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旭恒:一道“洪水冲不走的堤坝”

人物简介:杨旭恒,河南省新密市人,本科学历,中共党员,2011年11月参加公安工作,先后在新密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隗派出所、合成作战指挥中心、城关派出所、矿区分局工作,现任新密市公安局副局长,四级警长,一级警司警衔。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郑州市平安建设先进个人。

杨旭恒:一道“洪水冲不走的堤坝”

从警10年来,杨旭恒先后参与破获各类刑事案件230余起、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170余人,调处矛盾纠纷100余起,服务群众130余人次,多次受到上级肯定表扬。

在郑州“7·20”特大暴雨中,“超级英雄”——新密市公安局民警杨旭恒第一时间赶赴抢险一线,以一己之力救出51名群众。被洪水冲走10小时后,他凭借过硬本领成功自救,被广大群众称为“洪水冲不走的堤坝”。

11月19日下午,由河南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举办的“向榜样看齐铸政法铁军”河南新时代政法英模事迹线上报告会拉开帷幕。接下来,是杨旭恒的报告实录整理:

“7·20”暴雨期间,我在救援群众的过程中,经历了两场生死考验。今天能站在这儿向大家讲述当时的场景,我感到万分庆幸。虽有后怕,但我从未后悔。因为,我是人民警察,更是共产党员,保护人民群众是我们的职责和使命。

“即便被洪水冲走,也算是与家人、战友们作了最后的告别。”

记得7月20日13时,新密市城关镇东瓦店村多名群众报警,说家中正被洪水漫灌,人被困了。我和同事作为增援组警力,立即赶往现场。

我们赶到时,看到有的群众站在房顶呼救,有的在齐腰深的水中前行。风雨正劲,看到房屋墙体处的水位线持续上涨,我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安全转移被困群众。

这天注定是紧张忙碌的一天。处置完东瓦店村的险情后,我们又接到指令,翟沟村金河湾社区一楼漫水,多户群众被困楼上。我们二话没说,立即驾驶警车往那儿赶。

走到西瓦店桥口时,一辆面包车被洪水裹挟着撞向警车。我正准备倒车,却看见一名30多岁的女子蹚着水,试图用身体阻挡面包车。我立马跳下车,将这名女子推开。瞬间,两辆车碰撞在一起。“我车里还有孩子!”那名女子对着我哭喊道。我赶紧冲上去,拉开车门,将小孩儿抱下车。我和同事带着她们向桥北转移,但此处水深成河,我们走不了了,只能站在一个凸起的小石台上。

突然,我看见十几个人蹚着水,慌忙向西逃生。“那边水太深了,危险!”我吹响警哨,大声呼喊,引导他们躲到小石台上。大家刚站稳,“砰”的一声,一辆面包车被汹涌的洪水冲往下游。

站在1米高的小石台上,看着来势凶猛的洪水,我只觉得一阵阵眩晕。水位一直在涨,已漫过小腿。我掏出手机,把现场的情形录制成小视频发到工作群,又转发给妻子。那个时刻,我心里已经淡然:即便被洪水冲走,也算是与家人、战友们作了最后的告别。

在被困一个多小时后,战友们驾驶铲车赶来,往返3次,把我们这20多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被洪水冲出3公里远,闯过了4座桥。”

安全了!脱离死亡威胁的我感受着战友们抗洪救援的热情,又瞬间充满能量。我再次和战友们投入抢险工作。此时,双洎河彻底决堤,洪水泛滥。

17时许,有群众哭着报警:“俺家人还在树上困着,快要被冲走了,救救他吧!”此时,天色渐暗,指挥部确定救援方案和路线后,我和两名战友整理好救援装备,乘上大型铲车,毅然决然地出发了。

第一次救援,因为水太深,洪水流速太急,我们不得已只能放弃。随后,指挥部协调的两辆水陆两栖车到场。天越来越黑,雨一直下,我再次主动请战:“我熟悉情况,又是一名共产党员,让我去吧!”

一旁的西瓦店村老党员杨全要求和我一起去。

我俩整理好救援装备,乘坐水陆两栖车出发。我半蹲在驾驶座后面,刚把救援绳的一端系到救生圈上,车突然漂浮起来。洪水拍打着两栖车,车一点点倾斜,眼看就要翻了。司机大声喊着:“水太急,控制不住方向,快从车顶出去!”话音未落,我和杨全一下子被卷入洪水中。

鼻子、嘴、耳朵里瞬间都呛满了水,我被奔涌的洪水卷向下游。

完了!那一刻,我满心都是绝望。当头露出水面时,我凭着本能,不停地蹬水、扒水。这时,我听到杨全喊救命的声音。我得救他!我拼尽全力,将救生绳扔向杨全,他紧紧拉住绳子。在肆虐的洪水中,我俩像两片树叶,随波起伏。

“低头,该过桥了!”我们互相提醒着,恍惚间漂过了几座桥。

任由洪流冲着,我们往下游漂去,不知道漂了多久。黑暗中,满耳都是雨声、水流声。

我的手一直在水里划拉,试图抓住什么稳住身体。第一次,我抓住了根电线,太滑,没能抓紧。第二次,我碰到了一根塑料管子。我赶紧弯腰,抱紧水里的管子。身后绷紧的救生绳的那一端是杨全,我拼命拖拽着,喊他也抱紧管子。慢慢地,杨全也抱着管子站稳了。

我稍微缓过神儿来。周围黑乎乎的,隐约能看到矗立着的大铁罐。那里是湾子河村停产已久的铝厂,在我们辖区,我很熟悉。确定方位后,我又看到不远的水面上露出一个小台。仔细看,那是铝厂围墙柱子的顶端。在湍急的洪水中,那里算是相对安全的地方了。

我和杨全扶着树枝,慢慢挪到柱子那儿。长时间在水中浸泡,杨全冷得直发抖。我用手使劲把他推到柱子顶上。坐着缓了一会儿,他伸手拉我上去。泡水时间太长,我俩都体力不支,试了3次,我才坐到了柱子顶上。

淋着雨,腿泡着水,我俩面对面坐着,不敢挪动。

此刻,杨全的身子一直发颤,我紧握住他的手腕,鼓励他。倦意袭来,我就仰脸淋会儿雨,让自己清醒。

从西瓦店村被卷进洪水,一路漂到湾子河村铝厂,算了算,我俩被洪水冲出3公里远,闯过了4座桥。

雨越下越大,水位持续上涨。慢慢地,水淹至腰部。我们淋着雨,泡着水,腰酸腿麻。这个夜晚,我们能撑过去吗?能!绝望的念头一上来,就被我驱赶走了。想想家人,想想战友,想想还有许多需要我救助的群众,我必须挺住!

漫长的一夜过去了。天微亮,环顾四周,我知道,只要能转移到东南角不远处的铝厂办公楼上,我们就彻底安全了。

水位有些下降。积蓄些许体力后,我和杨全整好救生衣、救生圈,下了柱子。我们折了两根1米多长的树干,蹚着齐腰深的水,一前一后,拉着救生绳,拄着树干,摸索着向铝厂办公楼前行。

经过一番周折,我们终于来到了铝厂办公楼内。没想到,楼内还有5名被困的群众。借用其中一名群众的手机,靠着十分微弱的信号,我拨通了110指挥中心电话。

“我是杨旭恒。”电话接通的一刹那,接警员瞬间哭出声来,连声问我在哪儿。她说:“大家都没睡觉,找了你们一夜,担心了一夜。”我禁不住流着泪说:“我知道,战友们都在等我平安归来。”

7月21日9时许,我们7人被成功营救。(张毅力整理)

 

杨旭恒:一道“洪水冲不走的堤坝”

 

杨旭恒:一道“洪水冲不走的堤坝”

 

杨旭恒:一道“洪水冲不走的堤坝”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642 字。

转载请注明: 杨旭恒:一道“洪水冲不走的堤坝”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