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批美式民主:肤色成了命根子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美国《独立宣言》的这些句子问世近245年了,却没有化为美国现实。就在不久前,美国前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被控杀害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案宣判,其谋杀和过失杀人罪名全部成立。这个迟到的宣判,让渴望种族正义的人们苦等了近11个月。美国总统拜登在宣判当晚公开讲,弗洛伊德之死让全世界看到系统性种族主义是美国“灵魂上的污点”。

美国社会需要一场灵魂拷问:为什么,美国种族主义原罪如此难除?为什么,少数族裔追求种族平等、种族正义的奋争,只能如寂寥荒野中的呐喊一般孤苦而无望?

历史的血泪,就像《汤姆叔叔的小屋》序言所讲述:“这个故事……其场景出现于迄今为止为斯文上流社会各集团所遗弃的种族……他们生长在热带阳光之下的祖先,所带来并永远遗传给其子孙的,是一种在本质上与残酷而跋扈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不同的民族气质,因此,多少年来,所赢得的只是后者的误解和蔑视。”自殖民地时期起,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凭借其政治、社会等领域的优势地位,在美国这片土地上系统性推行基于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政策,长期屠杀、压榨、迫害、歧视和攻击美洲原住民、非洲裔、亚裔以及其他少数族裔。直到20世纪中期之后,针对非洲裔的种族隔离制度才逐步得到废止。直到1943年11月,美国才废除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2012年才正式以立法形式就该法案道歉。

在当前的美国,种族主义犹在,而且是一种不断深度发酵的全面性、系统性、持续性存在。美国学者乔·费金曾深刻指出,美国可以被称为是“全种族主义社会”。《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评论强调,从不同种族入狱率、财富差距到教育不平等,在大多数社会指标上,美国少数族裔继续遭受着不成比例的痛苦,种族主义是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源。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无奈地表示:“因种族而被区别对待是数百万美国人悲剧性的、痛苦的、愤怒的‘常态’。”

一年多来,新冠肺炎疫情恰似一面镜子,照出了种族不公在美国挖开的一道决定生死存亡的种族鸿沟。美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疫情发生后,美国非洲裔成年人失业率远高于白人;新冠肺炎患者中,非洲裔、拉美裔和原住民的病亡率是白人的近3倍。由于美国一些政客借疫情污名化亚裔,致使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和仇恨犯罪不断升级。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20年,在美国16个主要城市中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比2019年上升149%;今年第一季度,在纽约、洛杉矶等15个大城市中针对亚裔的暴力犯罪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69%。

美国种族主义沉疴宿疾频起,严重违逆人类良知,也背离了美国作出的国际承诺。去年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期间,很多国家代表就已严厉批评之。今年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期间,116个国家的代表和有关国际机构对美国人权状况进行评议,再次呼吁美国切实解决种族主义、种族歧视等问题。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发表声明,敦促美国政府充分遵守其1994年批准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然而,美国的现实已令世人对其治理能力感到失望,正如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问题特别报告员滕达伊·阿丘梅所指出,对于非洲裔美国人来说,美国的法律体系已经无法解决种族不公与歧视。

“希望我的四个孩子有朝一日,可以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在此人们不根据他们的肤色,而是根据他们的品行来衡量他们。”非洲裔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渴望种族平等的梦想穿越了近58年时光,可美国社会还是那个以肤色作为命根子的社会,少数族裔依然深陷种族歧视噩梦。美式民主,只能让一代又一代美国人持续而无望地呼唤种族正义吗?倘若人民能够做主,来自广大民众的心愿岂会如此遥不可及?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施薇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602 字。

转载请注明: 人民日报批美式民主:肤色成了命根子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