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威尼斯人的生意之心,“南宋基金经理”加仓了医美行业 掘金二季报

怀着威尼斯人的生意之心,“南宋基金经理”加仓了医美行业 掘金二季报

古老的威尼斯是意大利的一座水上城市,威尼斯人曾凭借巧妙的经商策略和独特的商业眼光垄断了整个地中海地区的贸易,这里聚集着全世界顶级奢侈品Gucci、Prada等销售平台。

有着出色经商头脑的“威尼斯人”被写入了银华富裕主题基金经理焦巍的二季报中。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焦巍管理的银华富裕主题在今年二季度末增加了医美、医药行业的配置,清仓了重仓的快递业龙头以及某个中药品种,同时对白酒的配置根据香型不同进行了调整。对于医美行业,焦巍表示,“尊重新兴行业的情怀,但同时怀着威尼斯人的生意之心来使用持有人的一分一厘。”

“男人的胃和女人的脸始终是能够产生品牌溢价和消费者定价权偏移的行业。”焦巍在二季报中如是说。对市场上充斥的酱香科技,医美强国之类的指责,他认为投资各个产业的同道勿须相轻相煎。

清仓快递和中药,加仓医药和医美

“妙语连珠”是众多业内人士对焦巍的第一印象,他的基金季报内容涉及策略分析的部分,总是能语出惊人。他曾写下投资限于“南宋”地盘的策略,故被业界调侃为“南宋基金经理”,其近期披露的基金二季报策略又一次被业界公认是最“走心”的内容之一。

首先他对二季度和上半年的调仓进行了总结和反思。

1.清仓上一季度重仓的快递业龙头

焦巍对原来重仓的快递业龙头进行了清仓。他在二季报中坦言,重仓原因是基于其日常生活的粘性以及用户愿意为时间付费从而加强其行业护城河壁垒的判断。但事实证明他的误判很可能只是基于疫情期间的特殊情况。

焦巍表示,“在一季报之后,我们发现自己对需要基于信息优势的投资标的处于先天劣势,因此本着亡羊补牢的态度予以了认错回避。”

记者对比银华富裕主题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的重仓发现,被清掉的“快递业龙头”便是顺丰控股。

2.清仓某一个中药品种

焦巍表示,对其中一个中药品种进行了清仓。投资该标的主要因其估值水平长期低位,同时希望个人股东的引进能够为其在新的产业方向特别是药妆和医美等先天优势方向有所突破。但后来发现判读过于主观,对被投资对象的盈利模式、激励手段都与想象存在误差。

焦巍总结称,这一教训再次告诉自己估值陷阱的可怕之处和治理结构对投资者的长远保护弥足珍贵。

记者对比一季度和二季度重仓发现,银华富裕主题一季度重仓的云南白药目前已经不在二季度末前十大重仓名单中。

3.对白酒的香型进行再整理

焦巍基于很可能事后会被证明为瞎子摸象的调研和主观臆测的判断,调出了依然优秀的浓香龙头,把白酒股的仓位主要集中在酱香、清香和馥郁香的配置上。他认为,口味的变迁是长期和偏主观的过程,但自己只是主观地倾向了酱香和含酱高的品种的配重。

“消费品投资从来不是被动的就地躺赢,而是需要不断试错、纠正、再瞄准的匍匐前进。”焦巍表示。

4.增配了医美行业

焦巍提及,在医美行业的配置中,基金增加了敏感肌龙头和注射类产品龙头的配置。

“我们从来都尊重新兴行业的情怀,但同时怀着威尼斯人的生意之心来使用持有人的一分一厘。男人的胃和女人的脸始终是能够产生品牌溢价和消费者定价权偏移的行业。”焦巍表示。

关于市场上充斥的酱香科技,医美强国之类的指责,焦巍认为投资各个产业的同道勿须相轻相煎。

5.增加医药的投资比重

焦巍在基金重仓中增加了传统中药、疫苗核心品种和医疗服务的权重。焦巍认为,商业模式投资方法论很多。但一家企业的最终市场份额、定价权,最终取决于这个行业或者产品本身的特质有关。

焦巍举例称,医疗服务的地区属性,功能和品牌共振就会造就细分市场的龙头独一属性,以及研究型公司在单品种路线上超越所有对手会带来的短期爆发和长期领跑的可能。“一言蔽之,就是没有对手的投资是最好的品种”。

拒绝平庸,挑选优秀公司

掌管着百亿级规模基金的焦巍,曾凭借独树一帜的基金季报内容在业界走红。他在银华富裕主题2020年的四季报中提及,“通过对上市公司地区风土人情的不断实地拜访,决定了我们的投资从不过山海关到退守长江南,目前则基本限于南宋的地盘。”

“管理基金很踏实”,投资者曾这样评价焦巍。

事实也证明,银华富裕主题去年四季度末的前十大重仓股中,有九只确实是“南宋”版图内的公司,这些公司主要来自白酒、医药、调味品、啤酒等行业,总部主要位于四川、上海、广东、浙江、重庆等地。

公开资料显示,焦巍是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所金融学博士,证券从业经历长达20年,曾就职于中国银行,湘财证券,湘财合丰基金(现泰达宏利基金),汉唐证券资金管理中心,平安大华基金(现平安基金)、大成基金、信达澳银基金等公司。于2018年10月加入银华基金,目前旗下共管理4只基金。

与大部分基金一样,银华富裕主题的重仓股中包含一些被业内称为“核心资产”的公司,这些公司在今年以来经历了股价大起大落的震荡走势。

焦巍认为,在最近两个季度内,大多数投资的对象并没有发生实质的改变,只是市场的认知和投资人的主观心态调整更多。

“上涨比下跌更难应付。”焦巍表示,下跌可以死扛,同时利用下跌检验自己组合的反脆弱能力和审视弱点所在。但上涨时会面临组合相对涨不动的抉择,或者涨多了存在所谓性价比品种的诱惑。大部分人的本能是兑现利润,卖出高估值公司,买入相对便宜品种或者降仓位。

对比优秀的上市公司来看,他也会有困惑,是不是再好的公司也有涨幅顶和估值顶呢?

他更多的迷惑来自于希望拓展自身能力圈时的迭代错乱,比如,当习惯用商业模式和终局思维去看公司竞争格局时,会错过很多高增长低壁垒行业的投资机会。他更倾向于认为,相对于平庸的人类和公司,优质公司的生命是可以无限延伸的。总有极少数公司可以穿越时空,创造价值,长成可持续的参天大树。在其面前,当下的估值只是矮小的小草。

“用同样的模式思维,可以在芯片设计领域找到投资对象,但对新能源领域的机会全部失之交臂。”焦巍表示。

焦巍始终认为,只有拒绝平庸,才是接近正确公司的手段。

国际金融报记者:夏悦超

【来源:证基风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460 字。

转载请注明: 怀着威尼斯人的生意之心,“南宋基金经理”加仓了医美行业 掘金二季报 - 楠木轩