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从成立到驰名海外,赤子城科技将这个时间链条不断压缩。

今年赤子城的答卷也算令人满意,赤子城科技于港股盘后公布了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共为期六个月的中期业绩报告,公司总收入约为人民币10.4亿元,同比增加590.8%,毛利为人民币5.23亿元,同比增长348.3%。

可是在互联网公司动辄百分之几百利润增长的当下,赤子城科技的表现对得起资本市场的期望吗?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赤子城中期业绩公告

对比作为欢聚时代海外市场增长引擎的BIGO,其在2020年的毛利同比也就仅仅增长了148%。要知道,赤子城科技在2020年的毛利同比增长已经达到了187.7%,更何况今年上半年的348.3%,赤子城的增速不容小觑。

除了利润方面近乎“癫狂”的增速表现,其市值也打开了资本对其的无边想象。

当初赤子城科技在港交所上市时,其IPO定价仅仅为1.68港元,然而在其上市短短的两年时间,创造过10.42港元的历史高价,市值也曾一度上探到百亿港元。

在赤子城利润增速和市值“不合常理”膨胀,背后究竟是虚高泡沫的“资本游戏”?还是另有原由?姑且让我们从赤子城科技的业务出发,透析其商业模式从而探寻其狂奔的利润和估值背后的商业逻辑。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十年出海沉浮路,赤子城杀出重围

从“久邦数码”2010年第一次出海“吃螃蟹”,推出GO桌面收获海量用户。到由于众所周知的微妙原因,国内互联网企业出海一度被按了暂停键。国内玩家出海的前路看似坎坷,但又蕴藏着新的希望。

在美国市场上,TikTok曾处于生死边缘,印度市场上,上百个中国应用被禁,TikTok、Helo、Likee、VMate等全部受到影响,阿里巴巴甚至完全停止了UCWeb及其他创新业务在印度的服务。

但就在不知不觉中,出海赛道再次风起云涌。

根据2021年4月国金证券、We Are Social、Hootsuite发布的报告,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互联网渗透率仍有提升空间,新兴市场国家的互联网人数占全球互联网人数一半以上。并且这些新兴市场的流量成本还显著的低于发达地区。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出海的价值仍然存在,海外市场依然足够诱人,东南亚和印度的互联网“小作坊”并没有能力满足我国互联网“巨头”依靠深度算法、大数据、AI技术所培养的粘性用户的需求。

2020年7月,在TikTok遭遇印度市场封禁的时间缝隙中,大大小小的印度科技公司争先恐后推出短视频社交APP,以图分食印度社交生态系统中TikTok留下的市场空白。

然而尴尬的是这些本土APP虽然在禁令之后下载量有一定的提高,但用户的留存率堪忧。Chingari这一“印度版TioTok”,在封禁中国相关应用的浪潮中,平台的下载量确实提升了不少。但据SimilarWeb的数据,平台用户中,平均只有54%的用户在第二天也在使用该应用,第七天的留存率仅有13%,到了7月底,这一比例下跌至1%。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市场的真空急需填补,这让国内的玩家们也收拾起心情,再次登场。

赤子城科技的创始人刘春河便是出海大军中的一员,早在2013年,那时安卓手机的原生系统尚不完善,刘春河便窝在北京的一间民房里捣鼓出了Solo launcher这一桌面系统应用。

让这个来自河北的小伙子万万没想到的是,Solo Launcher一经上架就在美国大热。打开了赤子城科技移动应用出海入口。一年后,凭借Solo Launcher,赤子城拿到了谷歌的两个重量级开发奖项。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Solo Launche直指当时安卓原生系统功能不齐全、UI界面同质化的痛点。通过主题、手势及各级自定义,在补足原生系统功能缺失的基础上,满足了用户个性化设置。

可依靠“工具”应用出海的打法并不长久,久帮、猎豹、茄子快传等一众依靠工具出海的企业折戟沉沙铁的故事还历历在目。

既然早年间工具出海的趋势已去,而全球社交市场的空白又急需填补,并且在疫情的影响下,“宅经济”大火。感受到市场趋势的变化和用户对社交,或者说是“陌生人社交”的需求,赤子城科技开启社交化转型之路。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工具必死”但“社交”不会,赤子城社交化转型接入市场的时机不可谓不巧妙,恰恰在国内互联网巨头出海暂停所留下“空白”之后,在新兴市场“小作坊”成熟之前。全球疫情背景下的“元宇宙”叙事开启之间。

2020 年,伴随着赤子城科技“Solo X”产品矩阵的社交产品Mico(直播社交)、Yiyo(视频社交)、Yoho(语音社交)的陆续上线和衍化。赤子城科技社交类应用累计下载达 1.83 亿次,社交业务平均MAU达到 1318万,用户粘性和使用时长都保持稳步增长,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这三款社交产品不仅只是在媒介形式上的细分,还体现了赤子城科技“精细本地化运营”的思考。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比如,语音社交平台 Yoho在中东成绩出色,进入海湾六国应用排行榜前 10,YOHO 主

打语音房社交,是公司针对穆斯林特点打造的产品。而在北美MICO这种面对面交流的直播、视频社交的媒介形式则更受欢迎。

相比于传统的类似微信这种综合性社交平台,赤子城科技以语音、视频、直播等媒介形式的技术赋能改变用户的社交体验,模拟陌生人社交的现实情境。在庞大用户群的基础上,通过精细算法,以及时、直观、沉浸的方式打通“陌生人社交”这一细分领域。

随着通信基础设施的升级,为新形态的社交范式的衍进提供了空间。疫情的全球化为这种社交范式的实验提供着机会和土壤。从文字到图片再到视频,媒介已朝着全感官的趋势渗透入受众的知觉,乃至最后100%投射真实世界的“元宇宙”社交方式的达成。

根本需求随着技术的变化而改变,赤子城科技从工具到社交的“流量+”战略路径从根本上与需求发展的路径契合。而其在一众互联网企业的出海浪潮下中杀出重围实属必然。

赤子城有“流量护城河”吗?

压中了赛道与趋势,并不代表出海之路便能一帆风顺,这只是不被淘汰的必要条件。出海路上仍然也不乏一路亏钱的公司。

UC 和美图是这一类公司的典型代表。尽管在海外纵有数以亿计的月活,然而其变现、退出之路依然漫漫。

赤子城之所以能在一众“叫好不叫座”的出海企业中杀出重围,与其多年来逐步构建的“CBA”商业模式息息相关。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简单来说赤子城的“CBA模式”就是用APP所带来的用户流量,通过公司的匹配系统,为广告商实现精准的广告投放。

知易行难,为了这个模式赤子城花了十年。

比如说,如果广吿商要在“Solo X”产品矩阵上进行广告投放。那赤子城就会通过其在用户平台采集的大量用户数据为广告主实现精确投放,比如中东用户更容易冲动消费那就给他们推豪车,而东南亚女性更热衷于买衣服,那么潮流新款就会出现在她们的推荐栏。

而对于用户来讲,由于“Solo X”矩阵中产品的差异,其用户画像也会不一样,游戏矩阵上的用户与社交矩阵上的用户在消费偏好与习惯上也不尽相同。

面对不同用户生活习惯和地域文化上的差别,其中沉淀的的用户细节与广告商偏好“Solo Awaer”都能一一掌握。AI需要的是更大的数据采集的样本量,这不是简单的技术堆砌就可以实现的。这是试错成本累积的结果,需要的是在出海路上的长期挖掘与深耕。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赤子城因为“CBA模式”被称为“字节跳动海外版”。但是就核心逻辑而言字节跳动和赤子城有本质上的区别。

字节的逻辑为“多元内容”而赤子城为“多元应用”,也就是说字节跳动更倾向于“说各种的话”,赤子城则是“做各种的产品”。如果从这个维度理解,就能解释为什么赤子城比字节的出海之路更为顺利了。

毕竟,产品天然的不带观点,而内容不是。

在CBA模式和产品多元的驱动下,即便是面临2019和2020年TikTok海外版封杀的环境,赤子城的业务增速依然向好。

根据国金证券研究所发布的报告,赤子城在2019年公司的营收为3.9亿元,同比增长41%。甚至在2020年疫情期间,赤子城科技的营收出现了指数级的爆发式增长,同比增长了203.2%。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并且,CBA模式与公司的财务健康是相辅相成的。

对比单纯to B、to C的“线型公司”和仅仅提供场景的“平台型公司”,赤子城更类似“线型+平台”的混业经营公司,其多元化的格局更为宏伟。产品多元只停留在第一层;连结B、C双方也仅仅是第二层;

赤子城在做的是:在多元应用下,以技术连结B、C端并且在平台上实现互通。这是属于当代公司“商业模式”的第五层。“线型+平台”公司的财务优势巨大,无论是在交差销售、业绩平滑、还是财务协同上。

在交差销售方面,赤子城大可将“Solo X”产品矩阵中的工具子矩阵和游戏子矩阵联动曝光;在业绩平滑方面,在游戏好的时候,可以补足媒体娱乐矩阵的业绩平平,实现公司整体业绩的增长,提高抗风险能力;在财务协同方面,比如盈利的增值业务板块和现金流好的广告投放板块,可以在财务上互补。

根据6月12日国金证券发布的三张报表预测,我们可以窥见“CBA模式”对赤子城在业务面上和在财务面上的优势加持。

在2020年,由于赤子城完成了对Mico直播社交平台的收购,实现了营业收入上的财务并表。这使赤子城在业绩平滑与交差销售带来了质的提高,其主营业务收入从2019年的3.9亿元提升到了11.82亿元。而经营性现金流也得到了提高,公司的资金使用效率得到了提升。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出海的环境日益复杂,仅仅是想着如何压中一个爆款产品从而破圈的年代已经过去,靠着一路烧钱讨好用户也不是长久之计。出海企业要活下来所盘算的除了产品、业务、商业模式之外还有更多,从微观到宏观均需面面俱到。

出海需要更多“赤子”

面对我国日益拥挤的竞争环境和逐渐见顶的市场余量,出海实际上也是再发展。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当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时,要想获得新发展,摆在面前的有三条路:往下沉、新领域和走出去。

根据艾媒网发布的《2020年中国APP出海现状与竞争格局》的研究报告认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较为成熟,领先全球,但针对海内外应用市场的差异、国际关系问题,移动应用出海时应关注本土化经营。”

根据赤子城公司公告,目前已经在 12 个国家和地区落地本土化团队,根据公司公告,目前已经在12个国家和地区落地本土化团队,人员架构主要分为本地化运营团队、当地华裔和来自中国的运营团队三层。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中国的运营团队带来丰富管理经验,当地华裔则有助于双向沟通,本地化运营团队熟

悉当地情况,可配合制定因地制宜的运营策略。

就像传音在非洲设计了“四卡四待”的畅销手机,在中东市场,赤子城本地运营深谙阿拉伯语的从右到左阅读习惯,适配本地的阅读习惯的版本就会出现。同样在泰国,为了满足当地人对白皙皮肤的偏好,赤子城的本地化团队便可在社交软件中设置更美白的特效。

这些看似简单的改变,都需要了解本地文化才能快速被提出。

但本地化也是双刃剑,赤子城对于本地化越是精进,所消耗的公司资源也就越多。倘若社交业务若无法推出符合当地文化的优质内容,势必将导致本地化运营不及预期,资源白白浪费。严重的话,甚至会反噬产品的口碑,这无疑是最严重的后果。

此外,如今海外社交赛道竞争越发激烈,除了老牌玩家Match Group,各平台纷纷推出新功能,其中包括短视频社交、实时视频聊天、直播节目等,以此实现更加丰富的交流沟通。

曾因有明星和政界人士的推广而出名的Triller准备从短视频往长视频领域做拓展,去做直播节目;YouTube在产品中嵌入“Shorts”短视频功能,从今年二季度财报来看,平台短视频的日均播放次数已达150亿次;此外据TechCrcuch报道,流媒体巨头Netflix甚至也在去年年底测试了类似短视频的功能“Fast Laughs”。

而TikTok也在被“封杀”数月之后,峰回路转迎来了新转机。据SensorTower公布的2021年6月全球热门移动应用下载量Top10,TikTok及抖音以超过6500万下载量蝉联全球移动应用下载榜冠军,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全球安装量已超过30亿次。

整体来看,在海外赛道,撒钱补贴、新玩家疯狂入局的时代已经结束。对市场的争夺已到了第二阶段,比拼用户体量已不是重点,更多是在商业化层面的考量。商业模式的探索,差异化和本土化运营将会是此阶段玩家竞争的“亮点”。

本地化运营是否能为用户带来更好的产品体验,这可能是赤子城决胜的关键。

赤子城出海即是冒险,也是本分 。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资料来源:赤子城官网、广发证券、国金证券、招商证券、安信证券、东吴证券、艾媒网、We Are Social、Hootsuite、SensorTower、TechCrcuch

图片来源:网 络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5008 字。

转载请注明: 出海8年做成45亿港元市值,赤子城背后的不为人知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