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的非官方总结

特朗普时代的非官方总结

1月20日是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的就职之日。据美联社报道,离任总统特朗普当天一早会从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出发,举行21响礼炮的送别仪式后,最后一次乘坐“空军一号”专机飞赴佛罗里达海湖庄园,开启其前总统的生活。

没有按常规邀请当选总统赴白宫“熟悉情况”,也没有按惯例参加新总统的就职典礼,连电话“交接”都没有……特朗普把美式政治“绅士”外衣一股脑地抛掉,到离任时依然不改其特氏“风范”。相反,在离任前一周,特朗普专门飞赴得克萨斯,视察美墨边境墙……

从“建墙”肇始,到“建墙”终了,建墙是特朗普的政治logo,也是特朗普主义的鲜明标识。时光倒流,五年前特朗普宣布参选的“施政纲领”之一就是——一旦当选总统,将在美墨两国边境修建一道隔离墙,并且还要让墨西哥政府为此买单。面对此等“惊人之语”,许多人当时认为不过是这位“大嘴”商人靠出位反智言论吸引一下眼球,最终只会是昙花一现。想不到,特朗普正是靠着种种“不靠谱”的言论一路过关斩将,不但杀出重围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而且频频依靠“下三路”战术打赢了志在必得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

特朗普进入白宫之后,“反智主义”并未消失。从喝消毒剂治新冠到宣扬抗疫“神药”羟氯喹,从反对戴口罩到不顾隔离措施,特朗普即便本人感染新冠也要将反智反科学进行到底。一方面,反智是真不懂科学,另一方面也是有意装傻,迎合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反智主义传统,以赢得选票。商人和脱口秀明星出身的特朗普本来是华盛顿政治圈的“局外人”,入主白宫后他没有任何政治道德羁绊与规矩意识。如同公牛进了瓷器店,他彻底颠覆了华盛顿的政治生态——“谁都没能像特朗普那样带来十足的颠覆,无论是在风格上还是在政策上。”

凡是奥巴马支持的,特朗普就反对——从内政到外交,从医改到伊核,特朗普一股脑地推翻前任政府的大政方针。特朗普打着“反建制”“反精英”的旗号,在移民问题上转向强硬,在种族问题上公然迎合民粹主义。其结果是,族群对立、社会撕裂严重,打砸抢烧成为美国街头的“风景线”,“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席卷美利坚大地。

当然,特朗普政府的内政有其刺激经济发展的合理成分,他吸纳了部分里根主义——降低税收、减少政府管制,这也是四年来美国经济和股市曾一派欣欣向荣的根源所在。不过,反理性的“神经刀”式抗疫毁掉了一切,特朗普的连任梦也因此破灭。

四年前,特朗普依靠社交媒体赢得了大选胜利。特朗普曾亲口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没有推特我当不上总统”。当政四年里,特朗普将“推特治国”发挥得淋漓尽致。在特别激动的日子,他每天会发100多条推文。

特朗普通过社交媒体战天斗地,除了其家人,似乎没人免遭他的推特怒火,许多是有失总统身份的人身侮辱与攻击。他还几乎与传统媒体圈闹翻,“fakenews”成为其指责传统媒体的口头禅。特朗普更是打破定规通过社交媒体发号施令,连内阁任免和白宫人事任命都是首先通过其社交媒体发布——2018年3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就是看到特朗普的推文才知道自己被炒了鱿鱼。

特朗普这种如此儿戏的做派,让许多美国精英人士痛心疾首。而且,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许多是错得离谱的谎言。美联社报道称,在这个平台上的最后几个月里,有470多条推文被推特标记为虚假信息。

由于被认定煽动支持者攻入国会山,分别拥有8800万和3500万粉丝的推特和脸书个人账号被关闭,特朗普的“社会化死亡”为其下台留下极具讽刺意味的注脚。

外交上,除了伊朗等几个美国敌手之外,这几年最痛恨特朗普的其实是美国的欧洲盟友。欧洲政坛旗手默克尔访问白宫,特朗普拒绝与其握手以公开羞辱。特朗普宣扬北约无用论,鼓动英国“脱欧”,退出欧洲经营数年才达成的伊核协议和气候问题巴黎协定,跨大西洋关系跌入冰点。

特朗普政府秉持“美国优先”,不管国际道义一味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一系列单边主义操作更让其失去了道德制高点。从“退群”成瘾到制裁成瘾,从动不动就打贸易战到“长臂管辖”把他国公司纳入黑名单——美国从来没有解决问题,而是制造更多更棘手的问题。连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都指出,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事务上反复无常”“交易般的手法”已经给包括盟友在内的世界造成了“严重混乱”,“这严重削弱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也就不足为奇了”。

随着特朗普的离任,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许多人长舒了一口气。但应当看到,特朗普主义是美国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不会一下子销声匿迹。从7000多万张支持选票可以看出,特朗普主义有生存的土壤,随时会死灰复燃。

文/向长河(国际问题学者)

图源/新华社

内容来自北京青年报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859 字。

转载请注明: 特朗普时代的非官方总结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