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大白马连续暴跌,集采给长春高新带来的影响有多大,未来何去何从?

  19日,长春高新开盘迅速下杀,盘中一度跌停,午后股价虽有所回升,但至收盘仍跌4.21%,报价193.60元/股。目前市值仅剩783亿,较最高点市值蒸发超13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长春高新股价昨日午后跳水跌停,两日内市值蒸发超120亿元,机构出逃现象明显。

  集采传闻是推手

  8月17日,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对外发布《浙江省公立医疗机构第三批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征求意见稿),具体采购品种未对外公布。

  8月18日午后,网上传出消息称此次集采将分化药和生物药两组,其中生物药就包含了人生长激素(重组人生长激素)。随后,长春高新股价闪崩跌停。

昔日大白马连续暴跌,集采给长春高新带来的影响有多大,未来何去何从?

  (网传集采名单)

  事实上,集采传闻对长春高新的影响已不是首次。今年年初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网站公布相关集中带量采购文件,相关文件涵盖了长春高新子公司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产品。受到该消息的影响,1月19日至21日,长春高新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

  昨日,针对集采传闻,长春高新盘中紧急回应,称目前相关文件为征求意见稿,公司未收到浙江省集采的正式通知。

  并表示,从目前已有的广东联盟集采来看,生长激素集采并未对公司产品销售产生负面影响,同时公司后续将会根据最终政策进一步提升公司产品、市场覆盖率。

  为何集采对长春高新影响如此之大?

  长春高新的核心是金赛药业,金赛药业的核心是生长激素。金赛药业旗下的生长激素为长春生物贡献了大部分收入,2021年收入占比为87.51%。

  长春高新2021年年报显示,2021年长春高新及各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7.4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7.57亿元。其中金赛药业2021年收入81.98亿元,占集团总营收的76.2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6.84亿元,占集团总净利的98.06%。

  可以发现,长春高新的主要收入和利润均来源于子公司金赛药业。而若从长春高新区域营收结构来看,含浙江省在内的华东地区营收一直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2021年占总营收比例接近40%。

昔日大白马连续暴跌,集采给长春高新带来的影响有多大,未来何去何从?

  生长激素占长春高新营业收入近90%,若其纳入集采,将对长春高新的营业收入产生不小的打击。

  所以,自2021年5月下旬传出广东集采涉及生长激素的消息,长春高新股价便一直跌跌不休。直至今年1月19日靴子落地,长春高新股价以跌去近70%,从522.2元/股的高点跌到了160多元,市值蒸发超1300亿。

  而浙江省集采相比于广东集采而言,其影响可能更大。因为浙江所处华东地区营收占长春高新营收近40%。

  那么影响究竟有多大?

  3月10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网站发布的《关于公示广东联盟双氯芬酸等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第一批)拟中选/备选结果的通知》显示,长春高新子公司金赛药业拟中选生长激素粉针集采,产品价格降幅达到52%左右。

  虽此次因无企业拟中选或备选导致最终流标,但可以依此次降价幅度作为参考数据。

  已知,长春高新“基因工程/生物类药品”收入比例约为88%,华东地区营收为41.37亿,则可大致推算出华东地区生长激素收入为36.4亿。

  华东地区包括的省份有: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福建省,江西省,山东省,台湾省。假设浙江省收入占比为1/5,则影响金额为7.28亿。

  此前长春高新生长激素销售渠道大多数在院外。而集采后,院内渠道价格大幅降低,会极大地压缩院外渠道,同时也会迫使院外渠道降价。

  假设集采后降价52%,且院内院外售价大致相同。则大致直接减少长春高新3.79亿元的收入。

  并且,因为属于产品降价,这3.79亿元也是直接减少的利润。长春高新的毛利率将大幅降低,此前90%以上的毛利率将难以维持。

  资本市场带有一定的预期性,在未来生长激素纳入集采的省份不断扩大的预期下,长春高新高毛利时代已经不在,市场此前给予长春高新40倍以上的高估值将难以维持。而这也是为何长春高新业绩并未下滑,而股价却跌去近70%的根本原因。

  “成也生长激素,败也生长激素”

  金赛药业成立的1995年,长春高新净利润只有2800万,而到2020年,这一数据已经增长到36.84亿元,期间增长了近131倍。

  根据PDB样本医院数据,金赛药业的市场占有率从2006年的23.5%上升到2014年的70%左右。时至今日,国内生长激素近八成的市场已掌握在金赛药业手中。

  生长激素毛利极高,也正是以为其占长春高新业绩比例极高,使得长春高新整体毛利也非常高。

  业绩高增长再加上极高的毛利水平,给长春高新带来了更高的估值水平。业绩估值双推动下,长春高新市值一度超2000亿元。

  随后生长激素集采消息在市场上流传开来,长春高新股价踉踉跄跄持续走低。至今年1月19日,集采“靴子”落地,重组人生长激素纳入广东联盟集采,其中粉针较挂网价的降价幅度约为10%左右,水针的降价幅度则高达70%。长春高新连续3个交易日股价跌停,第4个交易日盘中一度跌停。

  虽长春高新弃标水针,但也只是现阶段,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水针以后不会被纳入集采。

  说到底,终究是依靠单一产品的长春高新,无法抵御因集采而导致生长激素大幅降价的风险。

  不过,早在之前长春高新已经开始了丰富产品、拓展业务、提高盈利能力的相关布局。

  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旗下还有辅助生殖、妇女健康、医疗器械、儿童营养品、创面愈合、中成药等领域产品。旗下百克生物也在疫苗产品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昨日长春高新董秘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将努力打破品种比较单一局面,逐渐将产品结构向多产品线、多赛道的产品结构进行转变,加大激励力度吸引高端人才,加大新产品布局的引进和投入力度,努力确保公司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目前也在积极推进现有辅助生殖领域相关产品销售工作,并努力拓展辅助生殖领域产品覆盖。

  只是,这些领域在为长春高新创造出新的营收增长点下,如何才能维持长春高新现有的高毛利现状,这是一个有待时间考验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416 字。

转载请注明: 昔日大白马连续暴跌,集采给长春高新带来的影响有多大,未来何去何从?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