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小贷增资至50亿但未实缴,仅3家满足跨省放贷条件,美团小米还远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言财经”(ID:tech621),作者:陈芳,36氪经授权发布。

张一鸣用行动告诉我们,靠一张网络小贷牌照放贷,正在成为历史。

日前,字节跳动旗下的深圳市中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融小贷”)注册资本从30亿元增至50亿元。这次注册资本的“大跃进”,或许只是为了让中融小贷有一个跨省放贷的资质。

去年11月2日,银保监会等部门下发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指出: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

此次字节跳动增资至50亿元,恰在《征求意见稿》中对小贷公司注册资本规定的“及格线”。

不过,《新言财经》注意到,虽然当前中融小贷的注册资本已经提升至50亿元,但其实缴资本仍为10亿元,距离《征求意见稿》的要求只是迈出了“虚幻”的一小步。

《新言财经》就“中融小贷何时完成实缴”、“增资后会着重发展哪类业务”等问题向字节跳动求证,字节跳动表示,暂不回复。

仅3家网络小贷公司实缴资本超50亿?

上述《征求意见稿》无疑是重磅监管政策。

时间回到9个多月前的11月3日,就在蚂蚁集团距离IPO仅差临门一脚时暂缓上市。《征求意见稿》的面世,恰在蚂蚁集团IPO前夜。

蚂蚁集团招股书显示,其从事的微贷科技平台业务主要为小额贷款公司业务,“借呗”和“花呗”分别为其全资子公司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蚂蚁商诚小贷”)和蚂蚁小微网络小额贷款(下称“蚂蚁小微小贷”)产品。

《征求意见稿》中对于跨省小贷公司数量、注册资本、联合贷款比例等维度提出了极高的限制,比如: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

天眼查显示,蚂蚁商诚小贷和蚂蚁小微小贷的各项贷款业务均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即蚂蚁商诚小贷和蚂蚁小微小贷,均属于《征求意见稿》中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但蚂蚁商诚小贷实缴资本为40亿元。

尽管,字节跳动只是迈出了“虚幻”的一小步,但这“虚幻”的一小步,或足以令中融小贷弯道超车。

据《新言财经》不完全统计,除中融小贷以外,目前注册资本在50亿元以上的网络小贷公司仅6家,而实缴资本在50亿元以上的小额贷款公司仅有4家。其中,蚂蚁小微小贷、重庆度小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苏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3家网络小贷公司,均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各项贷款等业务,实缴资本分别为120亿元、70亿元和60亿元。

实缴资本为81亿元的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金通小贷)经营范围包括办理各项小额贷款,但尚未明确是否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业务,《新言财经》致电金通小贷,公司方面未作出答复。从金通小贷陷入的借贷纠纷来看,其主要涉及广西当地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美团、小米、万达等各界巨头均有网络小贷牌照,但实缴资本均不足50亿元,有的甚至连10亿元都不到。腾讯旗下的财付通网络小贷在今年4月也增资至50亿,但是实缴资本只有25亿。

面对《征求意见稿》这把悬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难道巨头背后的大佬们不慌吗?

可能还真是不慌,毕竟当前助贷业务已经十分成熟,“有没有网络小贷牌照”之于企业而言,只是自己放贷,或是协助金融机构放贷的区别,而两种模式下,企业均可获利。

某金融科技上市公司向《新言财经》指出:“虽然我们有小贷牌照,但没有增资计划,因为我们当前的业务主要以助贷的形式进行。”

但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扬表达了不同意见,他指出,企业是否增资和助贷业务关系不大。

“有些平台巨头要么有了消费金融公司牌照,要么入股了银行,小贷牌照杠杆也受限,还要申请全国展业资格,小贷牌照全国展业的复杂度增加,一些实力弱的机构明显吃不消。现在很明显处于线上金融业务强监管时代,很多技术和资金实力弱的平台,就此退出了互联网贷款业务,市场被洗牌,实力强的平台会通过其他牌照继续线上业务。”孙扬表示。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如蚂蚁集团、天星金融等机构均有含金量更高的消费金融牌照,不过对于金融业务起步较晚的字节跳动而言,网络小贷牌照或许是其发展过程中,必须先走的一步棋。

张一鸣打造“字节版”支付宝的野心

对张一鸣和他的字节跳动而言,更需要的可能不是利润,而是有一个高度自控,可以更灵活协同主业的网络小贷牌照意义非凡,亦或是打造字节版“支付宝”的重要落子。

“字节对旗下中融小贷增资至50亿,一方面,字节跳动依托今日头条、抖音等大流量App,流量优势明显,尤其是在小额借贷领域,在满足对应的监管要求,保持资本充足,关联交易合规的基础上,以助贷或联合贷的方式与资金方合作,做大借贷业务规模,寻求突破业务及营收相对单一的瓶颈;另一方面,资本约束下,也给了字节与头部平台同台竞技的机会,表明了字节不想缺席小贷业务的决心”,易观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胡精华在受访时表示。

字节旗下中融小贷除注册资本增至50亿元以外,其公司“主帅”也自7月14日起换成了字节出身的丁博寻。根据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透露,丁博寻为字节跳动消费金融业务相关负责人。

实际上,相比于其他巨头而言,字节跳动的金融业务起步并不早。

故事追溯到6年前的2015年,字节跳动开始在金融业务上的首次尝试。

彼时,字节跳动内部开始组建金融业务团队,由字节的财务部门为构建基础,首先在模拟炒股产品方面拉开一道口子,其首款金融产品“纳镁股票”也在短短三年内小有成就。

字节开辟借贷业务赛道是在2018年7月,今日头条App上线了一个贷款口子-放心借。放心借和微粒贷、蚂蚁集团“借呗”类似,定位为一个提供贷款服务技术的平台。

不过,由于没有获得相关牌照,“放心借”更像是一款为银行提供借贷引流的平台。

2020年7月,字节收购深圳中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实现持有小额贷牌照,此举意味着字节可以自行开展借贷业务,而不是像此前的“放心借”一样,成为银行的借贷入口。不久后,字节在今日头条App内推出借贷产品“备用金”。

借贷业务的开拓,仅是张一鸣“金融版图”的关键一环。

2020年,是字节金融业务开疆辟土的元年,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字节的金融业务发展进入到快车道,多项新的金融业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新言财经》通过公开信息梳理字节在国内的金融布局发现,字节在原有的借贷、保险和股票等金融分支上,扩充至支付、证券、内容和其他等金融业务。

2020年8月,在获得小额贷牌照的第二个月,字节涉足证券,在香港布局松鼠证券,并向中国香港申请相关金融牌照。

同年9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通过收购行动,将一家互联网支付公司“合众易宝”收入囊中。至此,字节也拥有了证券投资与咨询执业资格、保险、互联网小贷、支付等四张牌照。

在获得支付牌照后,字节于2020年推出了抖音支付、合众支付等两款支付产品,分别应用于抖音生态内支付和抖音电商支付。

此前,在电商和金融上,抖音一直都缺少自己的支付体系,无法形成电商到金融的闭环。随着“DOU分期”、“抖音支付”和“合众支付”的上线,抖音用户和商户在结算时不必跳转至第三方支付平台,简化了整个支付流程。同时,通过分期的模式,也将提升用户的购物欲望,促成更多的成交额。至此,抖音电商的支付闭环完成。

字节跳动以算法见长,算法离不开数据,而支付又是最容易沉淀数据的应用之一;另一端,抖音电商快速崛起,2020年GMV已超5000亿元,大量电商数据沉淀。数据、算法再加上中融小贷,字节的金融似乎已经初步有了蚂蚁集团的影子。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085 字。

转载请注明: 字节小贷增资至50亿但未实缴,仅3家满足跨省放贷条件,美团小米还远吗?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