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高估值收购,一边高管大“换血”,华仁药业这次能否给深交所合理解释?

一边高估值收购,一边高管大“换血”,华仁药业这次能否给深交所合理解释?

7月27日晚间,深交所向华仁药业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解释说明恒星制药高估值的合理性。

记者注意到,7月23日,华仁药业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西安曲江华仁药业有限公司以8亿元收购安徽恒星制药有限公司全部股权。

本次收购是华仁药业一次不小的业务尝试,通过将恒星制药变为子公司的行动,实现从大输液到精麻领域的交叉拓展。

截至7月27日收盘,华仁药业报收4.21元/股,跌幅1.64%,总市值达49.77亿。

一边高估值收购,一边高管大“换血”,华仁药业这次能否给深交所合理解释?

大输液迈向精麻用药

公开资料显示,华仁药业创建于1998年5月,是一家集产、学、研为一体的,以医药、大健康、医疗器械和医疗服务为主的国有控股医药健康产业集团,也是山东省应急储备定点输液生产企业。

而恒星制药主要从事国内原料药、小容量注射剂、片剂、胶囊、颗粒剂、散剂研发、生产、销售,生产剂型全为当前呼吸系统、精麻类一线用药。目前属于可生产二类精神药品原料药的定点生产企业之一。

根据公告,华仁药业方面认为,此次收购象征着华仁药业的业务领域从大输液、肾科等大设备医疗方向向着更加精细化的呼吸系统、精麻药物领域拓展。

关于收购项目,据公司披露,拟以自有资金8亿元收购恒聚星医药100%股权,并间接持有恒星制药100%股权,标的公司评估价值为8.01亿元,净资产增值率为2332.6%。

而早在4月18日,华仁药业即与安徽恒星制药有限公司及其实控人刘经星签订了《合作意向协议》,约定以评估机构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所示评估结果为依据协商确定最终的标的股权的交易对价。而在三个月后的7月23日,曲江华仁与玉林市健鑫商业合伙企业、宜春聚特星商贸中心、宜春景物星科技合伙企业等有关单位正式签署了《关于西安恒聚星医药有限公司暨安徽恒星制药有限公司100%股权的股权收购协议》。

此次收购,华仁药业方面承诺,在2021年-2023年业绩对赌期间,恒星制药将分别实现6000万元、8000万元、1亿元的扣非净利润。本次交易完成后,恒星制药将成为华仁药业的全资子公司。

而深交所关注函要求说明,恒星制药高估值的合理性,要求说明恒星制药喷他佐辛注射液尚未投产的情形下,预计未来实现高销售收入及高增长率的审慎性。深交所还提出,请结合恒星制药与中标集采省份签订合同或订单数量、价格、期限等情况,说明销量预测明显高于历史期间的合理性。

高层迎来密集“换血”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华仁药业宣布收购恒星制药100%股权的当天,该公司还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裁舒文的书面辞职报告。舒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辞职后不再继续担任公司其他职务。舒文原定任期自董事会聘任之日至第七届董事会届满。

同时,经公司董事长、总裁杨效东提名,并经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二次提名委员会审核,拟聘现任副总裁卜国修为执行总裁,拟聘现任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吴聪为高级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拟聘现任财务总监韩莉萍为副总裁、财务总监,并且拟聘任王君红、张巍、张晶磊、冯新光为副总裁,任期自本次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七届董事会届满之日止。

令人费解的是,舒文仅出任副总裁一年就提出了辞职。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华仁药业管理层变动非常频繁。尤其在2019年,华仁药业执行总裁、副总裁约四人均离职,董事长也由“直销大王”周希俭变更为杨效东。

频繁收购致负债高升

那么,收购恒星制药是否与近期人事变动相关?据华仁药业官网公告称,本次收购的目的在于丰富和完善公司产品线、补充公司治疗性品种,实现资源共享、领域交叉。恒星制药是以科研为核心的企业,经过多年沉淀投资,盈利能力已初步显现。它在精麻药领域已累积大量的核心技术,7个品种获得国家药监局精麻药品立项批件。其研发的呼吸系统用药多索茶碱注射液(10ml:0.1g)已进入国采第四批集采,与6个省份已签完合同,并从5月份开始供货,销量、业绩迅速提升,增加了恒星企业的价值潜力。

再看近年来华仁药业的经营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三年间华仁药业的股权易手转让两次。2016年,因业绩下滑等原因,股权从华仁世纪集团转让给广东永裕恒丰,“直销大王”周希俭入主;2019年,因业绩持续无改善,华仁并购韩后公司失败,当年6月份,国资入主,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通过股权受让的方式成为公司新的实控人。当年,华仁药业实现扣非净利润8874.55万元,相较于2018年时已经增长1.6倍。

7月6日,华仁药业发布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6800万元–800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3511.37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93.66%-127.83%。

自2019年业绩好转之后,华仁药业的并购动作越来越多。2020年6月,华仁药业斥资3.85亿元收购裕源药业、新科药包100%股权,且两家在去年也顺利完成了业绩承诺。不过,频繁收购也给华仁药业资产负债率带来了压力,数据显示,去年收购裕源药业两家公司后,华仁药业2020年末资产负债率由上年末的17.04%升高至31.8%,2021年一季度再次升高至42.47%。而这也许是监管提出质疑的关键地方。

记者 王丽颖 实习生 赵青子

见习编辑 胡鑫宇

责任编辑 孙霄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084 字。

转载请注明: 一边高估值收购,一边高管大“换血”,华仁药业这次能否给深交所合理解释?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