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1950年11月,当朝鲜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麦克阿瑟命令美军在圣诞节前结束战斗,将阵线推到我国鸭绿江附近,但是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勇作战下,美军铩羽而归,错失多个战略要地,美军参谋长沃克中将在撤退途中发生车祸身亡,成为美军死在朝鲜战场上战死级别最高的军官。

与此同时,在西线取得胜利的志愿军第9团也与美军在长津湖地区展开了血战,那么东线志愿军也会像西线志愿军一样取得一场大胜吗?此次战役为何被称为朝鲜战场上最悲壮的一战?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美军西线溃败,一再后撤,但东线美军第10军却继续北进,志愿军在东线兵力薄弱,很难与美军抗衡,只能一再回退。

为改变东线战争态势,毛主席立刻下令由第9兵团前往江界、长津执行“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的方针。

11月7日到12日,第9兵团三个军分批渡过鸭绿江,穿过高山密林向东线战场进发,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调动集结,美军却没有丝毫察觉。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1950年的寒冬,是朝鲜50年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最低气温达到零下40度,志愿军战士由于缺乏高原作战经验,且没有装备必要的防寒措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诸多战士在行军途中冻得发抖也没有退缩,但他们即将面对的不仅是极其恶劣的天气还有美军最精锐的部队。

此时,美陆军第1师师长史密斯上校接到了消息,得知志愿军有两个师埋伏在美第10军两侧,虽然上层并未给予高度重视,凭借多年战斗经验,史密斯上校仍然第一时间提高了警惕。

美陆军第1师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是第一支登陆朝鲜半岛的部队,在麦克阿瑟指挥下第1师与第7师从不同方向进发,在长津湖南岸会合。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长津湖位于朝鲜半岛东北部,周围是崇山峻岭,狭窄的山间小路严重限制了美军机械化部队进发。

此时,经过西线战败的惨痛教训,史密斯上校如惊弓之鸟,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东线志愿军只有两个师的兵力。

当他乘坐直升机巡视后,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这么寒冷的天气,没有任何军队可以在野外徒步行军超过半小时,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这皑皑白雪下已经埋伏着第9兵团十几万大军。

为了不被美军侦察机发现,这些志愿军战士不顾被冻伤的危险,在雪地里一动不动。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此时,第9兵团长宋时轮已经制定好作战计划,他注意到美军各师在长津湖一带驻扎的相当分散,而此刻又尚未发现志愿军踪迹,遂决定趁机向美步兵第1师进攻,在最短时间内歼灭这支王牌队伍。

虽然在士兵数量上我军已取得优势,但是就装备和后勤而言,我军与美军简直天壤之别,美军以运输机负责后勤补给,每位士兵均配发鸭绒睡袋、冲锋衣、羊毛大衣等保暖装备,肉食、蔬菜一应俱全。

但我军不管是武器还是食物,均用人力或畜力运输,运输路线时常被截断,所以大多志愿军只拿到了四天的口粮,更别提保暖装备了,在如此恶劣的战斗环境中,志愿军又是如何应变的呢?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11月19日,随着一声声炮响,东线战争正式拉开了帷幕,很快志愿军便包围了美步兵第1师,但随着战报不断传来,宋时轮才意识到自己错估了美军数量,被包围的美军起码是预想中的五倍。

而此时,志愿军战士因寒冷天气不断减员,包围圈有松动迹象,而美军已集结数十辆坦克对准志愿军方向,准备随时发起反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宋学轮决定铤而走险,用一个更加大胆的计划来应对当下困境——攻打新兴里。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新兴里位于长津湖东侧,村子南高北低,东西狭长,依靠着高山峻岭的地理优势易守难攻,但是一旦掌握此处,便可以由此长驱直入,控制整个长津湖地区,到时候美军的优势将会大幅削弱,而东线的志愿军将获得补给的良机。

驻扎在这里的是美步兵第7师,担任进攻任务的是志愿军第27军第80师,趁着夜色,第80师向新兴里迂回,在新兴里三公里外到达了新兴里村落内,真正的大战打响了。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意识到志愿军来临的美军迅速清醒过来,在极强的机关枪火力压制下,我军渐渐感到吃力,80师师长当机立断,采取了在抗日战场上经常使用的迂回包抄战术,一个营的士兵绕到新兴里村后山骚乱敌后方指挥部,而前方志愿军一鼓作气,凭着顽强的斗志和必胜的决心摧毁了敌军。

谁也没想到,这万分冒险的举措引来的竟是一场大胜,志愿军歼敌3460人,缴获坦克28辆,各种枪支合计2445支,而美方一个加强团被全歼,这也是朝鲜战场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战后,战士们发现了一块军旗,上面印有一只鹰和一头北极熊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刚刚打败的是赫赫有名的“北极熊军团”。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该军团因一战时侵略俄罗斯西伯利亚而得名,在30年内未尝败绩,在东西两线全部溃败的情况下,史密斯上校开始担心是否要葬身于这个不毛之地,而麦克阿瑟在他的申请下终于同意全线后撤。

史密斯上校开始集结美步兵第1师所有残余力量向长津湖方向突围,自此残酷地“长津湖大撤退”开始了。

志愿军在打了几番胜仗以后,已经掌控了新兴里等多个要塞,要想突围,留给美军的只剩一条路线——由柳潭里至下碍隅里方向,而在这条必经之路上,死鹰岭是最重要的一个节点。

早在史密斯决定撤退之初,我军便观察到美军动向,中央军委当即下令要求第9兵团不惜一切代价阻止美军南撤。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11月29日,59师117团接到命令驻守死鹰岭,到12月3日晚,117团的战士已经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坚持了四个日夜。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朝鲜半岛气温达到50年来一遇的零下40度,很多来自南方的战士已经被冻僵无法活动,但就在此时,一支军队正悄悄靠近,这是美步兵第7师。

习惯了白天作战的美军,如今也不敢再和志愿军硬碰硬,而是采取了趁夜色进攻的方式,试图攻下死鹰岭,为后续撤军打开通道。

战火打响,30多架轰炸机在天空盘旋,子弹和炮弹同时袭来,很多战士躲在战壕里也被强大的冲击波震伤,但他们没有放弃,一向习惯在良好环境下作战的美军,同样不适应严寒天,动作更加迟缓,也始终攻不下这个只有一个团把守的山峰。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在抵抗住美军8次进攻以后,117团的战士们终于撑不住了,他们在炮火下、在冰雪中已经减员至60人,而这60名战士很多已经无力再握起枪支,但即便这样,也没有一个人举手投降,战士们用上最后一口气,抱着炸弹向美步兵冲去,最终死鹰岭还是被攻下了。

据幸存美军回忆,当时志愿军战士已经冻得四肢僵硬,单薄草鞋下的双脚冻得像足球一般大,而美军只有掰断他们的指头,才能拿走紧握的步枪。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经此一役,虽然美军突围死鹰岭,但伤亡惨重,付出了10倍于志愿军的兵力,等到第9兵团后续援军赶到时,美军已经无力抵抗,只能乖乖投降,在长津湖以北,美军彻底放弃了兴南地区,登上了撤回釜山的战舰。

至12月23日,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正式宣告结束,1.3万名美军被歼灭,其中包括了一个加强团被全歼,这在美军历史上还是首次。

东线战场被彻底打开,西线侧后方的防御压力也因此大大缓解,美军再次后退,我军正式把控住了东西线局势,为朝鲜战争的全面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716 字。

转载请注明: 死鹰岭战役,我军一个团阻击美军一个师,志愿军坚守阵地不撤退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