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 | 我的一天军旅生涯

文 | 高强

从没有当过现役军人的我,曾经有过真正的一天军旅生涯。那是令我终生难以忘怀的一天。十年前,在烟台市牟平区支行担任行长期间,恰逢预备役部队扩编,我十分荣幸地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烟台预备役师五五四一二团后勤处协理员,并被山东省军区授予了少校军衔。

望着崭新的军装,抚摸着金灿灿的肩章,我的心激动万分。少年时就渴望到军营一搏的我,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一类预备役部队的军官,也算是一个真正的兵了!团长、参谋长都是现役军人。因为我们是同年生人,说话办事十分投缘。久而久之,我们处得十分融洽,常常兄弟相称。在首长眼里,我成了全团303名预备役军官中的“八三四一”,典型的嫡系。

1998年5月中旬的一天,按照团里的安排,团部机关要进行一次军事活动。早饭刚过,我拿上军装,在规定的时间到团部集合。在团部兼职的20余名预备役军官,都是区委、区政府的领导和各局的局长们。大家见面后,和往常一样,相互寒暄问候,打诨开涮,嘻嘻哈哈。

正当我和别人兴高采烈交谈时,突然,参谋长一脸正色地站到我面前。他严肃地向我行了个军礼:“高协理员,你的军装呢!”“在车上。”我楞了一下,连忙回答道。“立即按规定着装,3分钟后集合!”我尴尬地做了个鬼脸,急忙跑到车上拿出军装,又匆匆到军械员那里领来武装带和手枪,手忙脚乱地穿扎停当,随着一阵“稍息”“立正”的口令声,快步跑到院子中央集合的队列中去。“同志们!”参谋长铿锵有力地喊到:“今天的活动是勘察地形和实弹射击。

各位平时是地方行政领导,可现在,都是普通一兵,都必须听从指挥,遵守纪律。大家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啦!”军营的紧张气氛迅速感染了每一个人,大家异口同声地高声回答。“下面,请团长指示!”“按预定方案,出发!”团长在将右手向斜上方用力挥出的同时,下达了命令。大家迅速散开,分头登越野车。随着一阵马达的轰鸣,车队开始向崑嵛山进发。

车上,我们也是一脸严肃,默默无声。崑嵛山是胶东半岛的屋脊,山脉绵延起伏数百里,主峰太薄顶位于烟台市牟平区和文登市的交界处,军事地图上的标高是海拔922.5米。这个地区是历史上有名的抗日根据地,《苦采花》《迎春花》等小说,都取材于此地。以一个军人的身份,踏上这座英雄的山峰,使我感到别有一番情怀。沿着崎岖陡峭的盘山路,越野车“吭哧”、“吭哧”地吃力爬着。离山顶还有一段距离时,车队停了下来。参谋长厉声发出命令:“目前的位置离主峰还有300米,大家下车攀爬,出发!”

流金岁月 | 我的一天军旅生涯

下车后作者(左)与团长(中)合影

这下子可苦了这帮平时缺乏锻炼的地方官员,攀登50米后,体形胖的就上气不接下气了,到100米时,队伍已经拉开了距离。

“大家跟上,不准掉队!”半空中又响起参谋长那炸雷般的吼声。军人的意识立刻又回到我们的头脑里,大家相互搀扶着、鼓励着,艰难而勇敢地向上攀登,冲刺这最后的200米。这短短的200米山路,留下了我们团结奋进的脚印,洒下了预备役军人们不畏艰险的汗水。到达主峰稍事休息后,队伍重新集合起来,由参谋长讲解了战时地形勘察要领和制高点的利用。事毕,我们合影留念后返回山下。

流金岁月 | 我的一天军旅生涯

中午,草草吃过午饭后,队伍立即乘车前往靶场。

靶场上,面对我国军队装备的最新式的轻武器,大家异常兴奋,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早把上午的所有疲惫忘得一干二净。在现役军人的指导下,我们开始实弹射击。从手枪、步枪到冲锋枪、机枪,打了这个打那个,真是过瘾,足足折腾了一个下午。

流金岁月 | 我的一天军旅生涯

作者在团参谋长指挥下正在实弹射击

实弹射击后,我们结束了一天的军旅生涯。

一天的军旅生涯虽然短暂,但却给我留下了许多的记忆。这一天,使我感受了部队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看到了不畏艰难的顽强意志,领悟了互助协作的团队精神。这些感受,多年来一直在影响着我、激励着我在基层行工作中,以严谨的作风、拼搏的精神,团结和依靠全体员工,克服发展中的一个个困难,去争创经营中的最佳业绩。这一天,是我多年来最为留恋的一天。

作者简介:高强,中国农业银行济南分行退休职工,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大众网拍客团成员,山东图片库注册摄影师。

流金岁月 | 我的一天军旅生涯

壹点号山东创作中心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731 字。

转载请注明: 流金岁月 | 我的一天军旅生涯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