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在环保问题上西方使劲“往后缩”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化石燃料经济已达到极限!”去年7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公布一揽子绿色政策时这样说。然而刚刚一年多时间过去,欧盟及其成员国却计划投入数百亿欧元增加化石燃料供应并建设相应的基础设施。包括德国、丹麦等在内的国家,纷纷放弃或推迟实现此前提出的环保与碳中和目标。美国最高法院也作出不利于环保的裁决。西方国家致力于将自己打造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先锋”,然而它们在历史上欠的债尚未还清,现在又开始“开倒车”。有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等国的战略不仅对它们的经济及民生造成影响,也在环保问题上拉着全世界为它们埋单。

【环时深度】在环保问题上西方使劲“往后缩”

放宽对“绿色”的定义

删除或推迟实现环保目标

德国仍然致力于在2030年之前逐步淘汰煤炭发电——德国国际气候行动特使摩根9月19日的表态引发关注,被看成是对此前舆论认为柏林弱化环保目标的回应。

去年年底,德国联合政府刚上台时把气候政策作为其核心议程。据“德国之声”报道,在今年3月推出的气候保护一揽子立法计划中,德国提出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占比提高至80%;到2035年实现发电领域“接近温室气体中和”,即不排放或将所排温室气体收集储存。不过由于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遭遇能源危机,在7月上旬提交德国联邦议院表决的草案中,2035年这一目标已被删去,只保留了2030年的目标。

同样面临尴尬的还有丹麦首都哥本哈根。2009年,该市政府提出要在2025年前实现碳中和,然而13年后,也就是今年的8月22日,哥本哈根市市长安诺生遗憾地表示,该市不得不放弃这一目标,原因是一家环保企业不符合政府碳捕捉方面的资助标准。

欧洲国家和城市在环保问题上“开倒车”,不仅放弃了一些此前设定的目标,还放宽了对绿色能源的定义。据路透社报道,欧洲议会7月6日投票通过提案,支持将天然气及核能列为“绿能”。欧盟委员会在去年12月公布该提案,旨在引导私人投资进入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活动,从而支持应对气候变化。简而言之,哪些经济活动被界定为“绿色”,就有资格获得欧盟的资助。德新社称,欧洲议会9月投票,再次承认原生木质生物质是可再生能源。此外,英国《金融时报》9月5日援引非政府环保组织欧洲气候行动网络成员克劳斯的话报道称,欧盟在5月的“重新赋能欧盟”提案中放弃了“不造成重大损害”原则,允许为化石燃料项目提供更多资金。他指出,为了给该计划提供资金,布鲁塞尔方面打算额外出售200亿欧元的碳排放许可,这些许可通常由污染企业购买,以支付其排放成本。

和欧洲隔大西洋相望的美国,在环保问题上也出现“退步”。6月30日,美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决,限制美国环保署利用《清洁空气法案》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据“德国之声”报道,对于美最高法院的裁决,联合国罕见地批评说,这一裁决是“我们应对气候变化斗争中的一个挫折”。

向化石燃料投入巨资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6月时疾呼,各成员国不应倒退到使用“肮脏的化石燃料”,然而随着能源危机的加深,她的声音已经被各国重启的燃煤电厂运作声淹没。

7月中旬,德国政府决定允许燃煤或石油发电厂再次运行。8月初,下萨克森州Mehrum发电厂已经开始并网发电。法国政府原计划于今年关闭境内全部燃煤电厂,然而能源危机之下,该国政府日前宣布法国电力公司旗下的科德梅斯煤电厂营运时间延长至2026年。《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奥地利希望在2030年之前全部使用可再生能源发电。该国最后一家燃煤电厂于2020年被改造成天然气设施,但奥政府6月宣布,该工厂将再次配备燃煤发电设备。荷兰6月底表示,计划取消燃煤能源生产上限,允许燃煤发电厂满负荷运转到2024年。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该国气候及能源智库Ember估计,欧洲多国重启燃煤电厂,将使燃煤量增加1300万吨。此外,欧洲各国政府今年冬天将至少花费500亿欧元,用于新建与扩大化石燃料基础设施和供应。从今年5月到7月,欧盟宣布与美国、卡塔尔等国达成增加液化天然气供应的协议。从今年10月到明年3月,德国、荷兰等国7个处理液化天然气的浮动终端将陆续启动,总成本至少为37亿欧元。在欧盟范围内,至少还有19个类似项目正在计划中,项目总成本接近100亿欧元,这还不包括天然气管道和码头等必要的额外基础设施的支出。

“环保少女”被骂惨了

在能源危机之下,此前被不少人称为“年轻人的希望”的瑞典“环保少女”通贝里,日前跌落神坛。9月6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发文称,很多欧洲国家政府就是因为听信通贝里的建议,才导致它们陷入目前正在蔓延的能源危机。英国天空新闻的主持人博尔特8月22日表示,对 “环保少女”的崇拜已经“破产”,她“恐吓人们做了非常非常愚蠢的事情,而我们现在正在为这些事情埋单”。据英国《卫报》8月25日报道,包括奈杰尔·法拉奇等在内的很多欧洲评论人士,在《每日快报》《泰晤士报》等多家媒体发文,批评通贝里以及各国的绿色法规造成目前的能源危机。美国《华尔街日报》也发表了类似主题的社论。

其实早在今年6月,也就是一些欧洲国家计划重启燃煤电厂时,网上就有消息称,瑞典活动人士要求调查通贝里与俄罗斯外交部资助过的非政府组织之间的关系,来确定她是否接受了俄罗斯的帮助。虽然瑞典媒体和主流英语媒体对此没有报道,但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建议“瑞典活动人士”先查查西方政要和通贝里的关系,弄清楚这些是不是都是俄罗斯资助的,或者是西方利用完“环保少女”和所谓的“绿色经济”之后把两者都抛弃了?

这只是权宜之计?

对于重启燃煤电厂等措施,欧盟官员表示,这些都只是权宜之计,不会影响欧盟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雄心。然而分析人士表示,欧盟在煤炭和液化天然气领域的一些投资,可能会使它与化石燃料的捆绑时间长于计划,从而影响该组织减排目标的实现。关注能源转型的非政府组织“监管援助项目”欧洲事务主管罗森诺就指出,一旦使用煤炭和液化天然气的基础设施建好,拥有这些设施的公司将尽可能长时间地利用这些资产,以确保获得投资回报。此外,欧洲能源分析师贾勒-马卡雷维茨表示,天然气出口国渴望达成长期协议,这意味着欧盟对天然气的依赖时间可能会超过预期。

欧洲气候游说人士、智库和非政府组织还担心,欧盟及其成员国目前采取的一些能源措施,将损害欧洲“应对气候变化领导者”的信誉。11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COP27)将在埃及举行。据《金融时报》报道,届时各国领导人将再次讨论发达国家在多大程度上支持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转型。2009年,发达国家承诺在2020年至2025年期间,每年为发展中国家筹集1000亿美元的气候资金,但这一承诺并未兑现。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欧盟对能源密集型行业和电力行业的援助高达270亿欧元,超过了该组织在2020年全年向发展中国家支付的气候资金。此外,欧洲国家只有荷兰首相参加了9月5日在该国鹿特丹举行的气候融资峰会。相比之下,有7位非洲国家领导人参加了这次会议。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沈逸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西方国家在肆意排放二氧化碳的情况下率先完成工业化,它们有义务帮助发展中国家在发展的同时降低碳排放。然而,西方国家先是把产业都转移至发展中国家,享受发展中国家物美价廉的产品,同时还要求发展中国家为碳排放埋单。这就是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实现另一部分人的治理模式。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孙恪勤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欧洲对能源的急需已经打破了对气候的承诺,今年冬天怎么过都说不好,因此也就不敢再唱高调了。孙恪勤认为,美西方的国际地缘政治战略已经严重影响它们的减排目标并对全球产业链造成冲击,而这将进一步影响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他强调,气候问题一个国家根本就解决不了,美西方不应该让全世界为它们的政策埋单。

有人开始偷木材

多位德国民众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们认为在能源危机下,欧洲实现碳中和将变得更为困难,但是他们大多对使用核能和煤电等表示理解,认为政府应该向民众提供平价能源,让他们的生活更为稳定。

然而,煤电与核能真能帮助欧洲民众渡过难关吗?美国《华盛顿邮报》称,在不可预测的冬天到来之前,欧洲人越来越绝望。60岁的默滕斯住在德国慕尼黑。他知道,西方与俄罗斯的对峙已经导致整个欧洲能源价格飙升,然而8月的账单仍然让他大吃一惊,其中的能源费增加了70%。“我很害怕,”身患多种疾病的默滕斯声音哽咽地说,扣除房租后,每月的电费和暖气费从以前的110欧元增加到190欧元,这将使他每月用于食品、药品和交通的钱仅剩360多欧元,而现在德国正在经历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通胀。

欧洲国家一直在努力减少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并承诺向消费者和企业提供数千亿欧元的财政援助,然而这些措施不太可能完全抵消大幅上涨的能源和电力价格。在英国,囊中羞涩的居民开始抛弃宠物。学校则警告说,不断上涨的能源成本意味着它们将买不起新教科书。有调查显示,近1/4的英国人计划今年冬天不开暖气。波兰官员正在考虑分发防雾霾口罩,因为他们想在冬天燃烧垃圾取暖。

尽管今年夏天欧洲酷暑肆虐,但很多欧洲人从那时就开始囤积木材,导致木材价格飙升,成为“新黄金”。一些国家甚至出现偷木材的现象,骗子也趁机建立假网站,伪装成木材商来欺骗消费者。专家警告说,非法砍伐和老式火炉的使用将使燃烧木材变得很不环保,但许多人觉得他们别无选择。41岁的柏林人舒恩费尔德表示,对俄制裁没有结束冲突,也没有大幅削弱俄罗斯,但却对德国造成巨大伤害,“美国人正在舒舒服服地看着”。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860 字。

转载请注明: 【环时深度】在环保问题上西方使劲“往后缩”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