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徽酒渐遭复星系“遗弃”股价创两年新低引关注

在众多白酒企业中,偏居一隅的金徽酒股份有限公司(603919.SH,下称“金徽酒”)发展较为低调,最新的一则减持公告将其推到了聚光灯下。

由于金徽酒与舍得酒业(600702.SH)存在同业竞争,复星集团转让部分股份,并表示未来将持续减持金徽酒。复星系在2020年同时将两家公司纳入麾下,为何此时有所权衡?公司股价在质疑声中“跌跌不休”,创两年来新低。

不少投资者认为股价已跌破安全边界,呼吁公司采取措施护盘,“公司经营令人担忧,中报业绩增幅大幅下降,股价跌出新低,公司该醒醒了!”

01

毛利率下滑幅度较大

公开资料显示,金徽酒创立于1951年,2016年上市,是国内建厂较早的老字号白酒酿造企业之一,在甘肃地区市占率约50%。

近几年来,金徽酒业绩表现较为平稳。2019年至2021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6.34亿元、17.3亿元、17.88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亿元、3.3亿元、3.22亿元。

今年上半年,金徽酒营业收入12.26亿元,同比增长26.13%;归母净利润2.12亿元,同比增长13.06%。但第二季度,其单季净利润同比下滑34.5%至4720万元。

股吧中有投资者猜测,公司净利润下滑可能与去库存有关,但事实并非如此。2018年至2021年,公司存货从7.34亿元上涨至13.3亿元,今年上半年达到13.42亿元,半成品在存货中占比达80%左右。

国泰君安证券分析称,2022年第二季度,淡季公司重点推动客群开发、品牌建设工作,赠酒力度加大对利润端造成一定影响,甘肃、陕西等主要市场疫情对短期场景动销产生一定压力。

不仅如此,公司盈利水平也呈下滑趋势,今年上半年,金徽酒毛利率同比降低2.55个百分点,净利率则降低2个百分点。

财报认为这主要与营业成本增加有关,并提示原材料价格上涨风险,“种种因素可能导致粮食和包装材料价格出现较大上升,若公司未能通过优化内部管理降低包装材料成本,则原材料成本的上升将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A股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金徽酒毛利率下滑幅度相对较大。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同期古井贡酒(000596.SZ)、山西汾酒(600809.SH)、口子窖(603589.SH)、老白干酒(600559.SH)、今世缘(603369.SH)、迎驾贡酒(603198.SH)等酒企毛利率同比上升。

部分研究机构下调了对金徽酒的盈利预测。开源证券最新研报显示,疫情影响营销节奏,下调金徽酒2022至2024年盈利预测,预计净利润分别为4.1( -0.4) 亿元、5.6( -0.4) 亿元、7.1( -0.61) 亿元,同比分别+27.6%、+34.0%、+27.5%。

国金证券指出,结合中报,考虑疫情、成本的影响,调整2022年至2024年盈利预测( 对比上次-14%/-10%/-8%) ,预计营收增速28%/24%/20%,净利润增速为22%/29%/24%。

02

未完成考核目标

随着“金九银十”的到来,多家酒企陆续发布业绩快报,其中,泸州老窖(000568.SZ)、山西汾酒、老白干酒、今世缘第三季度净利润增速均超20%。而截至目前,金徽酒仍未披露其第三季度业绩预期。

2016年至2021年,金徽酒归母净利润一直保持在2.22亿元至3.25亿元之间。

金徽酒渐遭复星系“遗弃”股价创两年新低引关注

同为区域酒代表,山西汾酒期间归母净利润从6亿元增加至53亿元,今世缘由7.58亿元增长至20.3亿元,古井贡酒从8.3亿元增加至23亿元,口子窖由7.83亿元增长至17.27亿元。

时间回溯至2019年,金徽酒与9名管理团队核心成员签订协议,2019年至2021年,公司目标营收分别为16.2亿元、18.3亿元、21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亿元、3.2亿元、3.8亿元。2019年,金徽酒业绩擦线过关,2020年距离达标仅一尺之遥;2021年未能达标。

如今,金徽酒核心管理层遭到相应处罚。根据协议,核心管理团队2021年扣罚631万元,9名高管人均扣罚金额约70万元。

金徽酒渐遭复星系“遗弃”股价创两年新低引关注

(数据来源:Wind)

金徽酒业绩滞涨背后,是名优酒优质产能不断集中,酒企之间竞争正在变得激烈。据博晓通酒类电商销售数据库,以线上销售额为统计口径,上市白酒企业旗下品牌的线上总销量,占据整个白酒网销市场的56.09%。

中国酒业协会统计显示,2016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数量为1578家,而到了今年上半年末仅剩961家。

长期以来,金徽酒以甘肃为根据地、环西北地区为大本营。西北地区白酒上市酒企除金徽酒以外,还有新疆的伊力特(600197.SH),青海的青青稞酒(002646.SZ),以及在资本市场外虎视眈眈的西凤酒。

因此,在2020年整合进入复星体系之后,金徽酒着手打造“西北+华东”两大核心发展区,华东地区的经销商数量增加迅猛。2021年,金徽酒省外经销商数量为323个,在总经销商中占比55%。今年上半年,省外经销商已增加至444家,占比也增至63%。

从最新数据来看,金徽酒的“求变”节奏似乎有些晚。2022年上半年,甘肃省外地区仅为营收贡献22.68%。省外营业收入约2.78亿元,同比增长30.34%。

公司财报也向投资者提示市场竞争风险称:”白酒行业集中和分化的趋势加剧,行业整合不断加快。若公司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夯实基地市场、扩展省外市场,则可能面临市场份额被挤压,造成收入和利润下降的风险。”

二级市场上,金徽酒在去年年末达到44.8元/股的阶段性新高后,股价整体呈下滑趋势。截至今年10月21日收盘,该股报22.72元/股,今年以来累计下滑约40%,市值115亿元,滚动市盈率33.3倍。

金徽酒渐遭复星系“遗弃”股价创两年新低引关注

03

复星系“物归原主”背后

业内人士分析,金徽酒要想打开华东市场,存在着不小困难。诚然,复星集团能够带来资金与影响力的加持,但它也要面对酱香、浓香强品牌和华东本土强品牌挤压,这意味着,金徽酒在营销思路、方式和品牌力等方面将受到空前的挑战。

事实上,复星集团对旗下两家酒企的态度,早有端倪显现。2020年5月,复星集团旗下豫园股份以18.37亿元的价格购入金徽酒30%的股份,成为金徽酒的大股东。同一年,复星集团控股舍得酒业。

针对金徽酒,复星集团提出“布局全国、深耕西北、重点突破”战略。舍得酒业则加大拓展力度,提出了“聚焦川冀鲁豫、提升东北西北、突破华东华南”的发展战略,在舍得酒业经销商大会上,郭广昌承诺“未来要让经销商赚大钱,将用复星的生态资源充分嫁接舍得,产生乘数效应”。

2021年,舍得酒业营收49.7亿,同比增长83.8%,涨幅创6年新高,归母净利润12.5亿,同比增长114.4%。同一年,金徽酒因未完成业绩目标,董监高被扣罚工资。

如今,复星系拟将金徽酒“物归原主”。

9月2日,金徽酒发布公告,控股股东豫园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将其持有的6594.4万股转让,总作价约19.37亿元。本次转让股份占总股本的13%。本次交易的受让方是亚特投资集团,也是金徽酒的前控股股东。

企查查显示,亚特投资集团的经营范围包括投资及投资咨询,有色金属开发和销售,矿山、冶金建筑专用设备销售,企业管理服务。旗下拥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分别是金徽酒及金徽股份。

本次转让完成后,复星系持股将由38%降至25%,亚特投资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将上升至26.57%,成为控股股东。复星集团此前收购成本合计约10.21亿元,此次减持后获得盈利约9.16亿元。

豫园股份还表示,计划未来6个月内继续减持5%以上金徽酒股票,“金徽酒与舍得酒业从事同类业务且销售区域存在一定交叉,因此存在一定同业竞争。本次权益变动目的是解决豫园股份酒业板块的潜在同业竞争问题。”

对于复星的大手笔减持,另一个原因是债务压力大。2022年上半年,复星国际的短期借款为1237亿元,账上货币资金为1176.54亿元。

货币资金的确无法覆盖短期借款,但复星国际还有389亿的短期资产,以及超1513亿元银行授信额度。

不同于复星集团主要通过减持来套现,金徽酒的新大股东亚特投资集团多次质押。7月26日晚间,金徽酒发布公告称,股东亚特投资集团所持有的1000万股股份办理继续质押手续。亚特投资累计质押金徽酒股份6433万股,占其持有总数的93.47%,占公司总股本的12.68%。

复星系减持后,未来金徽酒又将何去何从?《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

本文源自投资者网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378 字。

转载请注明: 金徽酒渐遭复星系“遗弃”股价创两年新低引关注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