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金到泡沫:日本经济得而复失

  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幕9天前,日本第一条新干线正式开通。乘着超200公里时速的新干线,日本冲进了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此后二十年间,经济奇迹逐一开花。抛物线的顶点之后,是猝不及防的坠落。当房地产和股市泡沫破灭,当金融海啸接连袭来,当劳动力红利耗尽,持续的量化宽松也拯救不了陷入停滞的日本经济。如今,新干线的时速在朝着400公里进发,但日本的经济状态却定格在了“失去的三十年”前。

  最好的时代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是日本重返世界的标志,也是日本现代交通走向成熟的起点。1964年10月1日,作为日本第一条新干线,也是世界上首条高速铁路,东海道新干线正式通车。9天后的10月10日,东京奥运会开幕。

  每小时超过200公里的速度,往返于东京和大阪之间,东海道新干线让外国游客印象深刻。

  “1964年奥运会前后时期,日本几乎拥有所有适合于高速增长的因素,奥运会则起到了重要的拉动作用,1964年新干线开通,高速公路开始出现,社会基础设施建设如火如荼,较发达的现代化交通体系逐渐成形。”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张季风直言。

  伴随着新干线一同加速的,还有日本的高科技时代。彼时,在政府的主导下,日本芯片行业正式起航。日本芯片五虎——日立、三菱、富士通、东芝、NEC一时风光无两。上世纪80年代初,日本攻下了全球30%的DRAM存储芯片市场,80年代末则攻下了55%的市场。

  这些日本产品疯狂冲击美国市场,迅猛的攻势把曾经的行业巨头逼得节节败退。几年前还是风光无限的英特尔,于是陷入巨额亏损。1985年10月,英特尔宣布退出DRAM市场,关闭生产DRAM的7座工厂。而到1986年,仅东芝一家,每月1M DRAM芯片的产量就超过100万块。

  疾驰的新干线、火速崛起的芯片产业背后,奥运光环下,日本经济摆脱了战后的阴影,加速腾飞。此后二十年间,日本工业和科技不断发展,甚至一度将电视、空调、汽车等工业品反向输出到美国。

  张季风分析称,从供给侧来看,日本劳动力、资金、技术的供给是非常充足的。第一是人才,各种教育综合发展比较快,输送了大量人才,劳动力也开始从农村转移到城市;第二,站在科学技术角度来看,当时正好属于第三次世界技术革命的时期,包括钢铁、电力、能源革命以及刚萌芽的计算机革命,都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技术,通过大量引进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日本利用了后发优势为经济的高速发展铺路;第三就是资本,当时日本的储蓄率非常高,家庭储蓄率高达20%-30%。

  而在需求侧,张季风指出,从二战后到1964年,日本的国内需求正处于旺盛时期,特别是从1955、1956年开始,国内的消费市场开始培育起来,设备投资方面也十分旺盛,当时有这样一种说法——投资召唤投资,所以出口也处于高速增长中。

  1968年,日本GDP总量超越当时的西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86到1991年间,日本GDP增幅达到956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整个法国的GDP。当时,所有人都相信,按照这个增长速度,日本取代美国是不久的事情。

  破碎的泡沫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梦碎了。1985年,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开始向美国商务部投诉日本半导体产业不正当竞争,要求总统根据301贸易条款解决市场准入和不正当竞争的问题。1986年初,美国裁定日本DRAM储存芯片存在倾销的行为,对日本征收100%反倾销税。

  被按下暂停键的不只是芯片行业,还有日本一路狂奔的经济。1985年9月,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五国联合签署《广场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是,五国联合采取措施,让美元实现大幅度贬值,从而拯救不断扩大的美国贸易赤字。

  彼时,包括芯片在内,日本出口大量减少,同时日元加速升值,日本的海外资产也迅速膨胀。而为了刺激经济增长力,减轻日元升值带来的危害,日本央行多次下调利率,同时,货币供应也开始大放水,各大银行拼命放贷,银行总放贷金额增加近100万亿日元。

  那些经济过热的后遗症逐一显露,无数普通日本民众被卷入楼市和股市当中,用远远超过自己当下收入的贷款,来豪赌楼市的持续繁荣,泡沫无限积聚。1990年1月,日本经济化成了泡沫,股市暴跌,大批企业倒闭。1992年3月,日经平均股价跌破2万点,仅达到1989年最高点的一半。

  来自美国的打压,加上大环境的低迷,日本曾经引以为傲的半导体行业一蹶不振,面临全面衰退,到1996年,日本占全球市场比例已经不足30%。

  自1989年开始的平成,变成了一个令日本人心痛的年号。此后的日本经历了第一个“失去的十年”,然后又朝着“失去的二十年”前进。为了拯救经济,日本尝试了很多种方法,甚至连首相都频繁更换。从1990年到2001年,日本在10年左右换了9位首相,平均每位首相在任时间仅为一年。

  不停自救的还有日本的半导体行业。东芝、富士通、三菱都停止了DRAM业务,纷纷开始转向SOC芯片研发。然而,压倒骆驼的多根稻草就在自救过程中接连出现。2008年后,金融危机导致半导体行业低迷;2010年,欧债危机波及全球;2011年,东京大地震,日元升值。

  2012年,就在日本半导体巨头尔必达倒闭的同一年,三星电子销售额增长22%,一跃成为世界第20大企业、半导体芯片行业的佼佼者。

  日本半导体行业的光环彻底失色,而自半导体行业步入下滑通道算起,日本经济已经停滞了三十年。

  换了人间

  经历了这场泡沫破裂后,日本经济告别了鼎盛时期的繁华,开始进入长期的停滞状态并持续至今,眼下的日本,亟须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对于芯片,日本还有太多的不甘心。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他计划将支持计算机芯片行业提升为与保障粮食或能源同等重要的国家项目。但该行业的高管和政府官员表示,解决方案还需要一个更重要的因素:从根本上改变日本几十年来的发展模式,并彻底放弃“对日本中心主义的顽固坚持”。

  然而,留给日本的空间十分有限。张季风表示,早在1968年,日本就在数量层面完成了对资本主义国家的追赶,到80年代则是从质量上完成了追赶。在追赶的同时,日本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不再有后发优势。与此同时,科技水平比较高意味着向前发展进步的难度也会增加,因为自主研发新技术需要时间、成本的大量投入。

  另一方面,日本的国内消费市场已经完全饱和。“近十多年来,特别是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经济没能很快复苏,个人消费一直低迷。”张季风指出。

  浮沉中,日本曾寄希望于奥运这棵“救命稻草”。他们都希望再创1964年的辉煌,通过一场奥运会刺激经济增长,拉动消费。

  在东京经商多年的小帆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日本人很重视奥运会,因为1964年之后日本很多产业都发展起来了。其实疫情之前每天都在强调“2020”,很重视外国人的体验和服务。

  而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日本民众对奥运会的热情也大大消减,日本试图靠奥运会拉动经济的想法也随之落空。

  小帆也坦言,在疫情之后,日本政府其实压力很大,给店家每天2000-3000日元的补贴,财政损失也很大。但是疫情控制得不好,政府的支持率很低,奥组委也出了很多岔子,所以疫情后,大部分人不希望办。

  但退一万步讲,即使没有疫情影响,这次奥运会可能也收效甚微。“整体来看,此次奥运会与1964年相比,社会经济背景完全不一样。”张季风指出,当时是奥运景气,给日本经济带来的刺激作用较大。而现在,日本已是发达国家,在场馆建设等基建方面已经较为完善,不再需要太大投入,因此对经济的直接拉动不会太大。根据原本的估算数据,即使没有疫情影响,这次奥运会至多会为日本带来3.8万亿日元的经济效益,但相较于日本500万亿日元的GDP总量,其实占比不到1%。

  57年后的日本,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1964年的10月10日,东京已经步入了深秋,国立竞技场观众席7万多座位却座无虚席。今天,国立竞技场用颜色区分的座位乍看好像坐满了人,实际上一个人也没有。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北京商报记者 汤艺甜 赵天舒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263 字。

转载请注明: 从黄金到泡沫:日本经济得而复失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