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边境税越来越近:法国力推落地 欧洲议会通过“碳边界调整机制”议案

  碳边境税作为“碳边界调整机制”的主要内容越来越受到关注。法国作为欧盟版碳边境税的主要支持者,在其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法国将碳边境税视为自身的核心关切,不仅是为了积极投身全球气候治理,彰显《巴黎协定》东道主国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雄心,而且背后也蕴含着自身政治与经济上的重要考量。“碳边界调整机制”虽然在欧盟层面有序推进,但依然面临多重阻力。

  近日,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部长勒梅尔前往日内瓦访问世界贸易组织(WTO),与WTO总干事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就世界经济复苏、WTO改革、气候变化等议题进行磋商。值得注意的是,期间勒梅尔与伊韦阿拉共同宣布,WTO将与多个欧盟国家成立工作组,就欧盟“碳边界调整机制”(CBAM)在WTO框架下的合规问题展开合作。

  就在3月10日,欧洲议会压倒性地通过了“碳边界调整机制”议案,欧委会经济专员真蒂洛尼在议案辩论中指出,欧委会2021年夏季将启动气候与能源法案修订案,“碳边界调整机制”将是重中之重。这意味着碳边境税作为“碳边界调整机制”的主要内容已越来越近。法国作为欧盟版碳边境税的主要支持者,在其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法国力推碳边境税

  “碳边界调整机制”由欧盟委员会在2019年12月出台的《欧洲绿色协议》中提出,首要目的是避免“碳泄露”,即欧盟企业为规避生产中严格限制碳排放的环保标准而将生产转迁至第三国的情形,从而达到实现《欧洲绿色协议》的基准目标和更具雄心的欧盟2030年减排目标。“碳边界调整机制”实施的主要手段是对生产过程中碳排放量不符合欧盟标准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又称“碳边境税”或“碳关税”。

  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是首个提议征收碳边境税的欧洲领导人,此后碳边境税成为法国的重要政策主张。法国前总统萨科齐也曾表示,“生产‘脏东西’的人必须付出代价”。法国前总统奥朗德时期的工业复兴部部长阿诺德·蒙特伯格上任伊始便提出实施碳边境税,但出于对引起贸易争端的担忧,碳边境税在当时的欧洲并未获得主流支持。

  尽管如此,法国从未放弃在欧盟框架下实施碳边境税的想法,法国总统马克龙曾在2017年表态,“碳关税对于欧盟的公平环境转型必不可少”。时至今日,气候变化成为全球重要议题,减少全球碳排放迫在眉睫,欧盟为避免所谓“碳泄露”,已将碳边境税作为自身绿色转型的重要抓手,法国更是在推动碳边境税落地上持续发力。

  在欧盟框架内,法国不断提供政策建议,引领欧盟碳边境税实施方向。2019年欧委会在《欧洲绿色协议》中正式提出“碳边境调整机制”,并于2020年3月正式启动磋商咨询程序,法国积极响应,于2020年4月向欧委会提交具体实施建议,将“完全符合WTO规则”作为重要关切,力图消除外界对于欧洲新型贸易保护主义的质疑。

  在欧盟框架外,法国不仅积极对接WTO,例如勒梅尔此次与伊韦阿拉的会晤,同时试图通过筹办国际会议、论坛等方式增信释疑,以获取外界支持。今年3月23日,勒梅尔与法国外交部部长勒德里昂、生态转型部部长蓬皮利一同主持召开针对“碳边界调整机制”的国际会议,与众多政府官员、国际专家就该机制的未来展开讨论。会议当天,勒梅尔等3人还联合其他8个国家的17名政府官员,共同发表了支持该机制的公开信,表示这是解决“碳泄露”的有效途径,强调欧盟将确保该机制符合WTO规则,并杜绝对第三国企业的歧视现象。法国外交部也明确表示,2023年落实“碳边界调整机制”将是法国作为2022年欧盟轮值主席国的优先事项。

  法国的政治经济考量

  结合法国在欧盟内外的积极运作,种种迹象均显示出法国对于推动“碳边界调整机制”、实施欧盟版碳边境税的坚定决心。有分析认为,法国将碳边境税视为自身的核心关切,不仅是为了积极投身全球气候治理,彰显《巴黎协定》东道主国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雄心,而且背后也蕴含着自身政治与经济上的重要考量。

  首先是政治考量。法国借助碳边境税引领欧盟绿色政策,从而巩固自身在欧盟的话语权。随着气候变化议题重要性的不断上升,世界各国逐渐将环境保护融入自身的政策之中。自欧委会2019年发布《欧洲绿色协议》确立绿色转型作为施政纲领后,绿色转型与数字经济一道成为欧洲的发展趋势及欧盟领导层的执政方向。在这种背景下,法国对于碳边境税的大力推动,是对欧盟环境政策的引领,也是对自身在欧盟影响力的巩固。

  同时,法国还助力完善欧盟的气候治理体系,在气候变化议题上打造欧式标准,重塑欧洲影响力。马克龙领导的法国政府不断强调保持战略独立自主,试图凝聚欧洲以一致声音对外,在现有世界格局中保持欧洲影响力,而气候变化议题正是马克龙政府实现这一目标的绝佳平台。事实上,欧洲国家在经济增长与温室气体排放的“脱钩”进程上位于世界前列,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了先发优势,碳边境税的设立更是欧盟对于自身环境标准的输出,不仅进一步增强了在气变议题上的话语权,同时也有助于增加自身在全球治理格局中的影响力。

  从经济考量上看,碳边境税不仅将为欧盟带来额外财政收入,更将助力工业回流,实现“工业主权”。目前,欧洲对于工业生产有着较为完善的环保标准体系,而欧洲诸多工业厂商却因过高的环保成本选择将生产迁至第三国。对于法国而言,这不仅违背了欧洲设立高环保标准的初衷,同时将法国与欧洲的工业分流至他国,与法国战略自主中的“工业自主”理念大相径庭。欧盟层面在“工业自主”上与法国有着一致看法,在欧委会副主席蒂默曼斯看来,碳边境税对欧盟的工业至关重要,“‘碳边界调整机制’关系到欧盟各行业的生存发展。欧盟有必要推出相应的政策、措施,保护欧洲的企业不受恶性竞争的威胁”。

  全面落实阻力重重

  “碳边界调整机制”虽然在欧盟层面有序推进,但依然面临多重阻力。

  第一,欧洲议会内部对于是否将“逐步减少免费碳排放配额”纳入该机制存在明显分歧。欧盟企业从事生产活动时需购买相应的碳排放额度,欧盟政府为支持企业同时免费提供部分额度,但近年来欧盟企业获得的配额已逐年减少,是否取消免费配额成为欧洲议会内部关于该机制的最大争议。由于欧洲议会人民党团的强烈反对,此次通过的“碳边界调整机制”议案并未纳入“逐步减少免费碳排放配额”的条款,法国绿党代表雅尼克-贾多表示,部分议员打破了议案中最具有雄心的部分。

  第二,美国不愿将包括碳边境税在内的绿色规则制定权拱手让人。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于3月访法,并与勒梅尔就气变议题进行磋商。克里在此期间表示,不希望欧洲在4月22日全球领导人气候峰会前征收碳边境税,并指出“无论我们是否认为碳边境税是正确的工具,我们还未能坐下来对其进行评估”。有分析指出,克里的表态透露出美国并不希望欧洲引领各项绿色标准制定的心态。

  第三,外界对于碳边境税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质疑不断。尽管法国、欧盟不断释放出该机制将符合WTO规则的表态,但外界对于该机制的贸易保护主义质疑从未停止。例如,在3月23日勒梅尔等3人主持的国际会议上,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副主席巴·索科纳强调,欧盟“碳边界调整机制”将损害那些“财力和人力不足的国家”的利益。在索科纳看来,依据“碳边界调整机制”,非洲国家出口到欧洲的产品将被征收高额的碳关税,这不利于非洲国家经济发展,欧盟须从全球的角度看待这一问题。(经济日报 记者 钱通)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019 字。

转载请注明: 碳边境税越来越近:法国力推落地 欧洲议会通过“碳边界调整机制”议案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