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环球转型之困:文体健康失利金融“失踪”仍靠地产本行撑门面

苏宁环球曾经设立的三大战略转向方向,如今很多已不见踪影,有的则呈现“烂尾”状态,实在让人唏嘘不语。

曾经豪言壮志的转型,如今回头看发现,过去六年的转型对苏宁环球来说改变了什么,可能苏宁环球自己也说不清。为三大转型设立的子公司和并购项目盈利堪忧,唯一拿得出手的“门面担当”仍然是“老本行”地产。

苏宁环球转型之困:文体健康失利金融“失踪”仍靠地产本行撑门面

战略转型:雷声大,雨点小

2015年4月,苏宁环球确立了“大文体、大健康和大金融”三大战略转型方向。

在此之前,苏宁环球已经在文化传媒领域有所布局,例如2014年7月从控股股东手中购得苏宁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下称“苏宁文化”),并增资该公司,此后还以该公司在2014年末、2015年初先后参与投资江苏聚合创意新兴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和苏宁环球影业投资有限公司。

确立战略转型方向后,苏宁环球时任高管豪言“三年内会有一个不输于甚至超过地产主业板块业务的崛起”,公司转型步伐也随之更为坚定。

首先体现在设立子公司的数量上。

Wind显示,苏宁环球2014年共20家子公司,但2015年数量提升至33家,2018年增至42家,此后增速放缓,截至2020年子公司共44家,数量相较2014年增加超一倍。

在这其中,除了“大类别”投资公司——文化产业公司、苏宁环球影业投资公司、苏宁环球传媒公司、苏宁环球教育投资公司、苏宁环球(上海)金融信息服务公司、苏宁环球健康投资公司外,还有一些是细分领域子公司,如5家文化产业子公司和4家医美行业子公司。

然而与子公司数量“倍增”相反的是,苏宁环球年报中“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情况”中披露的公司数量锐减,2014年年报中为13家,但在2020年年报中仅3家,且这3家均为房地产开发公司。

这也意味着,苏宁环球并未再披露其他为转型设立的子公司资产和业绩等数据。

计提商誉,多个项目“流产”

《眼镜财经》注意到,苏宁环球子公司多为自己投资设立,较少并购而来。然而想要从一个行业跨界多个行业,并购无疑是最为快捷有效的路径。苏宁环球为何不选择大量并购来实现多领域发展?

原来,苏宁环球并非未尝试,而是多个尝试均无疾而终。

事实上,纵观苏宁环球确立三大转型方向后六年来的并购,不仅因为所涉行业众多显得“眼花缭乱”,而且也因成功的案例屈指可数令人印象深刻。

2015年6月16日,苏宁环球传媒公司公开认购及受让韩国动漫游戏公司REDROVER部分股权454亿韩元(约合2.42亿元人民币),占总股本20.17%,为REDROVER第一大股东;

苏宁环球转型之困:文体健康失利金融“失踪”仍靠地产本行撑门面

2015年11月,苏宁环球公告以收购和增资形式获得是亚洲新生代娱乐公司FNC22%股权,交易对价3.03亿元,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2018年4月,苏宁环球控股孙公司完成6356万元收购上海天大医疗美容90%股权。

但这些被购资产业绩或难言乐观。

2017年,苏宁环球出售REDROVER股权,根据转让股票价格等,计提商誉减值0.78亿元,后因2018年继续出售从而不再控股REDROVER,而进行了商誉及商誉减值准备冲回;2020年度,苏宁环球对上海天大医疗美容医院计提商誉减值2425.08万元。

一位资深券商人士告诉《眼镜财经》:“并购完成只是游戏的开始,或者说只是一小部分,更为重要的是并购后的整合能力。并购会形成较大商誉,过高的商誉无疑是一颗隐藏的炸弹,一旦爆炸就会引发业绩爆雷,导致上市公司股价暴跌,进而引发一系列不良反应。”

除了上述并购完成的案例,苏宁环球还有很多“流产”的并购。

2015年6月18日全资子公司苏宁环球传媒有限公司与韩国OCON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向韩国动漫企业OCON进行增资并持有其30%左右股份;设立合资公司作为开拓中国动漫市场的主体,其中苏宁环球传媒有限公司占70%左右。此后未有进一步公告。

2016年7月,苏宁环球公告要以2.08亿元收购上海伊尔美港华医疗美容医院80%的股权,但在2017年以失败告终;2018年12月打算3.71亿元收购控股股东旗下宜兴苏宁环球现代农业有限公司100%股权进入康养产业,一个月后终止。

文体、健康“失利”,大金融“失踪”

另一个衡量苏宁环球转型成效的直观指标是主营收入构成。

近年来,苏宁环球营收构成分为五大行业:房地产、建筑、酒店、文化创意和其他。前三大产业为苏宁环球传统业务,房地产和建筑产业自借壳以来就有,酒店业务从2008年开始单独分类出现。

而文化创意的营收从2015年0.79亿元,升至2016年和2017年的2.22亿元和2.53亿元,此后开始断崖式下降,2018年-2020年均在4000万元左右。与之相对应的是,文化创意业实现的营收在营收总额中的占比在2017年达到高峰——4.39%,此后开始下降,最近三年占比均在1%左右。

“其他业务”具体包括哪些业务,苏宁环球并未列明。不过“其他业务”的收入历年走势与文化创意业极其相似,也是2017年达到顶峰,随后逐年下滑,最近两年其他业务营业收入为4000万元左右,占比1%左右。

此外《眼镜财经》注意到,虽然大文体和大健康板块营收占比极低,但苏宁环球尚在年报中重点分析,然而近年来大健康被提及的越来越少,2018年年报中仅称“文体、健康、金融转型工作有序推进”和“强势介入文化、健康、金融等产业”,2020年年报中则未再提及金融领域的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据接近苏宁环球的人士透露:“贾森原来是在苏宁环球主管投资与转型的副总裁,主导了苏宁环球在健康和医美产业转型的一系列投资并购。”

资料显示,贾森2014年进入苏宁环球,先后担任董事、监事、副总裁职务,在2017年同时担任董秘职务,但2018年4月辞去董秘和副总裁职务,离开了苏宁环球。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306 字。

转载请注明: 苏宁环球转型之困:文体健康失利金融“失踪”仍靠地产本行撑门面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