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玮科技的“成长困境”: 1/3营收源自代销 核心产品市占率不足0.3%

近日,纳米材料助剂供应商广州凌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凌玮科技”或“公司”)在营业收入增速下滑、主营产品收入长期增长缓慢的质疑声中顺利过会。

这家成立于2007年的公司曾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2017年终止创业板上市辅导。2020年3月重启IPO后,凌玮科技终于在今年夏天拿到了创业板上市的“号码牌”。招股书显示,凌玮科技在2007年成立时主营化工产品的贸易,在2009年开始代理德国知名助剂生产商BYK(毕克化学)的涂料助剂,在2013年收购了一家纳米二氧化硅新材料供应商后开始研发、生产、销售纳米新材。其中,后两项也是凌玮科技报告期内的主营业务。只不过,这两项经营多年的业务到目前均还面临着较大的“成长困境”。

收入增长靠提价、高毛利率存“调节”

凌玮科技招股书披露,公司报告期内约70%的收入来自于公司的自产产品——以约50%营收占比的消光剂及以约15%营收占比的吸附剂为主的纳米二氧化硅新材料;另约30%的营收来自于公司代理BYK涂料助剂产品的销售收入。

报告期各期,凌玮科技纳米新材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95亿元、2.33亿元、2.46亿元;BYK涂料助剂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238.07万元、9900.45万元、9070.75 万元。被交易所认为“营业收入增速下滑、主营产品收入增长缓慢”。尽管如此,北青科创记者却发现,凌玮科技报告期内的业绩实际上已经是公司经历过一波“大涨”的结果。

凌玮科技的“成长困境”: 1/3营收源自代销 核心产品市占率不足0.3%

凌玮科技此前在新三板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司的业绩转折点或发生在其首次进行创业板上市辅导的2016年。

在那之前,凌玮科技自产产品纳米新材的营收分别为8534.81 万元、8905.43 万元,在那之后,该部分业务的营收便一路上涨,在2016年~2019期间分别实现了1.27亿元、1.65亿元、1.95亿元及2.33亿元的销售收入。

与此同时,该部分业务的毛利率也出现了同样的变化轨迹——2014年、2015年的毛利率还分别为32.47%、41.72%,2016年到2019年则一路从49.39%上升至56.25%。

北青科创记者注意到,在凌玮科技纳米新材业务营收、毛利率双双上涨期间,占比这部分收入约70%的、公司消光剂产品的销售单价也在连年上涨——从1.4万元/吨上涨到逾1.6万元/吨,每吨材料价格涨超2000元。

与此同时,占比这部分业务成本45%以上的直接成本——以固体水玻璃及浓硫酸为主的原材料的价格也在不断走低——报告期内的降价幅度分别超过了15%和25%。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凌玮科技递交IPO招股书之际,这部分原材料的价格已经大幅回弹——

据凌玮科技补充披露,仅在2020年底至2021年4月份期间,固体水玻璃、浓硫酸的价格涨幅即分别达28.35%及38.60%。

凌玮科技的“成长困境”: 1/3营收源自代销 核心产品市占率不足0.3%

(图片:企业招股说明书)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原材料的采购成本合计约占凌玮科技约15%的总成本,在这部分材料价格波动较大的情况下,公司利润水平必然同样面临较大的震荡。

此外,北青科创记者发现,凌玮科技报告期内纳米新材毛利率的上升还“得益于”公司会计政策的调整。值得注意的是,根据2018年出台的《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规定,公司业务相关的“运输费用”属于履约成本,需要计入公司营业成本,国内所有公司自2020年1月1日起就已开始执行该标准。

而凌玮科技直到二轮问询后,仍出于“相关科目与此前年份可比性”的考虑,将公司2020年近乎3000万元的运输费用计在“销售费用”。事实上,如果考虑到这部分的成本,凌玮科技纳米新材业务2020年的毛利率则需要下调近10个点,至45.35%。

市占率低,行业整体产能过剩

其次,凌玮科技纳米新材的市场占有率并不高,市场份额和收入规模都远低于公司国外的同行可比公司格雷斯、赢创工业等。

据凌玮科技披露的信息显示,约占公司50%营收比的消光剂在亚太地区的市占率报告期内分别为9.86%、10.95%、11.14%;约占公司15%营收比的吸附剂在全球市场的市占率报告期内则分别为0.16%、0.19、0.16%。

凌玮科技的“成长困境”: 1/3营收源自代销 核心产品市占率不足0.3%

(公司推算的消光剂产品市场占有率)

凌玮科技的“成长困境”: 1/3营收源自代销 核心产品市占率不足0.3%

(公司推算的吸附剂产品市场占有率)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中,凌玮科技并未以全球市场测算消光剂产品的市场份额。不过北青科创记者发现, 2017年~2019年期间,公司消光剂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49亿元、1.74亿元,而在此期间,公司同业可比公司赢创工业同类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20.78亿元、447.92亿元、444.31亿元。

也就是说,若以此计算,凌玮科技消光剂产品报告期内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占率应不足0.3%。

与此同时,凌玮科技消光剂产品所在的沉淀法纳米二氧化硅市场还面临着市场饱和、行业产能过剩的风险。

据凌玮科技招股书中披露,公司主营产品沉淀法二氧化硅纳米新材市场存在低端产品整体产能过剩、高端产品供不应求的局面。其中,2017年~2019年,国内淀法二氧化硅产能分别为215万吨、226万吨、234.5万吨,产量分别为 145.3万吨、154万吨、176万吨,产能均远大于产量。

从行业分布上看,在国内沉淀法二氧化硅2019年176万吨产量的生产者中,产能3万吨以上的公司有31家,产量占比92.73%;产能在1~2万吨的公司有17家,产量占 6.42%——行业生产企业向规模化、大型化和集中化方向发展。

相比之下,凌玮科技报告期内的产量仅分别1.02万吨、1.21万吨、1.42万吨,市场占有率较低。这种情况下,公司所面临的场竞争力及持续经营能力的不确定风险无疑更大。

代销占比1/3,天花板较低

除了占比70%左右的纳米新材,凌玮科技报告期内剩余30%的营收近乎全部来自于对德国助剂企业——BYK涂料助剂产品的代理销售。

此外,这部分产品还为凌玮科技报告期各期带去均约15%的毛利润占比,以及均约10%的净利润占比。

凌玮科技的“成长困境”: 1/3营收源自代销 核心产品市占率不足0.3%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根据凌玮科技招股书,公司于2009年开始与BYK开展代理合作,代理区域从最初的西南区拓展到目前协议的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5地。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凌玮科技报告期内始终存在对代理产品违约销售的情况。据公司补充披露,凌玮科技报告期内与BYK协议约定代理地区的销量占公司对该产品总销量的占比仅分别为40.83%、54.38%、55.4%——也就是说,公司代理产品销售额中的一半,实际上都来自于违约销售。

凌玮科技的“成长困境”: 1/3营收源自代销 核心产品市占率不足0.3%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而根据凌玮科技与BYK的协议,二者的代理协议,在“任何一方提前6个月通知另一方后即可解除”。

事实上,除了违约销售面临的被代理品牌处罚及终止的风险之外,凌玮科技在BKY的代理体系中本就不占优势。

据公司招股书披露,BYK目前在中国共设有10家代理商,其中有3家公司代理的BYK产品拥有在国内全部区域的销售权限。而包括凌玮科技在内的其他代理商则只能在约定的具体区域范围内销售。

基于此,凌玮科技代理销售的销量实则非常受限——报告期内的销售额始终在9000万元上下波动。

与此同时,BYK还在持续提高代理价格。据凌玮科技招股书显示,对BYK产品的采购成本目前约占凌玮科技总采购成本的40%左右,而相关代理产品已经在今年6月和7月连续涨价8%及3%。在此基础上,凌玮科技代理产品的量价无疑面临压缩风险。

成长性受疑

基于公司自产产品市占率较低、行业饱和、产能过剩及代理产品占比较高、成本增加等问题,凌玮科技在此前的问询函中曾反复受到监管层面“是否具备成长性”以及“在扩大市场份额层面是否有实质障碍”的询问。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凌玮科技称公司在优势产品(消光剂)的性能参数已经能接近或达到国外竞争对手的性能,但从公司在平均售价不到格雷斯、赢创工业同类产品售价50%——凌玮科技消光剂主要产品的平均售价为16元/kg,后者公司的价格则在35-188元/kg之间,但市场份额及收入规模却远低于二者的基础上来看,公司想通过“价格”打开局面并非易事,因为——

公司产品在下游客户成本占比低——凌玮科技主营产品消光剂作为助剂/添加剂中的一种,在涂料原材料的组成比重只有约 2%、成本占比约13%,公司下游客户对产品价格的敏感性并不高。

以及公司下游客户更替原材料供应商需要较大的“调整成本”——凌玮科技主要产品消光剂和吸附剂的测验周期需要3~6个月,部分客户甚至长达数年,公司对同类产品的替代需要时间周期。

也就是说,即便凌玮科技确实性能参数接近国外主要竞对并兼具价格优势,但如果切换原材料给其下游客户带去的采购成本的下降效应,与其新增的工艺调整成本相比,并不具有显著的优势。这种情况下,凌玮科技下游客户在存量产品上切换原材料供应商的意愿究竟如何,公司是否能保持业绩的持续增长,北青科创记者对此将继续保持关注。

文/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范辉 王玥

编辑/范辉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567 字。

转载请注明: 凌玮科技的“成长困境”: 1/3营收源自代销 核心产品市占率不足0.3%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