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人物丨珠峰登顶有他!自称北大化学系“学渣”,却开创多项中国股市第一,人称南派投资大佬,实力演绎不一样人生…

你为什么要登山?

因为山在那里!

-------著名探险家乔治·马洛里 于1924年

今年5月,中国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央视直播,举世瞩目。这其中还有另一群挑战者接踵而至,5月28日9时57分,松禾资本合伙人厉伟也顺利登上地球之巅!

此时他已经57岁,远超过老师王石的首登年龄---52岁,那曾是当时华人登顶最大年纪。

为此他准备了很多年,从50岁开始,先后跑过十个全马,参加过多项极地挑战赛,攀登了多座世界著名高峰。

资本人物丨珠峰登顶有他!自称北大化学系“学渣”,却开创多项中国股市第一,人称南派投资大佬,实力演绎不一样人生…

记者问:您已功成名就,正该安享人生,为什么还要冒这么大风险?

厉伟说:给自己不一样的人生啊!

攀登的艰辛,化作云淡风清。

站在那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的世界屋脊,厉伟是成功的攀登者。

而在都市红尘中,厉伟的主要身份则是资本高山攀登者,在中国证券市场的很多山峰上,都曾留下他的身影。

中国股市三十年,厉伟是全程同步的见证者、参与者与创造者, 在早期,他设计发行了新中国证券市场第一张可转换债券;第一张中长期认股权证;策划操作二级市场第一起收购兼并;担纲设计了第一次股票上网发行。2000年,他创办的深港产学研一度是深圳最大规模的民营创投公司;2007年,他发起松禾资本,全力投资硬核科技,被业内称为南派投资大佬。

松禾资本目前管理资金规模超过160亿元,十多年来先后投资了近400个项目,合计登陆资本市场超过60家,包括华大基因、柔宇科技、德方纳米、光峰光电等众多明星企业。去年科创板开市,松禾就有6家被投企业上市,被业内称为“科创板上市收割机”。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国家首批通过的6种新冠检测试剂,有3种就出自松禾投资的企业。

与此同时,厉伟长期热衷公益事业,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一开始,他会同俞敏洪、孙陶然、赵文权等20多位北大校友企业家一起发起成立基金规模1亿元的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白衣天使守护基金,松禾资本第一时间捐赠一千万元;同时松禾资本联合深圳猛犸基金会、华大基因等单位发起倡议,在全国成立护佑中华抗疫联盟,带动200多家生物技术企业加入联盟,以贡献实验室、仪器设备、科技人员、检测试剂等方式帮助各地病毒检测,鼓动被投企业研发自动口罩机、转产防护服等,以投资人的角色,全力支援抗疫战斗……

这一切都始于多年以前的那个梦想。

1 、北大 梦开始的地方

厉伟出生于1963年,父亲是中国著名的经济学泰斗、人称“厉股份”的北大教授厉以宁先生,这让厉伟先天就有了北大基因,并且与中国证券市场有着不解之缘。

厉伟真正住进北大还是在1971年上小学时,父亲从江西下放调回北京,全家搬进燕园。

但早年厉伟并未继承家学,1981年高考时,正值科学的春天,厉伟在高中老师鼓励下考入北大化学系,这一经历为他后来投资硬核科技播下了种子。

厉伟戏称在化学系自己只能算是“学渣”,这个梗来自毕业三十周年母校同学会,那时不少同学都成了国内外知名的院士级科学家,厉伟认为他们的学术成就更能为母校增光添彩,而自己只能用捐赠方式作为回馈,在发表感言时他戏称:“学霸搞科研,学渣去挣钱。”

1985年,厉伟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也在北大,并且堪称最早期的创投形态代表——北京大学科技开发部,不过那时主要是为学校的科研成果找出路。

1988年4月,海南建省,十万人才下海南,厉伟也投身其中,出任北京大学海南办事处副主任。

这期间他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倾尽毕业三年来的千元积蓄,与北大化学系师兄联合成立了生平第一家股份制化工企业——科富施,寓意:科学致富,富而后施。这一意象成了厉伟一生的追求。

这次创业很快以失败告终,三年省吃俭用的积蓄打了水漂,却让厉伟感觉找到了人生方向,他决心彻底转战投资行业。1988年秋天,厉伟再次考入北大,这回是到经济系攻读研究生,第二年就写出了《论投资和投机的关系》,硕士论文则专攻风险投资。三年深造,厉伟完成了进入投资赛道的理论准备,成为中国最早一批科班出身的投资人。

1991年,厉伟研究生毕业,虽然继续留校,但这时他已经明确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决心再次南下,到深圳特区这个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闯一闯,在给学校辞职信中他写道:

如果未来深圳街头有一个失业的年轻人是我,我认为我的人生多了一个经历,我不在乎结果,只想给自己不一样的人生。

厉伟

厉伟给松禾资本制定了更艰难攀登目标---旗帜鲜明地投资硬核科技:

第一是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泛信息化产业;

第二是以基因检测为主轴的精准医疗;

第三是主攻新材料突破。

他的理由是:国家实力的提升只能以硬科技为支撑,这是美国强大的原因,中国必须奋起直追,才能突破修昔底德陷阱。

厉伟认为,如果科技只停留在网上订餐、共享单车、手机视频层面,没有核心技术,被人家摧毁只需要一分钟。

这份执念让他被业内称为南派投资大佬,但同时也让他忽略了最热门的京东、携程、美团等网络独角兽,甚至包括深圳本地的腾讯公司。

这在客观上制约了松禾的发展速度,一些后来者跑到了他们前面。对此厉伟非常坦然:术业有专攻,我们只愿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深耕,这其中包含着厉伟的另一重投资哲学:克制欲望,不熟不做。

在厉伟的带领下,松禾资本积累了一系列风格独特的硬核科技投资经验。

在团队建设上,松禾理念吸引了许多有着名校理工科背景的优秀投资人加入。如今,松禾团队中理工科院校毕业生占比高达73%,其中绝大多数是985、211国内高校和海外名校;其余主要为商科背景,比如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EMBA、耶鲁大学MBA等,构成了技术+商业的团队模式。

在项目论证上,松禾主张把重心放在行业研究上,采用“一小时定律”,倒逼投资人必须对所管行业的深度与广度熟极而流,特别是细分行业与细分赛道,从而纲举目张。

再好的理念,最终还是要回归给出资人带来满意的回报,为此厉伟总结出了一整套创投策略,如今已为业界耳熟能详。

在方向选择上,厉伟认为这些新兴科技不同于传统产业,应该优先赛道而不是赛马,因为个别企业能否成为未来巨头难以预测,但行业走势相对容易判断;在确定赛道后,再依风险度对赛马做组合投资,胜出机会就大幅提高。

在项目选择上,厉伟提出了“妖精论”,他以西游记做比喻:小妖怪无一例外死路一条,只有大妖精活得更精彩更长命,多半都会被菩萨收走,松禾不投小妖,只投妖精。事实证明,以该策略投资的项目被证券市场收走的概率的确很高。

在团队选择上,厉伟的原则是:宁投二流技术、一流团队,也不投一流技术、二流团队。他举例说:再强大的狮子,落了单也会被成群的鬣狗追逐,企业在市场竞争中也是这样,团队的优势高于个人技术优势,没有好的团队支撑,再好的技术也难以胜出。

在企业的成长周期上,厉伟也有自己独特的判断体系。他用四种动物做了形象比喻,方便对企业做不同估值与跟踪:第一阶段如老鼠,为求生存,饥不择食,关键是不能被猫抓住;第二阶段如狼,有些实力,疯狂掠食,重点是知所进退;第三阶段似虎,占山为王,区域独食,但要敌住外来猛虎的进攻;第四阶段如虎添翼,借力资本市场展翅翱翔,纵横捭阖,相当于从二维升到三维,天高任你飞。

5、南派大佬 科创板上市收割机

松禾的硬核科技投资理念注定多数项目投资周期都很长,道路也更崎岖,厉伟认为,在这一过程中,必须把生意化为友谊,因为创业者通常都极有主见,轻易不会受别人影响,只有处成朋友才能听得进话,放开怀抱接受你的帮助,双方才能形成合力,共同推动企业成长。

为此,厉伟特别在松禾建立了投后赋能机制,亲自担任首席投后官,从五个方面助力被投企业:1)基于企业的技术实力,协助其梳理应用场景、对接客户资源;2)基于企业的人才架构,协助其补充核心团队成员;3)基于企业的现金流状况,协助企业融资;4)基于企业的发展阶段,协助企业对接政府资源;5)基于企业的公共形象,协助企业提升品牌传播等。

厉伟认为比这种服务更重要的是态度。在与企业家交朋友的过程中,首先是尊重企业家,这已成为松禾的企业文化;其次是学习的态度,企业家都是某个领域的专家,都有很多值得学习借鉴之处;其三是诚恳交流,通过交流达成共识,建立和谐关系,这一过程就是提高生产力。

如今松禾与投资的大部分企业家都成了好朋友,遇到困难大家会开诚布公,有好事儿会一起分享,很多被投公司主动出资参与松禾发起的公益基金,诸如齐心文具、中航健身、筑博设计等很多企业领导者都与松禾一起加入“飞越彩虹”多元民族文化保护公益项目。

越来越多企业认可松禾的理念与文化,这让松禾在很多好项目上都能够近水楼台。厉伟说,“这既有历史和品牌的背书,更因为松禾资本的资金有更高的‘含金量’,与企业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帮忙不添乱。”

通过这样一系列特色策略,松禾既坚持了初心,也实现了让投资人满意的经济效益。像2008年厉伟亲自主投的国民技术,公司主业为研发、销售安全、通信类芯片;2010年4月登陆创业板,上市首日收盘价157元,也是业内经典案例。

十多年来,松禾先后投资了近400个项目,合计登陆资本市场的超过60家,不少项目回报超过10倍,包括华大基因、柔宇科技、德方纳米、光峰光电等众多明星企业。去年科创板开板,松禾就有6家被投企业上市,被业内称为“科创板上市收割机”。

目前松禾管理资金规模超过160亿元,成立多支基金涵盖企业上市前的全周期,其中多只DPI已经达到300%以上。

松禾资本的投资理念不仅受到了被投企业欢迎,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投资人认可。在去年整个行业募资难的背景下,松禾先后成立了专注人工智能的松禾创智基金、聚焦于精准医疗产业的松禾医健基金,都深受投资人追捧。一些品牌机构投资人成为松禾资金的主体,如深圳、苏州等地方政府引导资金以及工商银行、浦发银行等。

6、去做 让改变发生

在厉伟的推动下,“登山文化”成了松禾特色。公司14间会议室以全球1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命名,“珠穆朗玛”即为1号会议室,以此类推,时刻提醒松禾人勇攀资本新高峰。

登山也成了公司团建的重要项目——公司高管、部门骨干、供职10年以上的老员工等,绝大多数都登顶过6000米以上的雪山。

厉伟说,攀登雪山和创业投资,在内涵上有着许多相通之处:

1)两者都是小众事业,对风险管控的要求很高,对从事人员的性格、能力的要求有惊人相似,都属高风险和高回报。2)独行快、众行远,要想登上更高目标,两者都需要建立互助互信、合作共赢的团队才能行稳致远;3)两者都必须做好充分准备,身处进退维谷的绝境,比如海拔8500米以上,谁也帮不了谁,只能依靠自己的体能、随身的装备以及应变能力。4)既要敢于挑战,又要懂得放弃,投资与登山一样,无限风光在险峰,向上有无穷诱惑,而万一条件不足,就要心存敬畏、懂得知止,知止不是知足,而是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得不止。

看上去,登山与投资是两种完全风马牛不相及之事,但在厉伟心中,却有着近乎一样的至理。

正如马克思所说:在科学的大道上,没有平坦的路可走,只有不畏艰险,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厉伟认为把这句话中的“科学”改为“投资”,道理同样适用,正是创投人的真实写照。

如果说还有比给自己不一样人生更大的挑战,那就是给别人不一样的人生。

厉伟抱着这个信念,在致富之后,也开启了富而后施的公益攀登。

早在二十多年前,厉伟就悄悄地捐赠长江水灾,捐建湘西希望小学、捐赠爱心图书室等。

2002年以来,松禾出资、提供股票,联合深圳多家金融机构开展抵押担保助学贷款,受惠学生过千人,贷款金额数千万元;

2007年,注册成立了松禾成长关爱基金会,捐资捐物实施飞越彩虹计划,在23个民族,建立了35个民族童声合唱团,保护传承多元民族文化;

2008年汶川地震,捐赠钱物,还将当地90名羌族的孩子接到深圳进行百日复课行动;

2010年捐赠1000万元设立北大光华松禾发展基金;

2012年7月捐资发起成立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

2014年捐资成立北京光华之心公益基金会;

2015年向北大化学系捐赠5000万元建设新楼;

2016年推动搭建中国慈展会公益资源对接平台,推动了深圳公益界改革创新;

2017年以来,先后为南方科技大学捐赠750万元;

2019年8月捐资400万元发起成立深圳猛犸公益基金会;

2020年1月武汉疫情暴发,松禾捐赠一千万元发起成立一亿元的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白衣天使守护基金;

2020年6月,松禾参与发起深圳市无障碍城市联合会,厉伟当选首任联席会长。

在公益的道路上,厉伟同样登过了一山又一山。

在采访结束前,记者问道:回望来时路,您如何评价自己过去三十年?

厉伟说,可以归纳为三句话,

感恩时代,没有这个伟大的时代自己什么都不是;

感谢企业家,是他们给了我们分享创业成长的机会,不是我们支持他们发展,是他们让我们分享他们的成长;

感激出资人对我们的信任,他们的资金让我们可以捕捉到更多更好的机会。

记者问:您过去已经这么成功了,未来还有什么规划?

厉伟说:这些也不能叫成功,人没必要尝试定义成功,真正的成功应该是自己觉得相对满意就可以了。

过去已逝,无须留恋,就像登过的山,留在了身后;重要的是珍惜每个当下,努力做好自己;展望未来,还是希望能够体验更多不一样的人生。

如今,公益事业与登山运动及硬核科技投资一样,近乎成为厉伟生命中的信仰,共同构成了他不一样的人生。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推动他如此拼搏呢?他为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海水退潮后,海边水坑里总会困住一些小鱼小虾,一个玩耍的孩子过去捡起鱼扔回水里;过一会海浪又冲上来了,孩子再捡几条扔回水里。边上的人觉得很好笑,跟孩子说:没人会在乎你做这件事。孩子说:这条鱼会在乎!

厉伟认为,在这个社会的大海边,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角色。我们可以选择做这个孩子,也可以选择做个旁观者。但不可避免的是,因缘际会,在某一个场合我们可能别无选择地成为那条鱼,如果大家都选择做旁观者,没有孩子来捡我们,那时的世界将会怎样?

记者问:那如何才能做到这么多不一样的人生?

厉伟说:去做,让改变发生!

依旧云淡风清。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5594 字。

转载请注明: 资本人物丨珠峰登顶有他!自称北大化学系“学渣”,却开创多项中国股市第一,人称南派投资大佬,实力演绎不一样人生…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