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思林杰9成收入依赖“果链”,被问询​后对赌协议才终止

广州思林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林杰”)目前正在冲刺科创板IPO。此次IPO,其拟募集资金5.57亿元,将用于嵌入式智能仪器模块扩产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运营资金,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思林杰高度依赖苹果产业链,报告期内9成收入来自“果链”,带来不小的风险。2020年,思林杰营业收入增加,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却不升反降,应收账款大幅增加。

同时,思林杰被问询后才终止对赌协议,也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IPO观察|思林杰9成收入依赖“果链”,被问询​后对赌协议才终止

9成收入来自“果链”

大客户也是供应商或关联方

思林杰成立于2005年,主要从事嵌入式智能仪器模块等工业自动化检测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及销售。

财务数据显示,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报告期),思林杰营业收入分别为1.21亿元、1.19亿元、1.89亿元及1.1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510.53万元、2958.85万元、6283.43万元及3770.93万元。

IPO观察|思林杰9成收入依赖“果链”,被问询​后对赌协议才终止

招股书显示,在思林杰的收入中,9成左右来自苹果产业链。报告期各期,公司通过对苹果公司及其产业链企业销售产品及提供服务取得收入,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94.72%、85.03%、90.85%及91.97%,对苹果产业链公司依赖度较高。

依附于“果链”,让思林杰长期保持着高于行业均值的毛利率。报告期内,思林杰综合毛利率分别为77.00%、76.31%、77.78%及79.16%。其中,主要产品嵌入式智能仪器模块毛利率更高,报告期内分别为79.35%、82.30%、81.35%及82.51%。该产品主要用于苹果电子产品PCBA功能检测环节。

IPO观察|思林杰9成收入依赖“果链”,被问询​后对赌协议才终止

但高度依赖苹果产业链的模式,也给思林杰的经营带来了不小的风险。

首先是产品结构单一的风险。嵌入式智能仪器模块产品是思林杰收入的最主要来源,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89.56%、82.92%、89.01%及87.51%。

其次是客户集中度高的风险。报告期内,思林杰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11%、74.94%、79.68%及80.57%。

值得一提的是,思林杰还存在大客户也是供应商的情况。运泰利是思林杰的前两大客户之一,报告期内,思林杰对运泰利分别实现收入5227.54万元、2965.21万元、8116.13万元和3798.63万元。与此同时,运泰利也进入了思林杰2019年前五大供应商名单,涉及采购金额为127.57万元,年度采购占比为5.16%。

IPO观察|思林杰9成收入依赖“果链”,被问询​后对赌协议才终止

另外两名大客户则是思林杰的关联方。其中,精实测控系思林杰原5%以上股东李建于2016年3月28日至2018年1月29日期间担任董事的公司,迅科达系公司5%以上股东谢向东担任董事的上海芬能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应收账款连年高增

经营现金流净额与营收变动趋势相反

除了上述风险之外,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思林杰的应收账款也连年高增。

2020年,思林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达到59.11%和112.36%,但是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从2019年的2604.23万元下滑到了2020年的1459.58万元,与营收和净利变动幅度有较大差异。这主要就是公司应收账款大幅度增加所致。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思林杰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273.37万元、5350.88万元、1.16亿元及1.8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5.21%、45.12%、61.70%及160.28%;2020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同比增幅高达117.58%。

对此,思林杰解释称,主要有两方面原因造成:一是公司规模快速扩大,应收账款余额相应增加;二是受新冠疫情的影响,部分客户资金紧张,回款速度变慢,导致应收账款余额提升。

报告期各期末,前五名客户应收账款金额合计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分别为93.51%、90.22%、92.98%及91.74%。思林杰表示,应收账款前五名客户均为其主要客户,合作稳定,资信状况良好,发生坏账风险较小。

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思林杰应收账款规模的增长,其应收账款周转率有所下降。报告期内,思林杰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4.92、2.59、2.34及0.81。

IPO观察|思林杰9成收入依赖“果链”,被问询​后对赌协议才终止

大额应收账款的存在,佐证了思林杰在产业链中的弱势地位;此外,2020年经营现金流净额与营业收入变动趋势背道而驰,也说明思林杰可能存在为了业绩增长,放款赊销信用的情况,其盈利质量究竟如何,还有待考量。

多家机构“突击入股”

IPO遭问后,对赌协议才终止

思林杰在正式递交IPO申请的前一两年内,股权变动较为频繁,且均签订了对赌协议。

根据思林杰的招股书(申报稿):

2018年8月,思林杰、思林杰原股东与外部投资者(红土创投、红土天科、红土君晟和深创投)签署增资合同及补充协议,其中包含对赌条款,股权回购条款提到的上市时间是2023年6月30日前,上市地点包括深交所、上交所等。

2019年12月,思林杰股东(周茂林、刘洋)与外部投资者(慧悦成长、成功)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以及补充协议,其中也包含了对赌条款,股权回购约定的思林杰上市时间是2024年6月30日前。

2020年6月,思林杰、思林杰增资前的全部原股东与新增外部投资者(中以英飞、英飞正奇、方广二期、视盈科创、深创投、红土君晟)签署的增资合同及补充协议同样包含对赌条款,股权回购约定的思林杰上市时间也是2023年6月30日前。上述股权转让及增资事宜于2020年7月完成。

而截至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签署日,上述部分股权回购条款尚未终止。

2021年6月30日,思林杰科创板IPO申请正式被受理;2021年7月,上交所在下发的审核问询函中,对其对赌一事进行了关注。

IPO观察|思林杰9成收入依赖“果链”,被问询​后对赌协议才终止

随后,2021年8月,深创投、红土创投、红土天科、红土君晟与周茂林、刘洋、珠海思林杰、启创天瑞、鸿盛泰壹号、思林杰签署《关于广州思林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特殊投资条款之终止协议》,各方同意自该协议签署日起,无条件终止股权回购条款和并购退出的收益率保障条款。

2021年8月31日,慧悦成长、成功与周茂林、刘洋、思林杰签署《关于广州思林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特殊投资条款之终止协议》,各方同意自该协议签署日起,无条件终止补充协议下的所有条款。

目前,思林杰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其他股东之间已不存在对赌协议或其他特殊权利安排。

很显然,这大概率是思林杰为了满足IPO审核要求而做的补救动作。

思林杰的IPO之路虽然已经走到上会这一步,但仍面临着很多未知数,红星资本局也将持续关注其进展。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余冬梅

编辑 陶玥阳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665 字。

转载请注明: IPO观察|思林杰9成收入依赖“果链”,被问询​后对赌协议才终止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