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炒作、求生……蓝光发展的光伏跨界“猜想”

2022年的夏天,光伏概念再一次席卷A股,成为资本市场上当仁不让的“流量密码”。仅7、8两月就有数家上市公司跨界光伏,做牛奶的、做猪肉的、盖房子的……由光伏连结的资本场上,人声鼎沸。不过,人们口中以十亿百、亿来计数的投产方案,究竟是企业登上光伏列车的车票还是一个虚幻的泡影,仍需交给时间证明。

卖身、炒作、求生……蓝光发展的光伏跨界“猜想”

暴雷一年有余,“川房一哥”蓝光发展又上热搜。不是因为债务违约,也不是因为股权冻结,而是因为跨界光伏。

据看究竟APP,8月12日,蓝光发展与广东欧昊集团联手投资成立了新公司成都欧蓝光伏有限公司(下称“欧蓝光伏”)。工商信息显示,新公司欧蓝光伏注册资本1亿元,由广东欧昊和蓝光发展分别持股70%、30%。

此次合作的另一方欧昊集团是A股上市公司金刚玻璃的控股股东,后者曾在今年6月计划用41.91亿元建设4.8GW光伏项目。不过,该项目后因资金问题受到证监会问询。

一家是暴雷的千亿房企和一家是光伏新兵的控股股东,两者的新动作旋即被外界解读为“蓝光发展将跨界光伏”。资本闻风而动,8月15日开盘,蓝光发展一字涨停,并在随后的两天内连板,三天合计涨幅达37%。

诸如蓝光发展般跨界光伏的故事不在少数,有人和光伏企业合作成立子公司,有人牵手光伏巨头签订合作意向,有人接受巨额投资直接开工建厂……

万物跨界光伏的时代,“投机客”和“实干家”一齐下场了。牛奶企业、养猪大户甚至玩具商人都纷纷用相似的模式进入光伏领域,勾画着以十亿、百亿计数的蓝图。

不过蓝图背后,是机遇还是泡影,仍需交给时间证明。

蓝光发展做光伏背后

当医药和房地产的故事都变得不具有吸引力,蓝光发展从光伏身上看到了希望。

自8月12日和广东欧昊合作注册光伏新公司以来,蓝光发展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领涨房地产板块。不过,短暂涨势迅速被两则公告打破。

8月17日晚间,蓝光发展发布股票交易风险提示公告,对外表示:“近期,虽然公司与广东欧昊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成都欧蓝光伏有限公司,但公司持股比例仅为30%,不控股不并表。且由于公司债务问题,目前尚没有资金实缴注册资金,相关资源及技术人员尚未配备,尚无合作项目,后续存在着不确定性。”

房地产行业深度调整仍在继续,蓝光发展身上的债务危机则至今未解。当天,蓝光发展还披露宣布控股股东所持7000万股公司股票被司法拍卖。

两则公告用寥寥数语,直接给投资者泼了一盆冷水——因为债务问题,蓝光发展可能实际上并没有钱来做光伏业务。

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22年6月30日,蓝光发展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387.75亿元(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务融资工具等债务形式)。

近400亿的债务摆在面前,蓝光发展的还款能力又如何?先看经营,据蓝光发展披露,2021年全年营业收入201.16亿元,其中房地产开发192.87亿。200亿的营收,对应的利润却是高达138.34亿元的亏损。

到了2022年,蓝光发展的亏损势头仍未停止,据公司预计2022年半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亿元左右,预计2022年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单看其业务经营,距离还清债务仍有相当大的距离。

再看其在2021年所提出的化解方案,21年7月13日,蓝光发展曾公告称为化解公司债务风险,将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金融监管机构的积极协调下,制定短中期综合化解方案。

如今一年多的时间过去,方案依旧没有消息。最新的公告中,蓝光发展语气坦诚,表示截止目前,相关债务重组方案尚在拟订中,尚无实质性进展。

光伏的故事固然性感,可是蓝光发展极为骨感的基本面却给这笔合作增添了几分变数。

短暂连板之后,蓝光发展股价大幅回调。8月18日当天,蓝光发展开盘跌停,并于19日继续大跌4.71%。

一个问题浮出水面,广东欧昊为何会选择蓝光发展这样一家暴雷房企作为合作对象?

“光伏猎手”广东欧昊

广东欧昊,资本市场玩家之一,曾因入主金刚玻璃一举成名。

2015年至2017年连续三年财务造假、2019年至2021年连续三年亏损、主营业务营收连续下滑……无论从哪个维度来看,金刚玻璃近几年的经营情况都不能被称为“良好”。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在广东欧昊入主后,却开启了暴涨模式——从2019年的6元上下涨至最高涨至60元每股。

复盘广东欧昊入主金刚玻璃的历程,一个“光伏猎手”的形象呼之欲出。

2020年第二季度,广东欧昊与金刚玻璃产生交集,以2.3%的持股比例进入后者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随后,自当年8月起,广东欧昊又连续6次增持金刚玻璃,到了次年2月广东欧昊已占金刚玻璃总股本的5.02%。到这里,外界还没有意识到,广东欧昊究竟意欲何为。

还是2021年2月,金刚玻璃发布了一则公告,广东欧昊拟从金刚玻璃子公司拉萨金刚处获得全部10.72%股权,对应数量为2315.49股。而股权变更无需支付资金,拉萨金刚只需将金刚玻璃的2315.49股所有权转让给广东欧昊,用于清偿广东欧昊的债权。

上述股份转让完成后,广东欧昊的持股比例升至15.74%,一跃成为金刚玻璃的控股股东。

广东欧昊入主后,金刚玻璃的光伏转型进程开始加速。

2021年6月,公司公告将斥资8.3亿元建设1.2GW大尺寸半片超高效异质结太阳能电池及组件项目。公告中,金刚玻璃表示,项目建设期为8个月,第二年达产85%,第三年达产100%。不过,截至2021年末该项目依旧在投资期,未有产成品,亦未形成收入。

今年6月,金刚玻璃又发公告表示,将与拟与控股股东广东欧昊共同出资设立一家子公司甘肃金刚羿德光伏有限公司,以此作为实施主体,建设4.8GW高效异质结电池片及组件项目,建设周期为18个月,公司初步预估项目总投资额为41.91亿元。

该项目旋即引发监管关注,手中仅有1.11亿元的金刚玻璃该如何撬动42亿的投资?

金刚玻璃在回函中表示,42亿元的项目资金来源于公司本身和控股股东。考虑到公司手中的现金,该笔项目资金绝大部分都将由其控股股东广东欧昊筹措。

大股东广东欧昊出钱出力下,金刚玻璃的股价直线走高,与此同时金刚玻璃的原实控人何光雄却在连续减持。

将种种蛛丝马迹一一联系,舍弃原有业务转型光伏的金钢玻璃,更像是一场原实控人和广东欧昊合谋的卖壳交易

把视角拉回蓝光发展,同样是业绩堪忧、原有业务无法纾困,同样是广东欧昊担任合作方,同样是光伏业务……蓝光发展是否会走金刚玻璃的老路,成为广东欧昊麾下的又一资本平台,还需交给时间证明。

万物跨界光伏

除了蓝光发展,近两年跨界新能源的房企还大有人在,但结局大多以失败告终。

今年1月,卧龙地产曾宣布,将向卧龙电驱收购上海卧龙矿业有限公司100%股权,作价6800万元。同时,卧龙地产又试图向母公司卧龙控股收购浙江卧龙矿业有限公司,但该笔交易最终以失败告终。

同样,今年3月,上市公司宋都股份也曾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宋都锂科与西藏珠峰等相关方签订协议,参与西藏珠峰阿根廷锂钾有限公司年产5万吨碳酸锂盐湖提锂建设项目。

半年未到,合作就已经告吹。8月19日,宋都股份早间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宋都锂科于8月18日晚间收到了西藏珠峰发送的《解约通知函》,西藏珠峰单方面宣布解除合作协议并予以公告。受此影响,宋都股份开盘一字跌停。

据宋都股份表示,联合体一方启迪清源单方面违反联合体协议,在未通知公司,也未与公司解除原合同的情况下,就同一项目与第三人签署了合作协议。

除了这种直接参与业务的模式,跨界新能源的企业还有一些别样的途径。比如,因养猪巨亏的正邦科技。

6月17日,正邦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国家电投签订“碳中和”综合智慧能源项目战略合作协议,拟布局光伏、风电、综合智慧能源等产业,项目总投资高达400亿元,项目建设周期为3年。

监管的关注函从未缺席,6月20日,正邦科技年内第四次收到深交所关注函/问询函,质疑其400亿项目的资金来源。

正邦科技在回复中称,鉴于公司现阶段资金面临一定紧张局面,本次与国家电投的合作,公司目前主要以租赁经营形式推进项目。项目前期主要将由国家电投进行投资建设,公司将通过租赁屋顶的方式收取租金。

简而言之,400亿的新能源项目里,正邦科技实际扮演的是一个“包租公”角色。

从这一角度来看,或给外界理解蓝光发展与广东欧昊的合作提供了一个新思路——作为四川地产行业的昔日巨头,相较于正邦科技,蓝光发展能给合作方提供的土地和建筑支持,只多不少。

不过,在结局尚未揭晓之前,无人知晓二者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413 字。

转载请注明: 卖身、炒作、求生……蓝光发展的光伏跨界“猜想”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