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信:澳三位前总理为何对“奥库斯”说不

对于澳大利亚而言,三位前总理基廷、特恩布尔、陆克文齐声反对政府的某一外交政策,其冲击和震荡效应不可谓不大。

基廷近期两度发文,指责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奥库斯”(AUKUS)是莫里森政府将外交和军事决策权拱手交给美国,制造假想敌,是出卖国家利益的失败主义者。紧接着,与现任总理莫里森同属自由党的特恩布尔出面表态,抨击“奥库斯”过度包装,意义被人为夸大,认为实现核潜艇在技术、成本等具体问题上困难重重,甚至用“背信弃义”“恶毒”来形容取消法方潜艇合同的行为。

周信:澳三位前总理为何对“奥库斯”说不

陆克文则痛陈,与法国的潜艇协议争端是澳“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的崩溃”,法国“完全有理由感到愤怒”,呼吁澳议会对莫里森政府的决定进行调查。

三位前总理不约而同对“奥库斯”唱反调,很明显是因为担心莫里森政府打开“潘多拉盒子”。做好一件事,不外乎顺应“天时、地利、人和”,但澳在“奥库斯”问题上却同时违反了这三个条件。

首先,就天时而言,澳获取核潜艇之路坎坷漫长。建造维护核潜艇要求极高。英美仅为找到澳实现核潜艇舰队的路径就要花费18个月,其后还要建厂、培训工人,何时正式启动建造还没有时间表。莫里森也承认,考虑到核推进系统等相关敏感技术的漫长谈判,新的核潜艇可能要到2040年才能入列。

更为重要的是,英美绝对不会向澳提供最先进的技术,澳的核潜艇会不会造完即过时?将来核潜艇是否还有用武之地?这些都是大大的问号。特恩布尔称,如高浓度铀(HEU)反应堆出现故障,澳并不具备维修能力,这对澳是个隐患,使澳不得不发展本土核工业。但莫里森政府就这样赌上未来,跟美国深度绑定。

其次,就地利而言,澳大利亚是美英孤悬海外的小兄弟。澳孤悬海外,四面环海,并无直接的外部威胁。虽然美英澳同属“盎格鲁—撒克逊”,但澳与两位“兄长”距离远得不能再远。具体来说,悉尼与华盛顿、伦敦相距均超过1.5万公里,飞行时间甚至需要20个小时左右。而从悉尼到中国南方大都市广州,距离也有7500多公里,飞行时间需要9个多小时。看着如此“夸张”的距离,澳怎么就会感到威胁呢?即便受到威胁,多大程度上能指望两位“兄长”呢?如果有一天澳核潜艇从波澜不惊的澳大利亚海岸劳师万里去刷存在感,估计很多澳大利亚人都会犯嘀咕:值得吗?

第三,就人和而言,“奥库斯”得罪的国家可不少。毫无疑问,到目前为止,没几个国家说“奥库斯”的好话。法国和欧盟自不必说,东南亚国家也普遍忧心忡忡,马来西亚和印尼明确表示“奥库斯”会造成新的军备竞赛。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绵里藏针地表示,希望“奥库斯”为地区和平与稳定作出建设性贡献,翻译过来其实就是“别拆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直白地说,英美推动“奥库斯”只是想向澳兜售核潜艇罢了。新西兰则明白无误地告诉澳,澳核潜艇不能进入新水域。连“盎撒”兄弟国家都持保留意见,不得不说澳这步棋非常不得人心。

“奥库斯”首当其冲影响的是南太平洋无核区。美英法三个拥核国家都在南太地区拥有领土和属地,二战后在南太进行过多次核弹爆破试验。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13个南太国家历经10多年的协商,终于在1985年签订了《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澳一旦拥有使用高浓度铀的核潜艇,南太国家建设无核区的共同心愿和多年努力,或许就要付之东流。

从澳国内角度看,“奥库斯”剥夺了大量工作机会。澳媒报道,原本法潜艇项目60%在澳进行,超过600家澳承包商参与其中。而“奥库斯”核潜艇项目据称在阿德莱德建造,舰体还需被运到英美安装反应堆和操作系统。澳全国总工会等组织近期联名致函莫里森,对澳撕毁与法国潜艇合同表示失望,认为这将使数千个工作岗位面临风险。

“奥库斯”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四边机制”“五眼联盟”……在美国的操弄下,就这么几个国家排列组合,弄出这么多“小群”。看着唬人,实则换汤不换药,群友还各怀心思。正如基廷所说,“如果美国军队以其所有的力量都不能击败一群手持AK-47、开着皮卡的塔利班叛乱分子,那么它在与中国的一场全面战争中又有什么机会呢?”美国仓皇撤出阿富汗在盟友心中的阴影尚未散去,一旦有事,这些联盟是会并肩作战,还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尤其是看着有人在群里再拉个小群,其他人又作何感想?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的那样:搞“小圈子”不得人心,也没有出路!中国发展的大势不可阻挡,全世界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心愿不可阻挡。▲(作者是国际问题观察员)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768 字。

转载请注明: 周信:澳三位前总理为何对“奥库斯”说不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