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会前夕取消审核“夫妻店”天南电力冲A折戟

江苏天南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南电力”)上会前夕突然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据证监会官网披露消息显示,因天南电力申请撤回申报材料,决定取消12月1日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招股书显示,天南电力是一家“夫妻店”,公司实控人姚建生、冒松兰夫妇合计控制公司100%股份。另外,闯关IPO关键阶段,公司2021年业绩也不给力,当年营收、净利双降,净利同比降超四成。

上会前夕取消审核“夫妻店”天南电力冲A折戟

IPO撤单上会取消

原定于12月1日上会的天南电力,撤回了申报文件,被证监会取消上会审核。

据证监会官网显示,天南电力在今年1月开始申报上市,当月27日公司招股书获得受理,拟冲击沪市主板,之后在今年8月2日更新披露了申报稿。排队逾10个月,天南电力被安排在12月1日上会,不过却在上会前夕撤回了申报材料,公司首次冲A告败。

针对公司撤单的具体原因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天南电力董事会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未有人接听。

据了解,天南电力主要从事电力金具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分为防护金具、接续金具、悬垂线夹、耐张线夹、连接金具及其他产品,广泛应用于变电、输电、配电等电能输送的各环节。

天南电力是一家典型的“夫妻店”,姚建生直接持有公司95%的股份,冒松兰为姚建生配偶,持有公司5%的股份,这也意味着夫妻二人100%控股公司。

履历显示,姚建生1968年6月出生,专科学历,1988年8月至1994年3月,从事个体经营;1994年3月至2000年4月,创办如皋市建设元钉厂并担任厂长;1999年8月创立东升建材(后更名为“天南有限”),历任执行董事、总经理;2020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冒松兰与姚建生同年出生,1986年至1992年是新娄村织带厂工人;1993年至1994年3月,从事个体经营;1994年3月至2000年4月,就职于如皋市建设元钉厂,任办公室负责人;1999年8月至2020年5月,就职天南有限,历任监事、办公室负责人;2020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

此次冲击沪市主板上市,天南电力原拟募资3.65亿元,投向特高压电力金具技改扩建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分别拟投入募资2.5亿元、5500万元、6000万元。

2021年净利降超四成

闯关IPO的关键报告期,天南电力业绩并不给力,2021年净利降超四成。

财务数据显示,2019-2021年,天南电力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3.41亿元、4.02亿元、3.19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6012.78万元、8608.25万元、4817.58万元;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5848.49万元、8573.26万元、4393.2万元。

经计算,2021年,天南电力营收、归属净利润、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20.65%、44.04%、48.76%。中国国际科技促进会科技产业投资分会副会长兼战略投资智库执行主任布娜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IPO企业在闯关阶段,公司业绩稳定性是监管层关注重点,如果净利出现大幅下滑,并且并非行业因素的话,也可能会成为闯关的一大障碍。

从主营业务收入产品构成来看,报告期内天南电力防护金具产品为公司贡献了过半营收,该产品对应实现销售收入分别约为1.78亿元、2.11亿元、1.55亿元,占比分别为52.89%、54%、53.1%。

天南电力的第二大产品则是连接金具,报告期内该产品实现销售收入分别约为8687.09万元、1.1亿元、6936.25万元,占比分别为25.81%、28.02%、23.72%。

另外,报告期各期,天南电力对国家电网及其下属公司销售收入分别为2.73亿元、3.59亿元、2.4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0.21%、89.32%、76.36%。

天南电力也表示,公司对国家电网及其下属公司销售收入占比超过50%,存在重大依赖,上述依赖主要受下游行业特点影响,对公司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北京商报记者 马换换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610 字。

转载请注明: 上会前夕取消审核“夫妻店”天南电力冲A折戟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