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狗咬人”事件是基层治理生态显微镜

安阳“狗咬人”事件终于有了新进展:当地多名干部被问责,其中狗主人王新刚被撤职并被调离执法岗位。

11月23日下午,安阳市召开全市党员干部“转作风、提效能”警示教育整顿大会,强调要深刻反思“狗伤老人”事件,汲取教训。

回看此事,这么一件邻里间“鸡毛蒜皮”的小事,在证据清晰、多方介入的情况下,硬生生被拖成一桩举国关注的“大案”,需要反思的地方着实太多。

安阳“狗咬人”事件是基层治理生态显微镜

这起事件的最为荒诞之处,就在于简单起因跟“不简单”处理之间的落差感:由头就是一桩“狗咬人”的民事纠纷,事实清晰、责任分明,若狗主人及时认错、道歉、赔偿,若相关部门人员没那么多“推拖绕”,若不存在“不曝光不解决”、不需要媒体持续跟进,若受害者家属报警或投诉后纠纷进入“依法解决通道”,事情断不至于发酵成今天这个地步。

当地相关部门有一百个理由把问题处理好,没有一个理由把小事拖大拖炸。被狗咬伤后,老人家属陆续采取了打电话报警,向居委会反映,到城管、公安、工商、信访等部门求助,聘请律师等手段,可维权俨然踢到了铁板上,讨公道一度陷入了死胡同。

在各地都在推行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背景下,诸如此类的琐细矛盾,就该化解于前端,能尽早解决就别拖延,该依法处理就别含糊。

可“问题连着问题”的最坏情形,还是出现了。复盘当地涉事多方的处理应对全程,离“善治”期许无疑还有巨大差距。

家属维权与记者采访过程中遇到的很多场景,堪称一出出“现形记”:有“踢皮球”现象——事发后,公安让找城管,城管则称大型犬不能办证、不归城管负责,把球又踢给了公安部门,后期那两只狗又有了狗证;有“打太极”情况——有媒体记者在采访时,有的部门不接受,有的部门称等一等再说;有姑息纵容情节——王新刚所在单位某负责人玩起了“躲猫猫”,最终回应单位会督促,上级监管部门则有人驱逐记者还抢夺手机;有袖手旁观情形——那位负责人在现场看到有人持棍棒施暴,摆出看戏姿态,称“你看那些老百姓准备打架咧”……

安阳“狗咬人”事件是基层治理生态显微镜

到头来,“小事大成本解决”,不仅消耗了大量公共资源、损害了地方政府公信力,也很容易诱发“不闹不解决”的非常规化维权方式。

这里面的不作为情况,与其说是正常问题处理机制失灵的透视镜,不如说是局地基层治理生态失序的显微镜:它照出的是公平正义被懒政阻却、被冷漠刺伤的图景,也是推诿扯皮、敷衍塞责的作风病。

人们能从中看到个别公职人员耍无赖的豪横气焰,能从中看到相关部门有推诿无担当的官僚习气,能从中看到法治规则与公平理念在某些基层单位的阙如失守,能从中看到特权做派和人脉较量在暗处的涌动……

跳出个案看,如今,公共治理的“现代化治理”底色日益凸显,可现实中,仍有少数基层地方部门的治理仍处于“前现代水平”:他们缺乏尽心尽力为群众办实事解难题的服务意识,有的是高高在上的倨傲姿态,缺乏对党纪法规、法治理念的敬畏;有的是看后台、论背景、谋关系、搞包庇的徇私习性。这跟“基层治理现代化”要求不符,也为法纪所不容、与民心相背离。

事实上,安阳当地的警示教育整顿大会中就专门提到,这些不思进取不想为、求稳怕乱不敢为、本领欠缺不会为、消极懈怠慢作为、装模作样假作为、以权谋私乱作为情况背后,是立场不稳、作风不实、能力不足问题,并要求必须刀刃向内,坚决整改。对于不健康的基层治理生态,确实需要深入纠治整改、去正本清源。

说到底,“狗咬人”在基层治理中是件小事,但对当事人却是大事。“狗咬人”迟迟难解背后的基层生态是大问题。当地应引以为鉴,对照剖析、深刻检视、逐项整改,其他地区也很有必要对镜自照,根除推诿扯皮、敷衍塞责、漠视群众利益等不担当作风,切忌将很多小问题顺着“作风病”拖成大麻烦。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475 字。

转载请注明: 安阳“狗咬人”事件是基层治理生态显微镜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