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成老纳粹的避风港?26年4次被撤国籍的他,为何能赖到97岁不走

加拿大成老纳粹的避风港?26年4次被撤国籍的他,为何能赖到97岁不走

关于奥伯兰德的国籍官司拉锯了26年还没结束,对于加拿大来说,遣返一位前纳粹军队成员为何如此之难?

赫尔穆特·奥伯兰德目前仍然居住在加拿大,距离2017年6月他第4次被加拿大政府剥夺国籍,已经过去了4年。

97岁的奥伯兰德身体孱弱,听力也丧失了,生活完全要依靠家人打理。对比1954年初来加拿大时的意气风发,他或许从没想到过,自己的晚年竟会如此曲折。

转折点出现在1995年1月,两名加拿大军官突然造访,让奥伯兰德曾经在纳粹德国服役的过往被揭露。此后,加拿大政府以他“隐瞒或歪曲参与纳粹战争罪行”的名义,多次试图撤销奥伯兰德的公民身份,并将其遣返。而奥伯兰德则坚持认为,自己是17岁时被强征入伍,而且只是担任翻译,并没有参与杀戮。

一桩官司打了26年,奥伯兰德的加拿大公民身份反复被撤销又被恢复。而近期,加拿大法院宣布将举行关于他被驱逐出境的听证会,这次会有一个最终结果吗?

“隐身”加拿大成为老板

奥伯兰德1924年在乌克兰出生,祖父和父亲都是内科医生,母亲是护士。1932年,乌克兰爆发了大饥荒,饿死了数百万人。作为孩童,他幸运地从灾难中存活下来。

1941年,家乡被德军占领,擅长俄德双语的奥伯兰德应征加入德国军队做了翻译,年仅17岁。这个决定,影响了他的一生。

奥伯兰德加入的军队叫做纳粹别动队(编号Ek10a),是由德国党卫军中一等兵组成的突击队,也是纳粹德国最残酷的机动杀伤部队之一。不过这支队伍的枪口对准的不是欧洲战场,而是手无寸铁的平民,是德占区艰难求存的犹太人。

1942年夏天,纳粹小队来到位于莫斯科以南约1000公里的顿河畔罗斯托夫。

接下来的一年半中,他们在这里杀死2万7千人,其中大多数是犹太人。这些人被命令沿着山沟排队站好,然后脱下衣服,以便于士兵们用子弹进行处决。

据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案卷资料统计,这支纳粹军队在1941年至1944年之间共处决了超过200万名犹太人。

奥伯兰德就是在这样一支臭名昭著的队伍中担任口译,服务了至少1年半。

甚至不止。非政府组织德加议会2018年披露的《奥伯兰德案件始末》中指出,奥伯兰德的工作职责包括:窃听和翻译苏联广播,在谈判期间担任口译员,参与德国军方与当地民众的审问,看守军事用品等。

奥伯兰德则坚决否认自己参与了这些罪行,他在2010年的法庭宣誓书中写道:“我当时只是一个小男孩,生活在恐惧之中,依令行事,别无选择。我绝对没有权力,我是在该团体中最年轻的人。虽然,我在德国武装部队里,但我没有杀死或伤害过任何人。”

二战结束后,奥伯兰德以德国公民的身份留在了德国。

1954年,奥伯兰德携妻子入境加拿大。彼时的他正是而立之年,身体强壮,精通德、俄双语,还拥有建筑方面的经验,很快就在加拿大一家建筑公司找到了工作。随后,他带着一家人搬到了安大略省南部小城滑铁卢的社区里,过上了平稳而富足的生活。

年轻的奥伯兰德能力突出,工作努力,很快就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公司,成为家庭的经济支柱。妻子玛格丽特则负责照顾家庭,抚养孩子。

加拿大成老纳粹的避风港?26年4次被撤国籍的他,为何能赖到97岁不走

·年轻时的奥伯兰德。

在邻居眼里,这对异国夫妇性格温和谦逊,遵纪守法,努力为社区做贡献,简直是社区里的模范夫妻。因此,当1960年奥伯兰德夫妻正式获得加拿大国籍时,周围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经历了乌克兰饥荒,又经历了二战,奥伯兰德希望自己后半生能在加拿大平静的小社区里安然落定。然而,他辗转来到的这个叫作“滑铁卢”的社区,似乎早就暗示着一场人生的“滑铁卢”正在酝酿。

国籍被反复剥夺又恢复

事实上,奥伯兰德的身份被揭露并不是偶然。

战后世界各国都在关注纳粹成员的去向和处理。早在1985年,加拿大就成立了战争罪犯调查委员会,对居住在境内的潜在战争罪犯进行详尽审查。当时一份秘密文件显示,奥伯兰德是被标记为特别调查的29个人之一。

10年后,当加拿大军官找到他时,奥伯兰德就知道这一切再也无法隐瞒,他坦白了自己的纳粹经历。很快,加拿大政府以反人类罪起诉了他。

从被起诉的那天起,奥伯兰德正式开启了长达26年的国籍保卫战。

加拿大成老纳粹的避风港?26年4次被撤国籍的他,为何能赖到97岁不走

·奧伯兰德和妻子。

加拿大政府认为,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奥伯兰德直接参与暴行,但是他在申请移民时隐瞒了曾参加纳粹别动队的经历,凭着这一点,也可以按照加拿大移民法遣返他。

于是在2000年,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判定他不应该获得加拿大国籍,次年,加拿大政府第一次撤销了他的加拿大国籍。

奥伯兰德不满于这个裁决,不断上诉,坚持以“未成年”“被强迫”“无杀戮”等理由为自己辩护。

虽然有记录表明,被征召入伍时,他的母亲确实多次向德军提起抗议,均遭到拒绝,但这些理由和证据并不足够撼动法院的判令。随后,一份来自加拿大全国各地12000人的联名请愿书提交到了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桌上,其中有700份签名来自滑铁卢居民。

居民们认为,“奥伯兰德在移民过程中所犯的错误不应该成为驱逐他的理由。他是加拿大的好公民,为社区贡献四十多年”,请求政府宽大处理。

2004年5月31日,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三名法官一致同意恢复奥伯兰德的加拿大公民身份。

奥伯兰德或许以为自己获得了胜利,但是他没有想到,这条上诉之路还刚刚开始。

法院这一决定遭到了加拿大犹太团体的强烈反对,他们绝不同意这位可能杀害了自己亲人朋友的纳粹同伙留在加拿大。在移民部的坚决抵制下,2007年5月17日,奥伯兰德第二次被撤销加拿大国籍。

经过奥伯兰德的强力辩护,法官提出,撤销其公民身份这一决定,忽视了当年他加入纳粹的现实原因。2009年11月17日,法庭以2比1的表决结果,再次宣布恢复奥伯兰德的加拿大公民身份。

裁决反复,最主要原因在于缺乏证据。此后在2012年和2017年,加拿大政府又先后两次做出撤销其国籍的决定。

2019年4月24日,奥伯兰德的上诉被驳回,法院维持原有裁决。至此,这场漫长的拉锯战似乎告一段落。

对于这一结果,犹太人显而乐见。加拿大犹太人大会组织前负责人伯尼·法伯称,“想象纳粹受害者的悲惨经历,他们可没活到95岁。”

多国介入成为博弈场

事情到了2019年仿佛可以收尾了,剩下的只是等待奥伯兰德被加拿大驱逐出境。然而俄罗斯、德国等国家的介入,使得这一案件再度掀起波澜。

2020年2月7日,路透社发布消息称,俄罗斯表示已要求加拿大移交一名95岁前纳粹别动队成员的档案,协助莫斯科调查1942年叶伊斯克孤儿院大规模杀害儿童事件。这名成员,正是居住在滑铁卢市的奥伯兰德。

俄罗斯所说的屠杀儿童事件发生在1942年10月9日和10日,正是当年奥伯兰德所加入的纳粹别动队犯下的恶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2019年10月公布的文件显示,孤儿院214名死去的儿童中,部分被活埋,部分在卡车车厢内因废气中毒而死。

美国调查委员会曾调查了解到,几名别动队成员和翻译在事件发生后几年中被逮捕定罪,“然而,奥伯兰德在德国投降后通过躲避预审机关的审查,得以逃脱刑事责任。”

俄罗斯侦查委员会就此提起刑事诉讼,要求加拿大提供与奥伯兰德案有关的法律材料,并且希望这个案件的审理在俄罗斯境内进行。

另一边,因为历史原因被卷入这起案件的德国,也在俄、加双方不断要求其提供能支持自身立场的证据材料时,倍感压力。

但是自移民局对奥伯兰德发布了遣返令后,加拿大仿佛没有了其他动作。2020年12月25日,俄罗斯驻渥太华大使馆失望表示,“加拿大政府拒绝就这一事件做出评论,没有要求过查看俄罗斯的任何文件。目前,大使馆不知与加拿大政府代表就奥伯兰德案是否还有任何对话。”

奥伯兰德在各国的博弈中寻找喘息空间,其律师普尔顿始终采取拖延战术,今年更以疫情限制、当事人年龄及身体状况等理由,要求永久中止对奥伯兰德的遣返程序。不难猜测,他希望加拿大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让奥伯兰德在这片土地上寿终正寝。

但是奥伯兰德的滞留引起了多方的愤怒。顿河畔罗斯托夫的人震惊地得知,一个为屠杀他们的刽子手担任翻译的人在加拿大生活,半个多世纪后,加拿大政府仍然无法将他驱离。

来自多伦多的丹青格12年前曾在顿河畔罗斯托夫帮助建设犹太社区。他当时的主要工作是跟幸存的家庭合作,确认死难者身份。对于加拿大政府针对奥伯兰德的处理,他非常不满,“正义是什么?正义不是为了以眼还眼,不是为了惩罚。正义只是意味着必须对某人的所作所为负责。”

理查德·马索是加拿大魁北克省前议员,现在是“以色列和犹太事务中心”的首席顾问兼对外事务副总裁。他说,奥伯兰德“过去20多年来一直在耍花招,现在该结束了。正义已经被拖延了,不能再缺席。年龄大不能成为逃脱惩罚的理由”。

迫于多方压力,加拿大法院终于在近日发布通知,将在今年9月举行关于奥伯兰德驱逐出境的案情听证会。而这场听证会结果如何,还是未知数。

这场国籍官司从1995年拉锯到今天似乎都没能结束,遣返一位前纳粹军队成员,对于加拿大来说成为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

栏目主编:顾万全 文字编辑:宋彦霖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徐佳敏

来源:作者:环球人物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592 字。

转载请注明: 加拿大成老纳粹的避风港?26年4次被撤国籍的他,为何能赖到97岁不走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