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贫富差距加大,美西方难辞其咎

慈善机构乐施会最近发布调查报告称,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球99%的人收入在疫情期间减少,1.6亿人陷入贫困,而全球十大富豪拥有的财富在过去两年翻了一番,从7000亿美元跃升至1.5万亿美元,是全球最贫穷的31亿人拥有财富总和的6倍。清晰明了的数据,揭露了全球发展面临的残酷现实:疫情期间,全球贫富差距显著加大。

是什么加剧了“富人更富、穷人更穷”的不平等趋势?为什么全球贫富差距不断加大?剖析全球经济体系的运行模式和各国财政货币政策的实施逻辑,可以发现,全球贫富差距加大,美西方国家难辞其咎。

疫情发生后,以美国为代表的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实施了超宽松货币政策。自2020年3月开始,美联储实施史无前例的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其资产负债表规模从2020年2月的4.2万亿美元快速扩张至如今的8.76亿美元。美联储“印钞机”轰隆作响,“饮鸩止渴”的代价却需要万千美国普通民众承担。在短期刺激经济后,美国通货膨胀高企,股市和房价暴涨,能源和食品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富人不断“割韭菜”“薅羊毛”,穷人勉强维持生计,深陷贫困深渊。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呈现明显分化趋势,内部贫富分化不断加大。

无独有偶,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默契”地争相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引发全球性的通货膨胀和外溢效应。在发达经济体逐渐实现经济复苏的同时,全球性产业链供应链紊乱、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能源供应紧张等风险日益凸显,加剧了经济复苏进程的不确定性。最新公布的《2022年世界不平等报告》显示,过去20年里,在全球收入最高的10%人群和收入底层的50%人群之间,收入差距几乎翻了一番。

更荒谬的是,在全球经济艰难复苏的同时,仍有国家只顾本国利益,漠视贫富分化等全球发展问题。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热衷于“脱钩”“断链”“筑墙”,动辄运用“长臂管辖”,实施经济制裁,甚至为地缘政治利益不惜动用武力威慑,干涉他国内政。美国在阿富汗、叙利亚等国造成的战争动荡,在中亚、拉美等国策动“颜色革命”,留下了经济破败、民生凋敝的烂摊子。美西方国家支援发展中国家抗疫和经济复苏的承诺迟迟不兑现,却急于运用“实体清单”“芯片禁令”等手段制裁中国科技企业,为全球经济复苏和创新增长带来“负能量”。正如巴黎经济学院世界不平等实验室联合主任钱塞尔所言:“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全球最富有的0.01%的人持有的财富份额已经从7%左右上升到11%。危机并没有扭转这一趋势,反而放大了它。”新冠肺炎疫情本已对全球经济带来巨大冲击,而美西方国家应对危机的方式,又进一步加剧了贫富分化这场席卷全球的“传染病”。

如今,随着发达国家率先开始经济复苏进程,一些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出现“急刹车”或“急转弯”态势,由此引发的严重负面外溢效应,给世界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挑战,广大发展中国家深受其害。发达经济体通过全球金融体系,将通胀压力传导到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引发发展中国家资本外流、货币贬值、股市下跌等综合问题,加重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迟滞发展中国家复苏进程。对于一些经济低迷的发展中国家而言,这甚至可能引发更深层次的社会危机。世界银行预测,到2023年,所有发达经济体的经济活动可能都会从疫情期间的打击中恢复,但预计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经济产出仍将比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的水平低4%。全球经济呈现“K型”复苏态势,不同经济体、不同群体之间分化严重。无怪乎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批评说:“全球不平等问题加剧,全球金融体系难辞其咎。”

世界经济正在逐渐走出低谷,全球各国乘坐在一条命运与共的大船上,唯有同舟共济,才能闯过逆流险滩。坚持多边主义,维护公平正义,采取负责任的经济政策,把控好政策外溢效应,避免给发展中国家造成严重冲击,是主要发达国家应尽的国际义务。全球经济复苏,不应该有任何国家掉队!(高 乔)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2年01月25日 第10 版)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589 字。

转载请注明: 全球贫富差距加大,美西方难辞其咎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