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民主峰会’,像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前搞的最后一场阅兵式”

“美国的‘民主峰会’,像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前搞的最后一场阅兵式”

资料图 新华社发

俄罗斯伊兹博尔斯克俱乐部网站12月1日发表一篇文章称,美国炮制的所谓“民主峰会”显然与全球政治的主要趋势背道而驰、跟国际秩序的多极化南辕北辙,它有点像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前搞的最后一场阅兵式。作者为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教授、东方学家尤里·塔夫罗夫斯基。全文摘编如下:

“美好瞬间”即将结束

冷战结束成为西方历史的“顶点”,甚至被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在一本书中称为“历史的终结”。他坚称,在人类尝试了其他所有政治和经济制度并确信失败后,所谓“西方民主”和“自由资本主义”模式已经取得“胜利”。

“美好瞬间”大约持续了20年,在单极世界里找不到像样的竞争对手。这种情况在21世纪初开始改变。直到2021年情况达到“不可逆点”。几件大事同时发生。中国有史以来首次消灭了贫困。与此同时,新冠病毒得到控制,经济和社会生活得以恢复。中国人民表现出纪律和团结,对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基础的政治制度坚定不移。

在此背景下,以所谓“美国特色民主”为基础的国家治理模式的无能暴露无遗。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惊人,失业人口激增,暴民打着所谓“普世价值”和“多元文化主义”的旗号为所欲为。选举制度的腐朽使人们对民主党在总统大选中的胜利产生怀疑,引发了前所未有的暴乱和占领国会大厦事件。

美国战略家渐渐开始明白,“美好瞬间”即将结束。

对华冷战上紧发条

从上任伊始就成了“跛脚鸭”的拜登第一件事就是明确对华冷战方针。但与前任不同,他瞄准的不是中国的贸易顺差增长和“技术借鉴”,而是意识形态。

总的来说,这并不令人意外,甚至是不可避免的。民主党一贯把意识形态问题放在首位。民主党领导层的主流是新保守主义者。他们在总统府、国务院、情报界、媒体和好莱坞一直都很强大。

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思潮,新保守主义起源和发展于上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的纽约市立学院。多年来,新保守主义与清教徒和摩门教徒的教条,以及其他基督教教义混合在一起。一种宣传美国人是“天选之人”、美国是“山巅之城”——天生有权独自统治世界、传播真理、惩罚不顺从者——的准宗教出现了。

在外交领域,新保守主义清晰地表现为美国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的“传教士”对全世界的“劝诱改宗”,其政策出发点是美国的特殊地位和主宰世界的绝对权力。

新保守主义势力担心,已经证明了自身高效性的中国模式很快或将成为其主要竞争对手。对苏冷战的基石绝非经济竞争,而是跟苏联模式的意识形态博弈。出于同样的动机,针对中国的冷战也上紧发条、开足马力,从贸易制裁到信息战,从“颜色革命”到军事施压。

拜登最亲信的圈子都是由新保守主义的元老组成的,如克林顿、奥巴马夫妇,以及他们如今已身居高位的前助理们,包括布林肯和沙利文。他们推动拜登力挽美国在特朗普时代失去的对国际组织的影响力、拼凑出诸如“澳英美联盟”的新军事集团、打造出类似所谓“民主联盟”一类的全球性政治组织。

病态“民主”无人喝彩

在我看来,以所谓“美国价值观”为基础打造“反华国际”前景不明,原因若干。这一“民主”正在自毁根基、国家历史逐步被清零,摒弃正常生活方式,家庭基石、道德和行为规范均遭到破坏。国家因政治原则而陷入分裂,这正在成为现实,有关内战的谈论并非杞人忧天。各国精英们都忌惮将上述所有贴着“民主”标签的光怪陆离的病态之处照搬到自己国家。

北京无意让其他国家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原理。今天中国的政治体系与西方主流体制并不相似,就如同象形文字跟字母,不管是基里尔字母还是拉丁字母。然而,这并不会导致中国体制变得落后,更不可能令之低效。中国人说,他们奉行的是以人为本的社会主义民主。他们迅速取得了大规模成功,震惊寰宇。在此思想基础上,他们培育出欣欣向荣的经济,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近10年来,他们消除了绝对贫困、实现了国内生产总值(GDP)和人均收入翻番。良好的社会秩序令国家得以稳步发展、公民权益不断扩大。

中国独一无二的政治体制坚定地植根于新现实与传统之上。在中国的政治图卷中,它看上去是如此自然且大气。将它替换成所谓“西方民主”破败不堪的摩天大楼是有害的,甚至是危险的。

美国炮制的所谓“民主峰会”显然与全球政治的主要趋势背道而驰、跟国际秩序的多极化南辕北辙。在我看来,它有点像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前搞的最后一场阅兵式……

(原标题:俄教授这个比方,绝了!)

来源:参考消息

流程编辑:TF063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794 字。

转载请注明: “美国的‘民主峰会’,像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前搞的最后一场阅兵式”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