当初制定TPP的时候,奥巴马的初衷是要在亚太区域孤立中国,打造一个遏制和孤立中国的贸易网络。美国退出后,由日本主导签署了CPTPP,虽然CPTPP仍是一个亚太贸易体系,但由于美国退出,又没有中国参加,以日本5万亿美元的经济体量无法主导和支撑起整个亚太地区贸易体系,CPTPP的影响力也因此而大为减弱。现在中国趁美国国内权力之争、总统交接的两个月空档期,宣布积极考虑加入CPTPP,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震动,如果拜登上台,很可能会利用美国在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的影响力,全力阻止中国加入这个协定。当初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签署北美自贸协定时就留有针对“非市场经济国家”的排它性“毒丸”条款。

第三,在特朗普时期,对全球各国发动贸易战,表面看特朗普是要打破旧的贸易体系,但实质上特朗普是要美国主导建立新的全球贸易体系,其主要目的是要将中国排除出全球贸易体系,孤立中国。然而由于美国搞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霸权主义对全球各国经济都造成了伤害,失去了包括美国盟国在内的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支持,因此,美国因其自私和贪婪而失去了组织美国盟友孤立中国的良机,没有建立起新的全球贸易体系。而中国却利用美日之间的矛盾和美国与东盟之间的矛盾,积极促成了RECP的建立,确定了中国在亚洲贸易体系中的主导权。

第四,CPTPP是一个包含了加拿大、墨西哥、秘鲁、智利等美洲国家在内的贸易协定,如果中国能够在美国退出的情况下加入这一协定,中国在亚太区域的影响力将会延伸到美洲,最终为形成中国主导的整个亚太区域的亚太自贸区奠定基础,这样中国将在构建亚太自贸区中发挥主导作用,在制定亚太贸易规则方面获得主动权和主导权。如果中国最终加入CPTPP,由于RCEP和CPTPP在亚太地区贸易体系中的交互、重叠,有望将这两个体系构成一个更大的体系,即亚太自贸区,实现亚太经济利益共同体,这将有助于增强中国在全球化改革中的话语权,还能稳固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的地位。

第五,目前中国已经加入了RECP,RECP共有十五个国家加入,CPTPP共十一个国家,中国已经与这两个协定中的韩国、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秘鲁等国家签订了贸易协定,还与东盟签订了贸易协定,在亚太主要经济体和国家中,只有美国、日本、加拿大、墨西哥还没有和中国签订单独的贸易协定,如果中国加入CPTPP,那么有可能形成中国主导的规模巨大的贸易区域,最终将加速推动中日签署贸易协定并推动中日韩贸易协定完成谈判,最终中国将实现与除北美美加墨三国之外的亚太区域所有国家完成双边或多边贸易协定谈判和签署。最近中国外长王毅将出访韩国和日本,这是在当前全球疫情出现第二波高潮的情况下非常罕见的线下外交活动,中国是要在当前亚太贸易体系重构、美国处于领导人交接的关键时期,加大与日本和韩国的外交协调互动,通过强化经贸关系提升中日、中韩外交关系。

第六,CPTPP是在TPP基础上建立的一种新型的高水平的贸易协定,TPP既对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跨境投资的有关内容进行了深化,还对政府采购、竞争政策、知识产权、劳工标准、环境保护、监管一致性、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中小企业、透明度和反腐败等议题进行了规范。美国退出后,继续保留了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劳工、环境等条款,其中有些条款在对中国未来改革和开放提出新课题的同时,也会对中国现有体制和机制产生冲击,需要中国在下一步的谈判中主动设定中国的底线,提出中国的利益诉求,不能因为加入这一协定而放弃国家主权和伤害国家重大利益,

第七,印度在RECP谈判结束后突然宣布退出RECP,这让日本非常失望,但受到伤害最大的还是印度自己,短期看印度保护了自己,长期看印度是将自己排除到了亚洲贸易体系之外,而印度又在CPTPP贸易圈之外,这样最终印度是将自己排除到了亚太贸易体系之外,由此而使印度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被自我孤立,因此当前在亚洲及亚太贸易体系中受到孤立的除了美国,另一个主要经济体将会是印度。

黄奇帆在一次讲话中说:从现在到美国大选结果不到两个月,未来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是现行特朗普政府继续执政。那我们要继续战斗,将朋友搞得多多的,把对手搞得少少的,我们加入CPTPP就是争取多数。与此同时,我们还在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这两大协定有望年内达成。如果我们加入了CPTPP,而美国没有加入,最后可能被“脱钩”的是美国人。另一种情况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当选,对华政策、经贸政策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但长期来看至少“规则之争”是免不了的。对此,我们更要积极加入,化被动为主动,在谈判中发声,把我们利益诉求讲出来,主动参与规则制定,这一点不亚于当年加入WTO。

一介书生先生在评论中写道:中国和美国,在全世界建群和退群,根本目的是什么,是简单排斥对方吗?不是的,中国和美国争的是体系设计和规则制定的主导权。美国愿意承认并遵守RCEP规则,美国加入没问题。美国愿意遵守吗?中国的招式高在哪里?就在规则是透明的,体系是开放的,但内涵不再是美国想要的控制和掠夺他国那一套。美国要是加入,美国的霸权就结束了。美国要是抵制,美国则会成为国际公认的秩序破坏者,标榜的牌坊就碎了一地。

总之,中国在这个时候宣布积极考虑加入CPTTP,标志着中国对待CPTPP的态度出现重大转变,这个重大转变的起因是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关键因素都发生了变化。美国已经从自由贸易的主要力量变成了自由贸易的阻力和障碍,而中国则从一个普通参与者变成了自由贸易的主要维护者和推动者,而且还在争取成为处于变革时期的新的全球贸易规则的主要制定者,正是基于战略考虑,中国不再排斥CPTPP,而是在美国退出后,主动加入这一体系,主导这一体系的建立,这是一种具有战略远见的国家行动。

这里我们必须强调,由于CPTTP有些条款涉及国家主权和国有企业等关系国家主权和发展利益的问题,中国在加入谈判中一定要坚守底线,坚持原则,维护国家重大利益,做到以我为主。

预计中美两国将会在未来几年围绕全球贸易主导权和全球贸易规则的制定权展开激烈斗争,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都会利用与相关国家达成的“毒丸”条款以及提出中国无法接受的标准全力阻止中国加入CPTPP,可以说围绕全球贸易主导权之争将成为中美两国未来在贸易领域的战略决战,最终中国将会取得这场战略决战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