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网评:搬掉双循环堵点优化流通体系

4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用好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推动经济稳中向好,凝神聚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通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堵点,为“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发展提供持续动力。

打通堵点对构建新发展格局至关重要。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堵点在哪里?就在现代流通体系上。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才能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如果生产、分配、交换、消费不能打通,就无法形成动态平衡;如果缺乏现代流通体系支撑,就无法实现整个国民经济整体效能的提升。在疫情期间,复工复产最先恢复的是投资企业,然后复商、复市,再后复学,其顺序取决于流通制约。大部分人不能流动,消费就很难上去。如果不解决现代流通的问题,包括商流、物流、资本流、信息流和人的流动,国民经济大循环就不能顺畅实现。

国内大循环的堵点多个环节都存在。由于技术原因,产品竞争力还不强,时常被“卡脖子”;由于存在“过度”生产,导致价格大幅度波动,“丰产不增收”挫伤生产者的积极性。中等收入群体占比偏小,低收入群体形不成有效需求,效率与公平的分配矛盾对经济循环阻碍非常大。流通环节成本高、效率低,成本明显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更高于发达国家。各地对车辆超载的规定、进入城区货车的标准要求、对鲜活农产品运输的界定不同,各种罚款增加了成本。海运、铁路运输和公路运输标准不一,需要转运,必须要重新分装打包,也增加了成本。消费是经济发展的“压舱石”,也是整个循环的归宿,但目前储蓄率过高,而消费率过低,一旦较大比例储蓄没有效转化为有效投资,势必掣肘经济循环。

国际循环的堵点更为复杂。我国作为进口方,主要需求国际先进技术及其产品,而发达国家是否愿意出口,变数甚大,事实证明“卡脖子”越来越多。而从出口看,我国成为中等偏上收入发展中国家之后,很多发达国家阻止我国净出口,相应产品的出口基本上没有进一步扩大的空间,这种模式的经济交往仍具有很大不确定性。

打通双循环的堵点关键靠制度创新。针对国内大循环的堵点,需要加大研发投入和研发支持力度,牢牢抓住自主知识产权,降低对国外进口芯片、控制器等核心技术的依赖。通过城乡要素融合等措施,实现农村土地的资本化收益,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减少流通费用,降低高速通行费,在运输条件、物流车辆载重、生鲜产品标准等方面,建立全国统一标准,消除地区差异,降低物流成本。刺激居民消费,关键要降低居民对未来支出的不确定性,减少预防性储蓄。这就涉及深化住房、医疗、教育和养老等方面的改革。深化制度型开放,推动更高水平更高标准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将自由贸易试验区可以复制、可以推广的经验在更多地区推行,重塑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为深度参与国际经济循环创造条件。(张全林)

栏目主编:顾万全 张武 文字编辑:宋慧

来源:作者:金羊网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210 字。

转载请注明: 金羊网评:搬掉双循环堵点优化流通体系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