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小鹏"、"理想",新能源汽车的中场时间

"蔚来"、"小鹏"、"理想",新能源汽车的中场时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顿(ID:qingfengfinance),作者:知顿君,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摄图网。

特斯拉提速有多猛,降价就有多猛

7月8日,特斯拉发布model Y标准续航版车型,由于定价在30万以内,该车型得以享受国家新能源补贴,售价为27.6万元,比之前发布的model Y长续航版少了7万多。消息一出,又是一轮抢购。

尽管此前深陷“刹车门”,各方口诛笔伐,特斯拉一降价,依旧大受欢迎。国产新能源汽车身上的压力又重一分。特斯拉的不断降价,对于国产新能源汽车品牌,尤其是造车新势力来说,或许称不上压死骆驼的最后一个稻草,但很有可能成为一把割肉的钝刀子,或者是煮蛙的温水。

“蔚小理”可以拒绝成为特斯拉,但是已经进入新能源汽车关键的中场环节,拿出看家本领,建起护城河已成为当务之急。

“蔚来”高处落子

蔚来APP里最近新起一个群聊,群封面logo的名字叫“蔚你折腰”。

2021年4月以来,许多车主表达了对蔚来的座椅的不满意,部分有腰椎疾病的车主甚至因为座椅导致病情加重。

这对号称“用户企业”的蔚来毫无疑问是一次打击,问题集中爆发后,蔚来开展3万样本量的调研,并根据调研结果给出解决方案。

座椅不够舒适是很多车型共有的问题,并且新能源汽车一般不会将硬件设施作为核心卖点,所以用户一般不作苛求,但蔚来有所不同。

因为蔚来对标的是BBA,走的是高端路线。

蔚来CEO李斌认为,特斯拉和蔚来的产品之间没有直接竞争。蔚来聚焦的是宝马、奔驰、奥迪等用户所在的高端市场,“特斯拉那条路也挺好,我们的路也挺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在电动车市场占有率不足50%之前,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仍是汽油车。”

从价格上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一点,蔚来ES8的价格区间为46.8-62.4万,小鹏P7的价格区间为22.99-40.99万,理想ONE的价格区间为32.8万-34.8万。

而销量也证明,和小鹏、理想相比,价格高并没有对蔚来的销量造成很大影响,错开目标群体反而促进了销量,21年上半年,蔚来的新车交付量平均每个月在7000辆左右,小鹏和理想则是5000辆左右。

价格走上了高端,服务、内饰自然也要同步,蔚来号称自家产品内饰丝毫不逊于豪华品牌如BBA,这也是为什么座椅不舒适的问题会在蔚来这里格外放大。

事实上,蔚来是否有资格对标BBA还有待商榷。

BBA之所以能定位高端,不是靠概念或者短时营销,而是在汽车行业拼杀多年之后积累下来的技术和品牌力。这是能被大家喊一句“BBA”的核心要义。

反观蔚来,一句”对标BBA,定位高端“的口号必然无法成为”不讲价“的理由和所谓高端品牌力的支撑。

更重要的是,同样作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玩家,蔚来将对标BBA作为不讲价和定位高端品牌力的理由,而BBA品牌的在马斯克眼中连竞争对手都谈不上,更不用说什么对标,因为特斯拉的目标是要颠覆传统燃油汽车行业,格局高下立见。

你可以说马斯克的口号是一个好高骛远的故事,但事实上,资本市场和客户似乎对这样一个故事颇为买账。

除了价格,蔚来还用另一项战略证明了他的格局同样高端,那就是做换电站。

7月9日,在蔚来首届蔚来能源日(NIO Power Day)上,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表示:“蔚来2021年换电站建成目标总数由500座提升为700座以上。到2025年底,蔚来换电站全球总数将超4000座。”

建设换电站虽然回报周期长,但蔚来也有降低风险的措施,那就是面向大众——蔚来的换电站是可以向所有电动汽车开放的,只要该车用的是蔚来指定标准的电池。

并且,回报周期长同样意味着收益高,如果换电站战略能够成功实施,蔚来有希望在未来几年建起“护城河”,成为新能源汽车的基础设施提供商。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中国目前有十一万多个加油站,但只有三百多个换电站。但我们仍然期待特斯拉停在蔚来换电站的那一天。

“小鹏”低空飞行

蔚来做换电,小鹏做充电。

2021年4月30日,小鹏宣布用十三个站点,打通了川藏线免费充电服务,这是小鹏作为行业首家推出终身免费充电服务的新造车企业的又一次举措。CEO何小鹏表示,在2021年底,小鹏汽车力争实现全国所有地级市免费充电服务,并在高速、机场等多场景拓展提升车主充电体验。

这是对特斯拉的一种模仿,目标是超越。

所有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都是特斯拉的竞争对手,但小鹏是特别的一个。

早在2017年,就有国外媒体将小鹏汽车的车型、功能与特斯拉做对比,有意无意之间,小鹏本身并不排斥这种比较。彼时特斯拉盛名之下,与特斯拉绑定比较是免费的营销。

但小鹏也有大鹏展翅的野心,承载野心的翅膀是“智能化”。

小鹏p7搭载了英伟达的drive Xavier辅助驾驶芯片,全车采用了12个超声波传感器、5个博士第5代毫米波雷达、13个外部摄像头实现了L3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小鹏对外宣称其自动驾驶能力不逊于特斯拉,甚至是行业第一。

同时,小鹏p7还搭配了优秀的人机交互系统,内部是骁龙820A处理器,这在智能汽车领域确实是相对较高的水准。但问题同样存在,小鹏目前的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是依靠在“激光雷达”实现的,这项技术虽然可以很好地提升路况判断的准确性,但造价高昂,面对价格屠夫特斯拉的一再降价,成本和终端售价问题无疑会成为小鹏竞争的弱势。

并且,经历了几次特斯拉“自动驾驶事故”,中国消费者对自动驾驶技术并不十分感冒,根据乘联网数据,还在使用L2.5水平自动驾驶的蔚来,新车平均月销量比小鹏高2000多辆。

在自动驾驶技术出现突破性进展之前,自动驾驶很难构成核心竞争力。所以怎样让用户不试驾依然可以感受到小鹏的“智能化”,是提升销量的关键。

不可否认的是,小鹏依然是20万元价位智能汽车的有力竞争者,智能化、性价比,他们都做到了这个区间里的极致,然而万事具备,总欠一把东风。

2021年,小鹏汽车香港上市,完成港、美“双重主要上市”, 何小鹏接受采访时说:“今天每家都在储备粮草,行业竞争已经从春秋开始走入战国时代。”

谁都知道,战国之后就是统一。

“理想”盘旋于产品

2021年7月4日,一位“理想ONE”车主在某平台上称汽车座椅往外渗水银。CEO李想给出激进回复:“造谣我们用水银的人和媒体,祝愿你们血液里流动着汞,脑子里装满了汞。”

“座椅渗水银”最终被证明是无稽之谈,但理想在媒体上已经和“水银”绑定在了一起。一段时间内,理想汽车都不得不承受这一切带来的影响。

产品就是有接受一切使用者评论的义务,这就是做产品的代价。

2017年,理想汽车CEO李想在混沌大学授课。

他说:“当我们打造一个公司,打造一个服务,打造一个App,打造一个功能,甚至写一篇文章,我们都是在做一个产品。”

理想汽车就是他的产品,与比拼内饰、战略、技术等等指标的其他新能源汽车企业相比,理想最具特点的就是用户体验。

2020年5 月 27 日,第 10000 辆理想 ONE 在常州工厂下线,李想本人在直播中提到,理想用了 5 个月做到一万台的产量,试驾转化率可以达到 50%。

但当“用户体验”成为一种标签,用户成为营销的重点,相应的,用户会不自觉提高对理想的要求,差的用户体验会对品牌造成更大伤害。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想面对“汽车坐垫有水银”的攻击会有如此激烈的反映。

除去无中生有的舆论,理想真的将客户当成了上帝吗?

5月底,2021款理想ONE上市,许多4、5月份提车的老车主反映,当时销售向他们保证新款车年内不会发布,但当他们刚提完车,新款就发布了,众多硬件大幅度升级,老款车则终身无法实现部分最新功能。

有网友质疑:刚提车1000km就出新车?理想被谴责有利用用户清库存的嫌疑。

实际上,为了生存做出一些取舍无可厚非,特斯拉同样饱受“降价割韭菜”与“刹车失灵”的争议,即使一再辟谣,仍然对其舆论形象造成很大冲击。

但重视用户体验不应该只重视产品的质量,用户体验是把握人心,如果没有出新款车,旧款当然没有问题,但新款比旧款性价高,那么即使对旧款再满意,依然很难不委屈。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理想不能成了理想贩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敢问路在何方?如今造车新势力们各有长短,难分高下,所幸时间是公平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1个部门联合印发的《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2025年,自动驾驶的智能汽车达到规模化生产,并在特定环境下市场化应用。

蔚小理在制定战略目标时,都是以2025年为时间线。

四年后,或许就是决胜时刻。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462 字。

转载请注明: "蔚来"、"小鹏"、"理想",新能源汽车的中场时间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