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轿子山:近半个世纪“接力”保护濒危攀枝花苏铁

云南轿子山:近半个世纪“接力”保护濒危攀枝花苏铁

图为展示区内200余年树龄的攀枝花苏铁植株。 熊佳欣 摄

中新网昆明9月25日电 题:云南轿子山:近半个世纪“接力”保护濒危攀枝花苏铁

作者 熊佳欣

“在轿子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从村民自发到专业管护,珍稀濒危植物攀枝花苏铁的种群数量已从2016年的338株增加到现在的3565株。”轿子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下称“轿子山管护局”)科研所高级工程师胡春相告诉记者,该保护区内的攀枝花苏铁已经历了长达近半个世纪的“接力”保护。

攀枝花苏铁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也是珍稀濒危物种,生长于海拔1100—2000米的常绿阔叶林下或稀树灌丛中,是中国特有的古老残遗种,仅分布于四川南部和云南北部的干热河谷地带。轿子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北部禄劝县和东川区交界处,由轿子山片区和普渡河片区组成,其中,地势陡峭、河谷深切、地形封闭的普渡河片区是攀枝花苏铁在云南的重要分布区域。

云南轿子山:近半个世纪“接力”保护濒危攀枝花苏铁

图为李虎章正在为攀枝花苏铁幼苗除草。 熊佳欣 摄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我们村民就开始自发保护攀枝花苏铁。”禄劝县乌蒙乡阿布落村村长李虎章告诉记者,70年代初时,村护林员独自承担保护攀枝花苏铁的工作,然而由于攀枝花苏铁的分布区域遥远、分散,护林员巡视范围有限,难以遏止偷盗行为。在召开村集体会议后,阿布落村的30余户村民决定采用轮流值守的方式,一个月轮换一次,每月都有一户人家专门负责攀枝花苏铁的巡视、保护工作。

李虎章回忆,“那时我还年幼,轮到我家值守保护的月份,父亲就带着哥哥们上山巡视,发现偷盗情况或线索就及时制止并上报林业站。”1994年,云南省轿子山自然保护区成立,并于2011年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攀枝花苏铁的“接力棒”也从村民交到专业人士手中。

“起初,村民对保护区不了解,对我们是否能保护好攀枝花苏铁产生过质疑。”轿子山管护局科研所高级工程师胡春相告诉记者,包括阿布落村在内的村庄村民通过人工授粉、自行采子育苗、呵护成年植株等方式,为轿子山管护局对攀枝花苏铁的专业保护工作奠定了基础。

胡春相介绍,由于生境脆弱、生命周期长、人为偷盗破坏等因素,攀枝花苏铁分布现状呈现种群相互隔离、种群内片段化的格局,处于极度濒危状态。

对此,轿子山管护局先后建立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攀枝花苏铁育苗基地150亩、攀枝花苏铁展示区28.6亩,分别培育攀枝花苏铁苗木2265株、种植攀枝花苏铁1256株。攀枝花苏铁种群恢复和回归保护工作取得较好成效,打消了村民曾经的疑虑。

“让绿水青山成为村民增收的源泉,是我们在生态保护中必须做的。”胡春相表示,轿子山管护局已与乌蒙乡舍姑村委会成立社区共建共管示范点,由村民或村委委员担任管护员,并对自发保护、培育攀枝花苏铁的给予一次性补偿,旨在实现自然生态保护与村民发展致富共赢。

保护攀枝花苏铁的“接力棒”也传递到了李虎章手中。2021年1月,李虎章成为攀枝花苏铁兼职管护员,他踏着父兄的足迹行走在高山峡谷之间巡视保护。“据专家测算,原始状态下普渡河片区约分布有超过一万株攀枝花苏铁,希望在我们的保护之下未来能恢复这个数量。”李虎章说。(完)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286 字。

转载请注明: 云南轿子山:近半个世纪“接力”保护濒危攀枝花苏铁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